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你一定会是留到最后那个人(1/2)

加入书签

  “我是实话实说。”慕锦华摊了摊手,綾纱下的红唇扯开了一抹无奈的意,“众所周知我乃是师承李道安,但是还有一个前提,我是天辰的荣华长公主。医术不过是在闲暇时打时间罢了,根本不能和众位医道的行家相提并论。之前是我班门弄斧,还望各位御医大人有大量,勿怪才是。”

  她越是谦虚,众人就没法责怪。的确啊,她说的没错,她是公主,会的医术不过是锦上添花打时间的小玩意儿,的确不能当做真正的医术看待。

  曾后敛眸着,似乎她比之前更有趣了啊,一直还不知道她原来这么伶牙俐齿。而且,还学会了谦逊。

  记忆那个妖艳孤傲的女子,真的变得成熟了不少。后宫的女子那……

  她莞尔,道:“本宫只是让公主从旁协助,毕竟有些用药的地方,或许还要劳烦公主。”

  慕锦华刚要拒绝,就又听她说道:“你们都下去吧,本宫有句话,想要单独对公主说。”

  闻,众人都开始退了出去。

  邱兰却下意识的向前一步,接受到慕锦华的目光,也跟着众人下去。

  看着邱兰的背影,曾后赞道:“你这婢子不错,他果然好眼光。”

  这个他,不而喻。

  慕锦华脸色一沉,忍下了心底的怨气,“不知曾后想要对我说什么?”

  “当然是叙叙旧了。”她挑起了好看的秀眉,款款走了过来。“难道公主不想本宫吗?我倒是很想当初那个苏堇华呢……”

  “住口……”慕锦华喝断了她的话,眸子里是掩藏不住的怒气和怨恨,“你以为你真的可以一手遮天吗?你错了,迟早有一天,我一定会将你的真面目的。”

  “是吗?”曾后停下了脚步,两人的距离近在咫尺,她用比她高出半个脑袋的身高压迫着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昂视的眼,嘴角扯出一抹轻挑的容。“从来只有不敢咬人的狗才会叫得最凶。”

  “你……”慕锦华气噎,同时间心警铃大作,只要她随随便便一挑,总是能够把她的怒气给挑动起来,她是故意的。想到这,她慢慢冷静下来,目光也沉敛了许多。“天后要叙旧的只是那个下落不明的妖女苏堇华,我只能说,天后找错人了。”

  她的目光瞬间变得凌厉起来,“我倒不觉得,毕竟公主的容貌太过相似了。我这般认为,难保别人不和本宫一样想。”她伸出手来,慕锦华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换来的是她愉悦的意。

  “你怕什么?难道我还会吃了你不成?”

  她退开几步,反讽道:“人人都知天后宛若神母,只是我这凡俗之人,恐怕会污了天后的手。”

  “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不怕呢。”她收回了手,半眯着眼,意更加浓烈。“这一层綾纱能挡得住什么?见过公主之貌,无论是男是女都无法忘怀呢。”

  她的心咯噔一声,“你说的没错,这层綾纱的确不能挡住什么。至少,多能拖延一段时间便是一段时间,只要有这段时间,便足够了。”

  “足够杀了我?”曾后凝了眉头,“这样子还真是让人担心呢,不过,我会帮你的。这后宫的日子太过无聊了,慕锦华,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才好。”

  她舒展了眉头,得一脸的灿烂。“你一定会是留到最后的那一个人。”

  没有什么比得上这一番更羞辱人的了,“我知道对抗如如同是浮游撼大树,但是,我绝非是浮游,你也非大树。天后该明白,我早已不是当初无权无势的苏堇华了。”

  她的眼神有一瞬间的锐利,很快又平静下来。“你也该明白,我早已不是当初的那个曾后了。”她绕过她,周身淡淡的香气拂过。

  还是熟悉的花香,只是比当初清淡了许多,却更是让人迷醉。

  曾后张开手,狂妄十足,“本宫乃昊沅天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她收回手,扭过头来,“不过,很快就不是了。”

  心脏狠狠一缩,她竟然在她面前大胆的披露了自己了野心,曾后她是无所畏惧,还是真的有着十足的信心。

  这股霸气和自信,早已超越了当初的傅长宵。仿佛,她真的是皇宫正殿之上的那个王者。

  也是这一刻,慕锦华终于明白,为何人人都将她比作那瑶台上的天宫之母,这股气势和胆魄,无人能及。

  但是——“我会倾尽全身之力阻挡你前进的步伐。”她慢慢收拢了指头,目光里同样是不服输的坚决,“我,也一定会成为一直与你战到最后的那个人。”

  她们之间的恩恩怨怨,只有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