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皇宫秘辛(2/2)

加入书签

箭步冲到了她的面前,老脸上的褶皱更深了。“公主你快来看看,按理说已经服下了解药了,怎么这会儿还不见好?”

  他顾不得尊卑之别,直接拉住了她的手腕,拉着她往里面带。

  “大……”邱兰一个字才出口,慕锦华便对她摇了摇头。事关重大,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

  到了内殿,所有御医都眼巴巴的瞧了过来。被所有人这样瞧着,她的眼皮跳得更厉害了。

  一直到了床边,夏院判才松开她的手,“服药后脉息已经恢复正常,心率平稳,可为何还不醒过来?”

  慕锦华抿了抿唇,好看的眉头轻轻的蹙了起来。“院判大人,我能为诊脉吗?”

  夏院判巴不得,连连点头,“当然,公主也是大夫,自然能为诊脉。”

  慕锦华眉头抖了抖,什么时候她又变成大夫了?

  一旁伺候的上前来,把邢帝的手从杯子里拿出来,提高袖口,又把一块金黄色的锦帕盖在手腕上,才又退到了一旁。

  慕锦华坐在床前,伸手搭在了他的脉搏上,屏息凝神。夏院判说的对,邢帝的脉搏强劲有力,根本就是常人的体魄,为何现在迟迟不醒过来呢?

  眉头越皱越紧,她朝着邢帝望去,面色比之前红润了许多,因为连日躺着脸色的浮肿并未消退。到底是什么,到底是哪里出了错了?

  夏院判看见她的样子,会错了意,惶恐的问:“公主,他…他……”一句话兜兜转转,就是不知如何开口。

  “脉息的确是正常的。”慕锦华一,打破了他的不安,“只不过,邢帝此番未醒,或许是哪里弄错……等等,那是什么?”

  她眼尖的看到邢帝的丝间有什么一闪而过,定睛一看,似乎是银色的东西。

  “哪里?哪里?”夏院判凑上前来,不解的左看看右看看,就是没现什么。

  慕锦华素手一指,“邢帝的丝间似乎有东西。”

  夏院判俯看过去,仔仔细细一看,果然有什么。他胆战心惊的拨开了丝,却现一根金针。针尖有一半都没入了邢帝的头顶了。

  “这是……”

  慕锦华半眯着眼,“应该就是症结所在了。”

  夏院判脸色凝重起来,转身吩咐道:“快去通知天后。”

  “是,是。”人不知生了什么事,也跟着惶恐起来。

  夏院判看向慕锦华,“此事事关重大,公主还是先告退吧。”

  慕锦华心里一暖,他是不想让她牵涉进来,感激的道:“多谢院判大人。”她起身,邱兰便迎了上来,搭住了她的手,扶着她走了下去。

  出了和政殿许久,邱兰才不安的问道:“公主,这事不会牵涉到你吧?”她常年习武,视力自然比常人还要好许多,当时顺着慕锦华的手一看便现了东西。

  慕锦华凝着眉色,淡淡的叹道:“这可说不定。”

  邱兰垂下头来,这宫,远比他们想的还要复杂危险。

  到了下晚些时候,邢帝忽的醒了过来,宫人人都喜极而泣。听闻邢帝对于极乐道长之事只是一默,没有流露出太多表,倒是叫伺候的人白白担心了一场。

  紧接着,如同鱼贯而出般的赏赐络绎不绝的送到了云曦宫,此次荣华长公主立了头功,与一众太医署联合嘉奖,这对众人来说没有任何异议。

  另,大理寺卿沈逸轩护卫荣华长公主有功,特赏赐良田百亩,千年人参三根,布匹百尺作为嘉奖。

  事似乎落下了帷幕,连日来的紧张和压迫瞬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宫再次恢复了往日的荣华和繁盛之。

  翌日,邢帝身体大好,太医诊断如常。邢帝深深以为乃是紫阳丹的功效,又闻慕锦华喜欢骑射,故特意命曾后替代自己,率领宫妃嫔公主王爷与众皇亲贵胄等一干人前往峰山狩猎。

  至于召见盛重款待之事,自然要等到邢帝身体完全康复之后再说。

  于是第三日一大早,云曦宫上下开始忙活起来,天才亮就开始为慕锦华梳妆打扮。这一次她只挑了一些简单的髻和头饰,骑马装依旧是一身的火红之色,外面罩着一件织锦羽缎的云绣披风。脸上罩着綾纱,乍看之下更是夺人眼球。

  “公主越来越美了。”邱兰赞叹道,她今年才过了十六,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

  慕锦华眼一转,看着铜镜的自己,若不是眉梢透出的倨傲和漠然掩住了魅惑风,这会儿,她又该是人们口嫉妒和趋之若鹜的妖女祸水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