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厚脸皮(2/2)

加入书签

得君臣之别,冷声一哼,“皇上,这是臣与荣华公主的私事。”

  他重重咬着私事两字,不明的人还以为他们两个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慕锦华好想立刻把这人的嘴给封起来,从怀里摸出了一根银针,杀意渐生。他做这一切,就是想要坐实两人的谣,让她最后不得不还是嫁给他吗?

  傅长宵,你打的好算盘,可惜我慕锦华再也不会相信你任何话。

  她拉住了慕玄烨,讥讽出声:“如果摄政王忘记了,本宫好心提醒你一句,本宫与摄政王的婚事早已作废,如今你我两不相干,摄政王何必再来死缠烂打,到叫人笑话。最重要的是……”

  她故意停顿了一会儿,就是看他恼怒的样子。

  “最重要的是什么?”他嗤笑一声,“荣华公主好生清高!”

  “当然。”她不恼,声音清脆,“最重要的,当然是别耽搁本宫谋一个好夫婿了。”

  “慕锦华。”傅长宵双眼红,她竟然想要另谋驸马。“好,本王就看看,你是怎么谋得一个好夫婿的。皇上,臣告退。”

  他哪里有一个臣子的样子,明明嚣张极了,不把他这个皇上放在眼底。

  “他平日都是这个样子的吗?”慕锦华疑惑的问道,怒气消散了不少。

  “他怕是早就惦记上了朕的皇位了。”慕玄烨握紧了拳头,“现在朕还奈何不了他,迟早有一天……”会如何,他没有说下去。

  别说以后动不动得了他,就是他现在日益壮大的势力,他这个皇位,都还是岌岌可危的了。

  想他堂堂天辰黄帝,竟还要仰仗他的鼻息过活,真是窝囊至极。

  “皇兄。”慕锦华很担心,安慰出声,“且让他一时嚣张,将来鹿死谁手,谁都不知道。”

  慕玄烨点头,“你说的对,就是,委屈你了。”

  “华儿不委屈。只是,怪华儿没能力,帮不了皇兄。”哪怕是曾后的三分之一,她也不会如现在这般被动。

  慕玄烨被她逗笑了,宠溺的点点她的额头,“要是你有那惊世之才,我们荣华肯定会是第二个曾后,笑傲群芳。”

  心咯噔作响,她忍住心口的疼,问道:“皇兄觉得曾后如何?”

  “女诸葛,绝世鬼才。”

  她知道世人对她评价很高,心底却一直都在反驳,终究也只是自欺欺人而已。“那我与曾后比又如何?”

  “华儿就是华儿,是别人远远比不了的。”慕玄烨说完,才现她眼里的认真,心里奇怪,只当她是小孩子的倔强脾性犯了,只得补充道:“曾后若是天上的清月,华儿便是高山之巅的红莲。”

  两个都让人可望不可即,但是……她垂眸,很是失落。万物谁敢于日月争辉?

  “皇兄,华儿告退……”

  慕玄烨挥挥手,颔道,“去吧。”心里又涌上了一层疑惑,华儿为什么这么在意曾后?她们毫无交集啊。

  看着她走出了很久,慕玄烨正要转身,忽的瞥见地上躺着一支木簪子。他走过去捡了起来,看着木簪上雕刻的红色血莲,栩栩如生,饶是见过众多精巧的玉器,也忍不住出一声惊叹。

  这支簪子从未见过,华儿是从哪里得来的?

  想法只是一闪而过,他没多想,对钱公公吩咐道:“快把这支簪子送去荣华宫。”

  钱公公接了过来,小心的放好。“奴才遵旨。”他使了个眼色让人伺候皇上,自己带着一个人去送簪子。

  才出了御书房,就看见一顶华丽的轿撵从远处而来。

  “公公,好像是蓉贵人……”

  双儿放好了洗澡水,试了试温度,刚刚好,才走了出来。“公主,汤浴准备好了,要现在沐浴吗?”

  慕锦华回神,想到傅长宵握过的地方,心里不快,“你出去吧,我自己来。”她想要自己静一静。

  没放到双儿跪了下来,一边哭一边道:“公主,是不是双儿做错什么了?你要赶双儿走?”

  “你在做什么?还不赶快起来。”她哪里有要赶她走?是不是谁有在身后乱嚼舌根了?

  “公主不敢奴婢走,为什么这些日子以来都不要奴婢伺候公主了?”双儿伤心极了,“如果公主要打奴婢走,还不如给奴婢一条白菱,就算是死,奴婢也是公主的人,哪也不去。”

  慕锦华眼角冷峻,“你先起来,一五一十的说,是谁在你跟前说了什么了?”

  双儿摇了摇头,“没人对奴婢说什么,是奴婢自己想的。公主以前都要奴婢伺候着,这些天去哪里都不带着奴婢,还不愿奴婢伺候,所以奴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