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这次她等不到他回来了(1/2)

加入书签

  闻,她是真的放下心来。“谢谢七哥。”

  一夜无梦。

  翌日醒来,她被告知亦南舒为了不引人注意,已经连夜赶回了京。衣饰朱钗全部是送了新的过来,只是一件大红的曲裾深衣,样式大方简单,但是绣功精湛,袖口摆裙皆用金线绣着一朵朵睡莲,只一动便若莲花竞相开放,绝美异常。

  后摆拖地三尺有余,摆上缀着珍珠,行走间叮叮作响。

  天辰的裾衣注重华美秀丽,着上后将她的身形衬托着愈修长凹凸有致。更配着头上的飞仙髻,整个人看起来三分潇洒六分华丽一分仙气,恰是天辰的国风。

  玉洺辰作为驸马,也精心装扮了一番。头上的髻梳得一丝不苟,着着一贯的青色长袍,袖口和底摆绣着荷叶。两人站在一块,更是相映成辉。

  一个是华丽妖娆,一个是俊逸洒脱,真真地一对璧人。

  “你?”慕锦华心里一阵感动,她向皇兄求圣旨的时候只写荣华长公主访和就是不想让他难做,无辜遭到责难。本来也做好独自一人进宫的打算,可是这一来,让人不知道他的身份都难。

  与此同时,夹杂在心头的更多是微涩和苦意。对于那日和亦天穹在树林里说的话,她只能试一试放开他。可是每次他都要做出让她感动的事,又怎能放开他呢?

  此刻,她的心里无比矛盾,几乎压得她喘不过气来。玉洺辰,你究竟会不会后悔?

  轻敲她的额头,“傻愣什么,宏大哥等了许久了,莫要耽误了时辰。”他执起了她的手,朝前走去。

  远远的看到两人走来,亦天穹极其不赞同的皱了皱眉。

  她心一跳,忙垂下头去。

  好在他没说什么,等两人上了车,才吼了一句:“启程。”

  车,慕锦华手下一颤,嘴唇有些白。

  不知道行了多久,天气渐渐热了起来。阳光炽热烘烤着大地的每一个角落,热得人汗流浃背。明明是五月初的天,却宛若置身于七月。

  抬眼望去,万里无云,天空一碧如洗。官道两边的树丛里不时传来知了的叫声,更是弄得人心烦意乱。

  突然间,一阵轻快的琴声传了过来,铮铮的琴声拨弄着三月的曲调,众人想起了雪的场景,酷暑立刻消解了大半。

  “这琴音……”玉洺辰唇角一扬,掀帘而出,运功踏了出去。站在地上,高兴的道:“三弟,我知道你在。”

  不多时,四个大汉抬着一个乘舆从林踏出,乘舆盘腿坐着一个白衣男子,素手纤长,不徐不缓拨动琴弦。抬眼看来,桃花眼微翘,眉心的朱砂痣更添了一丝绝美。微风拂来,袖摆微扬,当真是飘飘如仙。

  慕锦华惊叹连连,就听邱兰介绍道:“此人便是裕林山庄的三少爷,一心钻研琴技,人称琴仙公子的辰荣。”

  “阿钰的三弟?”她之前也听说过,却是第一次见。之前她一直都以为南棠玥手下的琴声才是天上有,今日看了辰荣,真正觉得他当得这琴仙二字。

  四人抬着乘舆在玉洺辰身前停下,几人半跪在地上,齐声道:“二爷。”

  而此时,琴声停下,辰荣把琴一放,起身信步而来。“二哥。”他的声音如琴声一般低缓轻快,在众人惊讶声,紧紧抱住了玉洺辰,哭着控诉道:“二哥,你怎么这么久都没回来?”

  刚才的仙气顿时碎了一地,众人皆是目瞪口呆,恨不得从地上把下巴给捡起来。

  玉洺辰苦不得,世人口的琴仙公子从来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美男子,素不知在他面前,却是个纯真爱哭鼻子的孩童。当年亲眼看见娘亲带着小妹投河,他一度遭受打击。再后来他离家十年,更是在他的心口留下了创伤。

  至此才形成了患得患失,心智如是十岁儿童一般。他心里歉疚,于是对他几乎是百依百顺,有应必求。

  “我不是回来了么?”他无奈的道,细心的给他抹去脸上的泪珠。“你这番样子,大哥也敢让你一人出来?”

  辰荣仿佛做错了事般从他身上跳下来,扭捏道:“大哥,我,我……”才说了几个字,眼泪就落了下来,无助的看着他。

  玉洺辰直觉便是,“出事了?”

  他点点头,抽抽搭搭的道:“爹爹带了一个狐狸精回来,就像是她一样。”

  沿着他的手指过去,他看见慕锦华。难怪辰荣反应那么激烈,想当初那个企图坐上裕林山庄夫人的那个女人,可不就是一样的妖娆魅惑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