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骠骑大将军亦天穹(1/2)

加入书签

  那人巴不得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带走他们,当即说道:“带走。”

  在玉洺辰强大的气场下,无人敢上前来押人,只得跟在他们周围走。看起来是捉拿犯人,更像是保护,啼皆非。

  一行人走后,听雷也开始有所行动起来。

  没想到,这些人只是把两人关了起来。在玉洺辰出手拗断了一个人的胳膊下,那些人不敢造次,只能将两人关在了一起。

  这一关,便没有人再出现。

  两人坐在牢,对视一眼,都出声来。

  没想到初入昊沅的第一天,就会是如此狼狈。看来幕后之人真是煞费苦心,精心为他们准备了这一出。

  “你说是曾后吗?”慕锦华问道。

  玉洺辰想了想,坚定的否定道:“不会。曾后性格孤傲,心性极高,断不会故弄玄虚。这牢明显困不住你我二人,倒像是人所为。”

  慕锦华一默,难道她还招惹了仇人不成?

  他安慰的拍了拍她的手,“再等等。”

  有他在,她自然不会担心,当即就露出了一抹来。

  一夜平静的过去了,仿佛是将二人忘记了一般,滴水未送,就连想象的暗杀酷刑都没有。

  平静得近乎无趣。

  在她快要忍不住的时候,就传来了牢门打开的声音,还是那日的捕头。“你们两个,今日大人要提审你们二人,快快跟上。”

  两人面面相觑,提审,这一次,他们倒是要看看,还能耍出什么花招来。

  公堂上,府衙敲着木棍,整齐的声音让公堂多了一些肃穆。一般人早已被这阵势吓得腿软,只是两人不是一般人,神色自若的走进的公堂。

  很快,县官跨着大步上来了,紧接着,师爷也落了座。看着他,慕锦华吃了一惊,脱口道:“温圆?”

  原来这师爷正是温圆,昨无意在城门处见到玉洺辰,当下就起了杀意。于是就安排了这么一出,料定他一个小小的剑客奈何不了官府。

  只是昨夜得到主子的飞鸽传书,要他务必处死两人,温圆更是大胆提审。

  想当初他落败就因他与荣华公主插手,害得他躲到了昊沅,花了重金才当了一个小小的师爷,不单是害怕身份落败,更怕主子杀人灭口。

  如今主子再出现,不仅没杀他,还要叮嘱他办事。温圆觉得这是自己献功的好机会,一定要好好表现。

  只是现在,被一个女子当堂叫出了自己的名字,温圆一抖,手上的毛笔落在了书上。惊诧的望向那个带着綾纱的女子,难道,难道……

  慕锦华嘴角轻嘲,“温郡守不记得我了?真是贵人多忘事,我可是清清楚楚的还记得大人呢。不曾想,大人却是跑到这里来了。”

  这一刻,他无比肯定,此人就是荣华公主慕锦华。嘴张大得都合不拢,还是县官的一记惊堂木把他的神思拍了回来。

  “李义,这是怎么回事?”县官愠怒道,嘴上的八字一扭一动,十分逗趣。

  温圆忙道:“回大人,我也不知。只是我想,这红黑双煞不仅擅长易容,而且诡计多端,难怪这么多年都无人抓得住他们。刚才那么一搅局,似乎就是想要乱了大人的判断,好让大人相信他们,从而放走了人。”

  “大胆。”县官听了,惊堂木又是重重一敲,“你们两人着实大胆,不过今日落在本官手里,叫你们不得。”

  温圆乘机道:“大人说的是,你看他们完全不把大人放在眼,从刚才到现在都未曾跪下,这是在挑衅大人的官威啊!”

  县官更是恼火,忿忿道:“来人,给我上刑,不把两人打得满地找牙磕头认错,他们就不知道本官是谁。”

  衙役们走了上来,玉洺辰眉峰一抬,不轻不重的哼了一声,吓得那几人连连后退。

  那日的形他们可是一直都历历在目,谁敢去招惹这尊瘟神。

  县官一看,更是怒火烧,“你们都还愣着干什么?不想活了是不是?给我打,重重的打。”

  无人敢动,更是有人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大人,这人武功高强,二狗子还在家里躺着那。他的左手,废了。”

  县官心里忐忑起来,要是他冲上来要了自己命该是如何?一时不语。

  温圆着急了,忙道:“大人,他这是故意的,想要吓唬你,让你不敢治他的罪。不弱大人直接给他判刑,看他还逃不逃得了。”

  “好办法,好办法。”县官哆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