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晚烟的复仇(1/2)

加入书签

  毕竟能从天辰到昊沅都能追杀她,慕锦华突然意识到,昨日的温圆,说不定真的和她有关。

  晚烟闻讥讽一,“就凭她,也配?”

  这句话狂妄至极,她竟然都不把曾后放在眼底。

  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你就是越姬?”那个将天辰搅得天翻地覆,几乎将所有人都玩在股掌之间的越姬。

  她的背后,又是谁?

  邵寒看着场的况,眼眸微闪,如果能借着别人的手杀了她再好不为过,这个女人果然是个妖女,人神共愤,人人得而诛之。乘着所有人不注意,悄悄离开。

  “越姬。”晚烟喃喃着这个名字,脸上闪过各种神色,最后边只剩下恨意。“今日我一定要杀了你,为王爷报仇。”不是她,傅长宵就不会反叛失败。不是她,她的计谋就不会次次落空。也是因为她,将她这些年苦心孤诣的谋划打乱毁灭得一干二净,重新又将她的人生推向无边的深渊。

  越姬,越姬!

  晚烟脸色一点点沉了下来,她再也不要做被人掌控的日子,再也不要做低贱的姬妾,再也不要过那种提心吊胆,被当做礼物送来送去,男人肆意玩弄的宠物!

  “慕锦华,如果没有你,这一切该会是多么顺利。”

  她等于是变相的承认自己便是越姬,慕锦华之前已有所猜测,但她不愿相信自己的人生,包括整个天辰的命运都是由她一手操控。

  她不过只是个出身卑微的舞姬,竟然有通天的本事搅得整个山天翻地覆。与其说她不愿相信,还不如说是自嘲、讥讽自己会在这样的人手一次次垂死挣扎。

  这个女人,若她不只是一个舞姬,若她不只是一个女人,她的本事,必将盖过多少男儿的光辉。

  可惜,他们始终是敌对的。就像是她所说,她要杀了她,而她,也要取了她的性命。

  再转过头来,身边空空如也,哪里还有邵寒的影子。

  晚烟道:“你还在找帮手?他早就跑了。如今只有你一个人,你逃不掉了。”脸色在瞬息间变得狰狞,眸子被厉色所取代,哪里还有昔日如水的柔。“给我杀了她。”

  慕锦华想要仰天长问,今日真的是她的忌日了吗?早就在奉城,她便下令所有暗卫保护小慕峥一行人安危。她以为自己和玉洺辰在一起就会没事,但偏偏遇上邵寒的诓骗,他的怨怼,此时在她独身一人,如何对敌?

  四人转瞬间便到了跟前,慕锦华摸出怀里的银针,也不管刷刷刷扔了出去。才险险避开一剑,下一剑,已经朝着她的身子刺了过来。

  心提到了嗓子眼,她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也就是这时候,温热的东西喷洒在了她的脸上,一股劲风擦着她的耳畔传了过去。浓浓的血腥味从口鼻不断的钻进了胃,引得她一阵作呕。

  抹掉眼睛上的血迹,她睁开眼,看着倒在脚下的黑衣人,脖颈上露着一个大大的血洞,鲜血不断的从里面冒了出来。

  她惊恐的抬眼望去,在她正前方的树林,一个身着着穿着玄色衣衫的陌生男子骑着马,手持弓箭,冷漠的望向这一边。

  他是谁?

  黑衣人没人敢动,都被这诡异而快的箭法给震住了。

  被搅断了好事,晚烟气急败坏的指了一个人,“给我杀了他。”

  黑衣人得令,立刻就冲了出去,可是才进了树林,只看那男子再次搭起了弓,动作无比优雅,手一放。箭若闪电,快的射了出来,黑衣人根本来不及躲,就被羽箭射的胸膛。

  这羽箭,他是用了内力的。

  “华儿——”远远的传来了一阵呼唤,慕锦华转过头,欣喜过望。

  他,终于来了。

  顷刻间,玉洺辰已经踏身至了她的身前,快的出剑解决掉挡在她身侧的人,剩下另一人,听雷已经冲了上去。

  “你受伤了。”玉洺辰心口揪紧了,把她揽进了怀。“华儿,我来晚了。”不是他粗心大意,怎么能让邵寒从眼皮子底下把人带走。又如果不是刚好半路拦截到回城的邵寒,他……

  他把她拥得更紧了,已经过了太长时间,他险些就忘记这种失而复得的感觉,让他惊恐,让他害怕。

  慕锦华侧眸,树林里已经没有了人,仿佛刚才的玄色衣服的男子只是一场幻觉。再感觉到抱着她的男子有些颤抖,她回抱住了他。“该是我说抱歉,阿钰,让你担心了。”

  归根结底,是她太过天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