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你一定会是留到最后那个人(2/2)

加入书签

方彻底倒下,才会永久的结束。

  “呵、”曾后轻喝了一声,脸上的意回归了往日的平静和柔和,“那就让我拭目以待吧。”

  她收回了目光,款款朝着门外走去,背后锦面上的凤凰似乎在嘲她的弱小和天真。

  直到她跨步出去,慕锦华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身上早已被汗水打湿。

  话是那样说,可以她现在的力量和成长度,或许真的没有那么一天。

  再一次,慕锦华产生了迷茫和迟疑,她真的能够扳倒曾后,真的能吗?

  极乐道长早已听闻了风声,带着东西一路潜逃,最终在宫门前被御林军抓住了,后又因剧烈反抗被人当场割破了喉咙身亡。

  听到这个消息,慕锦华只是一置之,事真真假假,谁能真的那么断定呢?不管极乐道长怎么而死,他涉嫌谋害是真,就是那个好心让在邢帝茶杯里加上甘草的宫妃也畏罪自杀了。

  无论怎么说,谋害邢帝一事的真相已经查明,现在太医们唯一做的事,便是尽快让邢帝醒过来。

  太医署,沈逸轩睁开了眼睛,看着正眼前方的青色帘帐,嘴角习惯性的扬了扬。“原来我还没死啊。”

  耳边,又回响起那道坚定的女声,‘别怕,你不会死的。’

  他闭上眼,用手搭在了眼睛上,嘴角的意变成了轻嘲。似乎有点越陷越深了呢,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

  门外的人听到细微的声音,大步走了进来,“沈大人,你终于醒了?”

  他起开手,偏过头看着那个御医,“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巳时。”

  “巳时。”他重复了一遍,又想到什么,迟疑下来,许久才问道:“金丹的事如何了?”

  提到这,那御医顿时颜逐开,“这件事还得多亏了荣华长公主,沈大人放心,金丹的事已经解决了。极乐道长畏罪自杀,骠骑大将军也从天牢放了出来。只是如今,还需要找到药方让醒过来。”

  已经……结束了?沈逸轩回过头来,这一觉睡得可真够久的。他微微直起身,却扯到了身上的伤口,嘶了一声,又倒了回去。

  “沈大人才刚刚好,还是不要动的好。昨儿个公主可是照顾了您一夜呢,免得伤口再次崩坏,浪费了她一番苦心了。”

  “你说什么?”沈逸轩抓住了他的手臂。

  “我、我说昨夜公主照顾您一整夜。”

  “她?”沈逸轩放开了手,冷漠的道:“出去。”

  那御医吓破了胆,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话,连忙退了出去。

  房间里又只剩下他一个人,不时从外面飘进来药香。

  沈逸轩摸摸胸口,这颗心又乱了一点。太医署已经待不下去了,他还是尽快出宫为妙。

  在他,还能守住自己的时候。

  阴沉了一早上的天终于开始飘起了雨花,马蹄声渐渐停了下来。

  车帘打开,听雷举着伞帮车里下来的人挡住雨,和他一起走上前去。

  车夫已经敲响了门,门内的仆人打了一个呵欠,不不愿的打开了门。“谁呀?”

  “我家主子乃是辰二爷。”听雷道。

  能在京自称辰二爷的,唯有裕林山庄的辰钰。

  门仆顿时就清醒了,哪里还有刚才呵欠连天的模样,恭敬的站到了一旁,“辰二爷,请——”

  辰钰大步跨了进去,一边问道:“七哥可在?”

  “王爷在府,不过昨夜回来的晚,现如今怕还歇息。”

  “我知道了。”他走了几步,便停了下来,侧眸朝着身后一瞥,看见几个鬼鬼祟祟的人一晃而过。“听雷。”

  “属下明白。”听雷把伞交给他,只是一晃眼的功夫便消失了踪影。

  辰钰收回了目光,继续朝着前面而去。

  管家很快就赶了过来,对于辰钰自然不陌生,这是府的常客,也是他们王爷为数不多的知己好友。

  他带着辰钰到了墨香阁,便自觉退了下去。

  辰钰推开房门,迎面扑来一股浓浓的酒味,不由得蹙了蹙眉。

  在走进去,看到床上的人,他呆了呆。听听雷说是一回事,亲眼看见却是另外一回事。那个京潇洒自如的王爷面色憔悴,满嘴的渣,眼角皆是厚厚的青黛……

  见此,一股怒气不由自主的便浮了上来。他上前几步,一拳就打在了他的脸上。

  亦南舒猝不及防,立刻惊醒过来,脸上的疼痛证明着眼前的男子乃是真真实实的站在自己面前。“阿钰,你怎么来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