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诱骗(1/2)

加入书签

  被这一系列的突变弄得有些怔神,慕锦华怀疑道:“你以为我会信?”她可是害记得,自己是他口的妖女,只不过是从一年前的恼怒变成了如今的恨。

  “邵寒一直以来都很自责悔恨,是我拖住了王爷才让曾后有机可乘,所以才一直都不肯原谅自己。今日见了公主,是真的想要杀了公主为王爷报仇,只是听了辰二爷的话才明白公主的苦心。”暗茫一闪而过,他抬起头来,眼满是真切。“我不该再沉湎于过去。”

  慕锦华半信半疑,但是他的眼十分真诚,踟蹰间,又听他深意切的说道:“我自幼便与王爷长大,感深厚,所以才会处处冒犯公主,担心公主会毁了王爷的前程。不料,却也是我,间接害死了王爷。”垂在双侧的手慢慢紧握成拳,脸上的悔恨并不做假,触动了她的心。

  但,“我还是不相信你。”

  她收回了目光,踩着绣墩上了马车,但看那车帘就要落下,邵寒急急辩了一句,“公主,我想要为王爷报仇,即便是豁出了这条命,付出惨重代价,我也不惧。”几乎用尽了全力低吼出来。

  慕锦华心神一震,并不接话。不是她多疑,只是不过半个时辰的差距一个心心要杀了她的人,她无法做到全然不顾。

  深思熟虑后,她只说了一句,“我明白了。”只是明白,没有说相不相信他。

  邵寒眼看不行,站了起来,一个箭步奔到了马车旁,“公主不是要去军营找将军吗?我带你去,如此便可证明我的心。”

  她微微冷,“你想要在半路杀了我?行府里动手会牵连亦天穹,如果在外面就不一样了。”

  想不到她如此警觉,邵寒当真是小看了她,心里凉了半截。他强撑着眸色不变,“邵寒是真心实意的,众所周知公主进了咸郡,若是出事将军肯定脱不了干系。我如今为将军卖命,自当为他前程考虑。”

  “再说了,军营不是人人都能进得。公主要见将军,确实得需要一个进得了军营的人。婢子奴才公主尽管带着,我只坐在这车头。如此,公主还怀疑我的用心吗?”

  他说得的确有几分道理。

  见她有点松动,邵寒再接再厉,“我听说刚才将军暴打了辰二爷一顿,辰二爷有意让将军泄,故而不动手。只是将军常年练兵,每日都打桩,就是只用八分力也比常人强上几倍,何况是众怒之下的拳打脚踢?一两次辰二爷还能挨得住,那么以后呢?难道公主就忍心让他们一直就此误会下去?”

  想到刚才他身子飞出的那一幕,慕锦华心里一揪,她愿意冒险一试。“邵寒,我还是只相信你一分。另外的九分,是因为我相信阿云口的小诸葛,知道什么才是最好的。”

  邵寒身子一颤,微微避开了眼去。

  这边,玉洺辰方抹了药,便将奴才们都撵了出去。越想越烦乱,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听雷出声道:“二爷,有句话憋在我心很久了。”等他抬眼望来,他才继续道:“二爷着实不该那般对夫人,本来夫人心里便苦,刚才还被二爷冷眼相对,这会儿定是伤心不已。”

  玉洺辰竖起剑眉,也觉得自己刚才过了,她赶过来本是担心自己,却又被他伤了心。虽是这样,他心里的怨怼难以消散,不是她,说不定宏大哥早就原谅他了。

  “二爷,你就是拉不下脸来,的都是借口。”听雷一语道破了他的心思,直截了当的说道:“夫人的委屈比二爷要多,才进了行府邵寒就要打要杀,比起二爷不知道难过了几倍。但即便如此,听闻将军对二爷动手,她还是赶过来了,结果二爷又伤了她。夫人在府本就举步维艰,二爷这番又冷落夫人,怕是……”

  他没说完,玉洺辰就奔了出去。他怎么这样掉以轻心,邵寒武功出个房间易如反掌,她有危险。

  到了东行阁,他随手抓了一个奴才就问:“公主可在里边?有没有人曾来过。”

  那奴才战战兢兢的道:“公主不在东行阁,出府去了。”

  “去了哪里?”

  “去、去找将军了。”

  玉洺辰心口微沉,松怔的放开了手。她去找亦天穹,怕还是为了他。每每想到自己刚才的举动,他就恨不得一巴掌抽在脸上。

  那奴才瞧了他一眼,再次语出惊人,“是邵寒带着荣华长公主出门的,估计这会儿也该到了军营了。”

  邵寒!玉洺辰眼眸一寒,直接运功而去,胸口一阵一阵的疼,远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