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再见七哥(2/2)

加入书签

丝布过来。”

  邱兰得令,转身去拿。

  亦南舒侧过头来,微微一,那容媚人心魂,不禁酥到了骨子里去。他起身,扶住了她的手,防止她跑得太快被绊住。“怎么急急忙忙赶过来了,没一点公主风范,外人见了,还不话你去。”

  慕锦华眨巴眨巴眼,“七哥绝非外人,话了又何妨?”

  一句话,逗得他心神大悦,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都嫁过人了,还这般贫嘴。”

  闻,她的脸涨红了,求助的看向玉洺辰。只见他端着一杯茶水抿着,含从容的道:“七哥既知华儿已是我的妻,怎还动手动脚,更是又是皇家风范。”

  亦南舒手僵住了,而后,一只手揽在了慕锦华的肩膀上,把她往怀里带,挑衅的道:“我本风流,你又不是没听过?”

  玉洺辰挑挑眉,并未说什么。亦南舒拿她当妹妹疼宠,他犯不着为这置气吃醋。

  “华儿,这根玉木头有什么好,你还不若把他休了然后嫁给我。嗯?”尾音微微上翘,美眸流转间风毕现,竟是比慕锦华还要妩媚勾人。

  亦天穹垂头的灌了一口酒,他绝对不想承认这个人和他是从一个娘胎里出来的。而之前说慕锦华什么祸水勾人之类的话更是狠狠的回打了他的脸,这个七弟,才是真正的祸水一枚。

  他沉吟间,一只茶杯稳稳的朝着亦南舒掷了出去,一道青影晃过,下一瞬间,慕锦华已经到了玉洺辰怀。

  亦南舒扣着茶杯,做出了一个西子捧心的动作,控诉道:“阿钰,你太狠了。”

  玉洺辰淡漠的瞥了他一眼,语气不明的问:“你确定?”

  听了这句充满胁迫意味的话,亦南舒自动闭嘴。惹恼了他不指定会做出什么事来,他可不在乎什么王爷身份。

  看着三人间的互动,尤其是亦南舒对慕锦华的态度,亦天穹再一次对自己产生了疑问,是他错了吗?

  尤其是刚才那一句话,‘大哥,我相信华儿。’

  他在人前是风流王爷,除了粘花拈草什么都不会。但只有亲密的几人心里明白,他是为了阿云而隐藏实力,无论是在哪个朝代,都不会允许出现两个旗鼓相当的王储,否则朝必会出现纷争战队。他宁愿牺牲自己,也要为自己的弟弟留下更好的广绣河山。

  说不定他的才干能力,远在阿云之上。

  放眼整个昊沅,其实总的来说。要论潇洒,他最洒脱。要论智谋,他看似远离朝堂,但是一举一动都了然于他心,他才是最聪慧的那人。要论取舍,他舍得放下争夺皇位的机会,维护兄弟谊,还有谁比他更能取舍?

  所以,那一句坚定的相信慕锦华,让他震惊,也让他惊心。

  房气氛稍凝,幸好邱兰很快上来,玉洺辰拉着她坐下,帮她擦拭头。

  慕锦华侧眸一,眉梢里都是动人的风。

  这一举动无疑更是刺激了亦天穹,他更知道玉洺辰有多么骄傲,从不把任何事都放在心里,如今竟然会甘愿到尾一个女子擦拭丝这种小事上。

  直到后来他将心的疑问问出,玉洺辰答得十分简单,“因为是她。”所以他才愿意为她做这些看起来折损男子威严的事,她多次都能豁出性命为他,为她做这点小事算得了什么?

  蓦地,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来,忙问道:“七哥可有拿到木簪?”

  亦南舒眉色冷凝下,“你被季零骗了。”

  “怎会?”当初他信誓旦旦对自己说早已把簪子送去了亦天穹手,她看向亦天穹,“将军可有见过他?”

  在正事上,亦天穹从来都是公私分明,摇了摇头,“并未有过什么簪子,也从未见过他。”

  慕锦华心里咯噔了一声,说出了最不敢想的事,“不会落到曾后手了吧?”

  几人都沉默了,没有人敢保证季零会不会那样做,毕竟先前他已经背叛过一次,难保不会再有下一次。

  玉洺辰扣紧了丝巾,眼眸阴翳起来。现在想来,一定是御风那个叛徒放走了季零。可惜无论怎么用刑威逼利诱他都没有开口,他已经飞鸽传出回裕林山庄,只要查出御风原来的身份,说不定就能找到幕后黑手,得到更多线索。

  从天辰回来到现在,他一直都感觉到背后有一只手在操控着这一切。到底是谁?还是曾后吗?

  最后,还是亦南舒对她说道:“明日进京天后必定派其弟曾国豪来接,不会刁难于你。我交代了邱兰宫有哪些可以寻求帮助和通风报信之人,就算是在宫,你也不必担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