第一百六十八章 愤怒与醋意(1/2)

加入书签

  瞧他悔恨痛苦的模样便知他又想岔了,慕锦华无奈一叹,“峥儿,你看着姑姑。”

  他一抽一搭的抬起头来,“我从未都怪过你,你母妃是眯母妃,你是你。无论她做了什么,这些都与峥儿没有任何关系。我拿着你当亲弟弟一样的疼,不是看你整日都愁眉苦思的。峥儿,我要你在我的羽翼下快快乐乐的成长,一辈子无忧无虑,明白吗?”

  眼泪止住了,他点头,睫毛上的泪花落下,砸在了晕湿了的被衾上。“姑姑,峥儿誓,以后都不会再瞒着姑姑了。”

  她相信他说的话,抹去小脸上的泪痕,“峥儿,你记住,姑姑要的只是你的平安和快乐,别无所求。”

  他的心立刻回暖,“峥儿要的,也是姑姑平安和快乐,所以要都陪着姑姑,守护姑姑。”

  她垂眸了,踟蹰着不知怎么开口。小慕峥先道:“姑姑有什么话要对峥儿说?”

  他那副无论是什么我都承受得住的样子让她又想又心疼,略一停顿,她还是开口道:“你可还记得上次在客栈带走姑姑的那个男子?”

  小慕峥点头,紧张的拽住了她的衣袖。

  她失,“姑姑之前不带你离京就是因为一年前流落在外时姑姑做了一件错事,所以现在要去弥补,正是因为那件错事,所以很多人不肯原谅姑姑,更是有一些外人借机想要姑姑的命,从姑姑手夺走一些东西。”

  他瞪大了眼睛,“那姑姑岂不是很危险?”

  “没错。”她颔道:“本来想独自离开的,但是你却跟了上来。我原以为那些人不会在天辰动手,可是今日客栈内生了一些事,姑姑不能再坐以待毙。”

  慕锦华双手搭在了他的双肩上,继续说道:“峥儿,明日我便和你姑父先离开,那些人冲着我来,便不会为难你们。我会让左翎、听雷他们保护你周全,你和莫他们在后面慢慢跟上来,如何?”

  听了她的话,半响,小慕峥动都没有动。

  慕锦华慌了,解释道:“姑姑不是丢下你,只是与你分开一段时间,等到了昊沅,他们便会把你带到姑姑身边。路上有危险是一,其二,你还小,身子吃不消,这些日子以来我一直都提心吊胆的。峥儿,你就当是为了姑姑,慢慢跟上来好吗?”

  “峥儿?”

  叫了几声他都没答应,她几乎想要放弃了,心软了。就看见几滴眼泪砸了下来,惊得她的心又提了提。“峥儿……”

  “姑姑,峥儿好恨自己这么弱小,没能保护你。”他打断了她的话,眼满是自责。

  她放缓了音调,“峥儿如今才五岁,等十年后,说不定真的就是峥儿来保护姑姑了。所以峥儿要慢慢长大,学好本领,将来可是要做姑姑的依仗的。”

  “嗯。”他坚定的点点头,眸子重新重拾了希望。“姑姑你放心走吧,峥儿会乖乖的听孙管家的话。等到昊沅的时候,峥儿一定会变成一个坚定的小男子汉。”

  慕锦华眼眶一红,“我信。”

  又过了一天,她先将小慕峥等人托付给万淳照看几日,他保证会待得几人身子痊愈后亲自将她们送往华城。

  于是翌日一大早,听雷便跟着两人继续赶路,人都留了下来。

  那一日,小慕峥一直都待在房不肯出门,他怕自己不够坚定,又会追上去。

  等到他出门的时候,第一句话就是对左翎说道:“我想要和你先学武功,以后不让姑姑再为心。”

  左翎一愣,对那个将脊背挺得直直的孩子,说不出一个拒绝。

  月末的天仍凉,春寒料峭,一路行来始终薄雨绵绵,倒是隔岸的桃花开得甚好,不时有几朵吹过了河面,缤纷犹如一场红雨。

  沿着水流而下千里处便是渔阳城,河对面的那几颗桃花刺痛了她的眼,一阵恍惚仿佛回到了那残阳将血色铺满半个长空的那一日。

  慕锦华竟是吓得腿软,几乎是颓坐在了地上,烟衫沾染了些许红泥。

  初见他时,墨如缎,肤若凝脂,明眸善睐,唇红齿白……一袭白纱将他的身形衬得愈修长挺拔,飘飘乎若遗世谪仙。

  ‘你倒是个有趣的女子。’是谁在耳边轻,是谁的眼温和若水,驱散了连日逃亡的阴霾。

  阿云。她在心口呢喃,即将要踏入那一片属于他的国土,她却迟疑了,退缩了,害怕了。

  视线缓缓落入一双青云长锦靴,慕锦华顺着靴子向上看去,撞入了那一双寒潭般深邃的眼,清冽将她的思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