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对簿朝堂(2/2)

加入书签

之间的差距了。

  一个贤德天下,一个恶名昭昭。

  慕锦华,你今后要走得路,真的很艰难。

  “苏大人何出此?先皇后乃是苏相亲妹妹,臣不得不怀疑苏大人有袒护之意。”徐大学士说道。

  “徐大人,这件事其实很简单。”苏晟敏抬起头,面庞坚定,“根据马场的守卫、掌事一干人的话看来,荣华公主当日的确是在狩猎场,而且遇到了刺杀,这一点,摄政王可以作证。”

  话抛到了自己身上,傅长宵看向慕锦华,不经意看到她握成拳头的手,心还是软了。“没错,那日的确是本王找到了荣华公主的。”

  慕锦华很诧异,他怎么会帮她?见他直勾勾的看着自己,不禁想到那日,又是一恨。

  “本王进了林,刚好与那贼人交手,要是再晚片刻,荣华公主恐怕就……”他没有说下去,但是众人都懂。也是,像她这样的绝色,难怪会有色胆包天的贼人闯进去的。

  慕锦华一张俏脸红得滴血,他诌的本事倒是一流,现在又得和他挂上钩。如果有心人再煽动一些,说她名节不保,这一生只怕是真正栽在了他的手了。

  这人,怎恁的无耻!

  苏晟敏接着说道:“荣华公主身份最尊,怎么会和李大人过不去?要是上奏都会惹恼公主,各位大人早就人头不保,哪能好好的站在这里?”

  “可是,荣华公主会术。”

  慕锦华说道:“本宫会一些针灸术,并不会什么术。双儿。”

  双儿打开了手捧着的绸缎,打开,里面是针灸包。

  “各位大臣不信,大可以将太医院的御医随便唤一个上来,本宫可是在李道安李大人手下学的针灸术。”

  李道安乃是闻名京都的大夫,可惜已经游云天下去了。不过,荣华公主为先皇学医,曾经在京城是一段佳话。

  慕锦华眼角一弯,哼了哼:“那日那将士不肯让马,本宫处于下策才用针扎了他,熟料他脸皮薄不敢承认,反倒是泼了一桶脏水在我身上。”

  听她骄纵的语气,众人已经是信了大半。前些日子摄政王没有当朝承认救了荣华公主,他们还以为是皇上为了保护荣华公主编排出来的。

  而今日……

  莫非,这两人之间有什么?

  慕玄烨看况差不多了,清了清嗓子,“苏晟敏,你私自查探此事该当何罪?”

  苏晟敏不慌不忙答道:“皇上恕罪,微臣并没有查探,只是根据近日来柳大人所自己推测出来的。”

  “好。”慕玄烨大喜,更是认可了慕锦华的话。也是,苏相的儿子,再怎么呆板不出色,也还是一个栋梁之才。“苏晟敏听令。”

  “臣在。”

  “朕命你着手查探李晖临一事,大理寺、刑部的人随你调遣。半个月之后,朕要你给一个满意的答复,否则,提头来见。”

  “臣,遵旨。”

  他扫了一圈,问道:“众位爱卿可有异议?”

  所有人都垂下了头,他瞥了钱公公一眼,后者立刻扬声道:“退朝。”

  退朝之后,慕锦华带着双儿快步离去。

  傅长宵看着她的背影,才追上去没几步,就被钱公公拦住了去路。“摄政王,皇上让您去御书房商讨国事。”

  被他一打扰,慕锦华已经上了玉撵,远远地离开了。

  他剜了他一眼,说道:“走吧。”

  钱公公苦不堪,皇上,下次这种事可不可以不要找奴才?

  走了一会儿,双儿还是忍不住,偷偷说道:“公主,你刚才没看见摄政王的表,就像是吃了黄梨一样。”

  慕锦华嗔了她一眼,“不可无礼,人家可是摄政王,你当得起吗?”

  话是这样说,双儿还能从她脸上瞧出了愉悦。“只要公主在,双儿就不会受委屈的。”

  “傻丫头,要是你家公主出了事,谁也救不了你。”

  “公主福星高照,一定不会的。”

  前方一群人挤在了一起挡住了去路,不等话孙永福上去看,回来说道:“前方是大皇子在找玉珠子,好像是皇上御赐的。”

  大皇子慕峥,她离开时他才三岁,像是雕玉琢的小包子,如今也不过是五岁而已。看那阵势,她不禁想起了良妃。有其母必有其子,她又怎么能认为慕峥会是一个普通的小娃娃呢?

  “绕道走吧。”

  许久,那玉撵已经没了踪影,里面的小人才想起来。“刚才是谁来过了?”

  “回大皇子,是荣华公主。”

  “荣华公主。”小人儿惊讶的叫了一声,冲了出来,可是一个人也没有。怒了,“该死的奴才,你们怎么没有通知我?”

  那很委屈,他明明说过了,是大皇子您没听见。

  乌溜溜恶大眼睛一转,“我自己去找小姑姑。”

  “诶,小皇子,娘娘让您尽快回宫,今日皇上要来考你诗词的。”

  “哦。”小小的肩膀拢拉了下来,他失望的道,“回宫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