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不惜一切困住他(1/2)

加入书签

  她点点头,“让他进来吧。”她闭上了眼睛,思索起来。虽然同是姓曾,但他对这个弟弟没有任何感。当初若不是父皇为了他的前程,自己又怎么会进宫?她能有今日的地位,不知道该是默哀还是感激?

  曾国豪绕过长廊,大老远就瞧着那个树下小憩的耀眼女子,心里忐忑起来,走过去更是谨慎不安。

  “天后,曾大人到了。”候着的婢子轻声道。

  曾后凤眸微睁,一眼扫过去,明明是温和的眼神,却徒然让他吓出了一身冷汗,直接就跪倒在地。“臣曾国豪参见天后娘娘。”

  曾后不明白同是曾家人,怎么会出这个窝囊的弟弟?对他更是存着一份怨,语气更加清淡起来,“你有何要事?”

  曾国豪吞咽了一口口水,战战兢兢的道:“臣得到了消息,南王在墨玉坊为了一个歌姬而大打出手,砸了墨玉坊的招牌。”

  墨玉坊是四王爷敖王旗下的产业,亦南舒砸了他的店,那人怎么会善罢甘休。平日里两人就争锋相对,互相看不顺眼,如今还不直接就掐了起来。

  曾后兴趣恹恹,“就为这让你进宫来?”

  曾国豪心跳更快了,“当然不是,天后可知那歌姬是谁?”

  “谁?”

  “乃是之前参与云王反叛的孔大人家的千金——孔千柔。”

  “孔千柔?”曾后稍微直了直身子,嘴角缓缓勾了起来,“这的确有趣。”那孔千柔原本就是亦南舒的未婚妻,奈何孔大人参与叛变才会因此受牵连。仁慈只杀了孔大人,剩下的女眷为官妓,男丁为奴仆,想不到竟是入了那墨玉坊去了。

  曾后想,说不定可以从此女身上试探牵制亦南舒,她坐正了身子,吩咐道:“我要你无论如何也要把孔千柔留在墨玉坊。”

  曾国豪自此才松了一口气,献媚的道:“自然,臣一定做到。”

  玉洺辰醒过来,看着头顶上方的青色丝帐,现自己一点力气都没有。暗自运功,身上内力都被封住了。

  房的摆设一如自己离开之时,他冷静一想,再联系事的前因后果,很快就弄清楚了。辰荣就是故意出现的,然后把自己引回了裕林山庄,大哥再派人留住自己。这一切,都是他们精心谋划好的,可惜他还是上当了。

  门咯吱一声开了,一个人负着手大步跨了进来。“二弟,你醒了。”

  他施施然在桌前坐下,倒了一杯茶,也不喝,放在手把玩。

  玉洺辰定定的阚泽他,问道:“你执意要留我?”

  他点头,淡然一,“二弟应该明白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我不仅是为了你,还是为了整个裕林山庄好。”

  他就知道是这样,收回了目光,看着青帐,“你留不住我的。”

  臣桓手一顿,语气轻松,“我知道啊,能够留多久便留多久。不过这几日你都休想出这裕林山庄,只要这几日便够了。”

  玉洺辰心口一紧,“出什么事了?”他的语气太轻松,让他很是不安。

  臣桓把茶杯往桌子上一磕,语气带着一丝无奈和怒气,“二弟,你就不能为裕林山庄考虑考虑吗?你要知道,若是让人知道你便是玉洺辰,你可知将会给裕林山庄带来多么大的危险?”

  玉洺辰脸色沉了下来,“大哥你心知肚明,这根本威胁不到裕林山庄什么,大不了就是失去一些微不足道的产业罢了。但是她只有一个,她若出事,我……”他闭上了眼睛,一片焦急。“我不能让她再处于危险之。”

  臣桓兀自一,讥讽道:“她早已进入危险之了,从她回来昊沅的那一刻,她便脱离不掉了。但是阿钰,你还可以脱离这一切。之前为了云王你已经做了太多,暴露太多,这一次我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你再去涉险。伴君如伴虎,皇家的事,我们还是少惹为妙。”

  “你就安心的在庄子里,过几日我便会为你和元容举行婚礼。”

  玉洺辰以为他只是想要留住自己,没想到他会做到这一步,“大哥,你别逼我。”

  “现在是你逼我,而不是我逼你。”臣桓几乎吼出声,他继承了辰家男人的特点,专执拗,但是荣华长公主那一条线,充满太多危险和变故,他不能失去这个弟弟。

  “婚礼已经提上了日程,元容等了你那么多年,你该是偿还她的时候了。”

  玉洺辰偏过头去,“我早已与她说清楚,这辈子绝对不会爱上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