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她一直都在戏中(2/2)

加入书签

,她又朝着前面走了几步。

  “你可知自己说了什么?”曾后厉声喝斥道,脸上满是不悦,“堂堂骠骑大将军怎么会做出危害的事来,尔等是否受了他人的挑唆,故意谋害大将军?”

  那太医连连磕头,“就算给臣一千个胆子臣也不敢乱语啊,兰芋草的确是只有咸郡等地才会有的。”

  “大胆,你要做什么?”突然的喝斥将众人的注意力都拉了过去,只看一个拦在了慕锦华面前,而慕锦华,站得离龙床十分近。

  众女心里立刻就产生了一种抵触绪,不管现在况如何,但凡漂亮女子接近龙床总会让她们感到威胁,一种争宠的威胁。

  姚贵妃当即道:“荣华长公主怎么到这来了?”话的指着和讥讽显露无疑。

  慕锦华转过身来,看着屋众人或戒备,或不解,或敌对的目光,无奈的说道:“我只是想要看看邢帝的病,只是结果,似乎和太医所有些不同。”

  被一个丫头质疑了医术,夏院判直接就回顶道:“老夫行医四十多年从未出过差错,你竟敢乱语,在天后面前对我等指手画脚?”

  他们并非见过慕锦华,就是在这宫,也只有这些妃子们见过她两次。

  慕锦华看向曾后,说道:“邢帝眼角的确青,但是脸色浮肿,面色黄,这和了兰芋草有些不同。千金方上记载,兰芋草多长于极阴湿润的洼地,昊沅西南比较湿润,适合兰芋草生长,但是并不代表只有西南才有兰芋草生长。”

  看那夏院判要反驳,慕锦华接着说道:“兰芋草会让人呕吐,口吐白沫。但是前提条件是毒要深,并且至少要半个时辰的时间。若是大将军所为,除非他能在一进御书房便会邢帝下毒,否则药效就会来不及作。”

  那夏院判迟疑道:“你也说是除非,谁也不能肯定事实如何。再说了,脸色浮肿并不代表不是兰芋草所为,或许是因为躺了太久脸才会浮肿而……”

  “大人,一株兰芋草只会让人腹泻,三株以上才会产生强烈的毒性。服用兰芋草之后,患者肌肤会慢慢青,直到死亡。而现在,已经过了三日了,邢帝只有眼部青,肤色均是蜡黄,这一定不会是兰芋草所致。再者,你看,兰芋草毒者会慢慢脱水,而邢帝身上并无任何脱水的症状,这还不能证明什么吗?”

  那夏院判急忙起身,走到了床边查看了一会儿,他之前一直都没有注意到,现在看来,的确与兰芋草毒的病症相差甚远。“你说的没错,或许不是兰芋草的毒性。”他自叹弗如,想不到今日会被一个小丫头指责出了错误。

  与此同时,他立马就跪在了地上,“臣错紾病症,还望天后开恩哪。”

  曾后只是看了他一眼,目光便放到了慕锦华身上,称赞道:“荣华长公主不愧为李道安之后,连我堂堂太医署都瞧不出来的病症都被你看出来了。”

  众人方知,她便是天辰来的公主。李道安的名号早已传遍天下,那可是华佗的神医。众太医心里方才好受了一些,只是想到自己贵为御医,却诊断不出来,更是惭愧不已。

  “我也不过是无意得了千金方,才会看出来的。放在平常,我或许也会和众位太医一样。”她谦虚道,“天后,现在最要紧的是邢帝的病。”

  对于千金方,众太医无人不熟悉,那可是千古流传下来记载得罪全的医书了,没想到竟然是在她手。而原先对她女子身份的膈应也因为她向曾后的求更是好感连连。

  曾后冷冷扫了一眼,直看得众人脊背凉,才松了语气。“安危,还得全系各位之手,都起来吧。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众太医罚其俸禄三年,痊愈后各领二十大板。”

  没掉脑袋被吵架还能保住乌纱帽,众人都感激涕零,“臣等谢过天后开恩。”

  慕锦华无意又装进曾后那双深邃的美眸,察觉出一丝兴味出来,也不由得想到了她刚才说过的话。

  ‘但愿如此吧,或许老夫人也很期待女子回来。毕竟家大业大,实在是太过无聊了。’

  心里咯噔作响,是不是其实一开始她就知道不是亦天穹所为?

  曾后凝声道:“都起来吧,的病耽搁不得,各位还得尽快查处病症才是。”

  “是。”众太医都起了身,面面相觑。

  曾后对着身后的莺莺燕燕吩咐道:“你们都下去吧,别在这打扰了御医诊断,若是醒了本宫自会派人通知你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