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有点想念他了(1/2)

加入书签

  “所以你就乱想了。”慕锦华无语的笑了笑,“我还当什么事,不料是你乱想。”她走过去,把她扶了起来,“双儿,你觉得比起孙永福来,你对这宫里了解多少?”

  双儿被问住了,脸红的摇头,羞愧不已。“不曾。”

  “是了,我带上孙永福,是因为他是宫里的老人,事事比较清楚,有什么他都能告诉我。这些日子以来,你扪心自问,自己到底做了多少?”

  双儿的脸更红了,她只是在想公主是不是不喜欢她伺候了,根本没有去注意宫里的动向。“公主,奴婢知错了。”

  看她想通了,慕锦华这真正的笑了。“双儿,过了一年,宫里早已物是人非。要是再做井底之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双儿连连点头,“公主放心,奴婢再不会如此糊涂。”

  她本就伶俐,慕锦华也就放心下来。想开口让她下去,顿了一下还是说道:“替我宽衣吧。”

  双儿喜上眉梢,卖乖的福了福身,“奴婢遵旨。”

  她抬起头来,满脸都是笑意。突然,她僵住了,大叫起来,“呀,簪子,公主的簪子呢?”

  “哪一只簪子?”慕锦华眼皮不安的挑动,伸手一摸,除了一支步摇外,头上空空如也。脑袋一空,簪子,阿云送给她的木簪子不见了。“孙永福。”

  孙永福走了进来,“公主有何吩咐?”

  她急急道:“你随我回来,可有看见我头上的木簪子?”

  孙永福很少见她这幅样子,很惊诧,他回想了一遍,摇了摇头。“好像从御书房回来的时候,公主就只戴着这支步摇了。”

  那么说,是在御书房落下的。

  已经过了大半时辰了,那只簪子……

  “召集荣华宫所有人,给本宫找。就算是翻遍整个皇宫,也要把那支簪子找出来。”

  荣华宫上下都被召集起来找簪子,连公主都亲自去找,他们还敢不卖力?

  很快,事几乎都传遍了整个后宫。

  永和宫里,听着苏嬷嬷的汇报,良妃眯起了眼眸。“木簪子吗?”她倒是很好奇,那根木簪子到底有什么好的,能让她动了一宫的人出来找。

  “娘娘,我们要不要……”

  “苏嬷嬷。”良妃打断了她的话,“看住永和宫的人,让他们都提起精神来,今日做事都小心些。”

  “是。”

  良妃噶了一口茶,她总觉得即将有什么事要生。她的第六感啊,一向是很准的。

  太阳渐渐高升,还没到半个时辰已是日到天。今日万里无云,众人找了一阵已是满头大汗。

  “公主,前面是御花园,你要不要进去坐一坐?”孙永福劝诫道,要是公主因此了暑气,他们一个个就等着挨板子吧。

  “是啊,公主,这太阳这么大,奴婢怕你身体受不住。这里有孙公公督促,相信一会儿就能找到的。”双儿附和,公主身体一直不好,她是真的担忧。

  慕锦华想反驳,奈何眼前有些黑,只得点头。“也好。”她身子受过重伤本就气虚,这会儿是真的受不住了。“孙永福,先瞒着皇上那边,实在不行,再派人去找钱公公。”不到万不得已,她不想让皇兄知道。如果他问起那根簪子,她该怎么说?

  那簪子一看便价值连城,她流落在外,哪里来的钱买?

  “奴才遵旨,公主且放心便是。”

  由着双儿扶着自己进了御花园,树影斑驳,迎面凉风吹来,暑气消散不少。

  “簌簌--”“簌簌--”

  “谁在那里?”双儿喝斥了一声,只见树后面一个鬼鬼祟祟的跑了出去。

  “站住,谁让你跑的。”双儿急了,“公主,奴婢。”

  她追了过去,那见有人来,跑得更快了。

  御花园只剩下她一个人,安静得诡异。

  慕锦华察觉到一丝危险,此刻她身边一个人都没有,要是有人想在这里动手,简直是易如反掌。

  她的手不经意从怀里的锦包抽出了一根银针,玉手掩在了衣袖。这次,她已学乖,在银针上淬了毒药。不至死,只是会让人身上痒,长出一些类似于天花的小红点。

  这还是,阿云教她的。

  胸口一闷,她大步朝前走,想要快些离开这里。蓦地,一根木簪子引起了她的注意。

  定睛一看,她屏住了呼吸,那是,她的木簪!

  簪上的红莲无人模仿,那是用朱砂和金丝混杂在一起一点点勾勒刻画上去的,天下仅此一支。

  她放慢了脚步,眼观四周,仅仅是因为那支簪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