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晚烟的复仇(2/2)

加入书签

,轻信了邵寒所。

  面对这样的她,他更是无地自容。“对不起,我只是太重视宏大哥之间的谊反而伤了你,忽略你的处境,让你难做了。”

  无论受了多少的伤痛,听到这句话,仿佛一切都值得了。嘴角微扬,“我不想失去你。”所以无论要我做什么,我都会去做。

  他感到心口蓦然一疼,又是满足又是歉疚,连日来积攒在心头的嫉妒顿时消散得一干二净。

  “哈哈哈……慕锦华,你果然是我的克星。”晚烟知道大势已去,根本没想过逃走。双手紧紧的缠在一起,直到骨骼有了些许疼意,才慢慢松了开来。

  两人分开,玉洺辰眼底阴翳,轻嗤了一声,“你竟然还敢来。”

  晚烟又咯咯的了起来,“玉洺辰,不,我该叫你辰钰,你还是管好自己再说吧,莫要为别人做了嫁衣。”

  他眉头一皱,“你什么意思?”

  晚烟而不答,而是转眼瞧向慕锦华,“此生败在你手,来世我必当十倍奉还。慕锦华,你毁掉了我进行策划的人生,你弄得我家破人亡,夫死子散,我诅咒你今生今世都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一声蹉跎磨难……”

  她的眼,瞬间血红,声声嘶哑尖厉,敲打她的心口。

  这个场景,好似当初在天牢之,南棠玥对她的诅咒控诉。

  慕锦华上前一步,厉眸嗖嗖剜了她一眼,“你们都说是我毁掉了你们的一生,但你们又何尝不是,早已毁掉了我的人生?晚烟,你扪心自问,我慕锦华所遭受的今日,难道不都是因你而起?”

  她声嘶力竭的吼道:“成王败寇,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责于我?要说狠毒,你我不过是半斤八两,都为了能活下去罢了。”

  晚烟僵住了,许久,她耸动肩膀,先是低低的声,而后高声了起来,到了最后变成了苦。“你说的对,我们都不过是为了活下去罢了。只是慕锦华,你犯得着对一个孩子动手?他还不到一岁,你怎么、怎么能够杀死他呢?”

  “你的孩子死了?”慕锦华震住了,“他是傅长宵唯一的子嗣,我怎么会……”

  “够了!”晚烟厉喝了一声,打断了她的话,嘴角似非,又似讥嘲,“斩草除根,这个道理我懂。”

  “我没有。”她回视她的双眼,“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有杀了他,就连你们的下落也无人知晓。我承认自己杀过不少人,但是我的心没有狠毒到对一个孩子都下得去手。相反的,我会将他送到一个普通的人家,远离京城和朝堂,让他一辈子都不会知道自己是谁。”

  “不会的,不会的……”晚烟摇了摇头,变得慌乱起来,“不会是他,不会是他。”

  玉洺辰给了听雷一个眼神,后者会意的走上前去。才到了她面前,突然间,几把飞刀嗖嗖的射了过来。

  听雷连忙退后几步,再一看,地上插着一排飞刀。

  见此,晚烟更是惊惧,脚一软瘫坐在了地上,求助的看着她。“帮我,帮我,慕锦华,我求求你杀了我。”

  没等她说话,几个人从树上跳了下来,分别站在了晚烟四周。为的女子上前一步,抱拳说道:“还望几位卖我们冥阁一个面子,要将人带回去。”

  冥阁?又是冥阁。

  晚烟身抖如筛,挣扎着从地上一跃而起,女子右手一动,一把飞刀从袖口扫出,直接插进了晚烟的手掌,定在了地上。

  她摔了一个狗啃泥,状若疯狂,“慕锦华,别让他们带我走,杀了我,你不是一直都想杀了我吗?杀了我……”

  站在女子右侧的人听不下去了,三步上前一掌就敲在了她的脖颈,直接把她敲晕在地。“这是冥阁内部的事,相信各位都不会干涉。至于馈礼……”他才怀一摸,拿出了一枚玉佩,对着听雷扔了过去。

  听雷把玉佩接在手,他道:“这块玉佩与当年出卖云王之人有关。”

  慕锦华呼吸一滞,垂下了眼眸,心内波涛澎拜。当年到底是谁泄露了秘密,为何阿云会变成叛贼……究竟和谁有关?

  眼眸骤寒,她暗暗道,不管是谁,她都会将她们一一找出来,然后一个不饶。

  “辰二爷?”那人询问道。

  与冥阁作对只会费力不讨好,先不说目前的局势他们无暇分心,就是冥阁的难缠程度也不可小觑。何况是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人,看这帮人的态度,晚烟到他们手不会好过。思虑之后,玉洺辰点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