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惊变序幕(1/2)

加入书签

  最后他在那张红唇上又重重的压了压,直到她香气吁喘,才放开了她。

  "华儿,无论我做什么,你都要相信我。"他在她耳旁低声道。

  慕锦华脑子里乱糟糟的,不知道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头愈疼了起来。

  他心疼的帮她揉着眉心,好一会儿,那两道精致的秀眉才舒展开来。"等我。"轻轻在那光洁的额上一吻,他在睡穴上一点,慕锦华便睡了过去。

  这是他此生唯一想要去守护,去爱的女子,也是,他的妻。

  从怀里拿出玉肤露,轻轻的抹在她红肿的嘴唇上。清凉的膏露缓解了嘴唇的微疼,慕锦华又朝着一边靠了靠,睡得更加香甜起来。

  见此,他轻声笑了出来,心里无比满足。轻轻把她放在软榻上,又掖了掖被角,方才起身离开。

  打开门,邱兰身子都僵直了,恭谨的半垂着头。"驸马爷。"

  辰钰对她的称呼十分满意,嘴角微扬起来,说起来他还应该感谢她,要不他恐怕已经要了华儿了吧?

  如果他真的那样做,此生恐怕都会委屈她了,自己也会一辈子都后悔吧。

  邱兰重新紧张起来,他不说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在想着怎么惩治她?作为暗卫被培养这么多年,她连死都不怕,但是却怕两个人。

  一个是已经死去的云王,一个便是辰钰。

  "驸马爷,我"

  "好好照顾她。"辰钰叮嘱道。

  "啊?"邱兰几乎以为自己幻听了。

  辰钰微蹙眉头,似乎怀疑让她护着慕锦华是否妥当。他怎么在她身上看到了双儿的身影,一点都没有当年那个冷面女护卫的形象了。只是现在想要换护卫有点难度,辰钰只得作罢。

  他看了一眼屋内,目光柔和下来,"还有,别告诉她我来过。"

  "为什么?"邱兰想也不想脱口道,擅作主张虽然违背了一个护卫婢子的原则,但是--"公主心里惦念着二爷,要是她知道了,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不行。"辰钰摇了摇头,"华儿是个很重感的人,也偏偏在感上很难冷酷处理。只有让她冷静一段时间想一想,她才会真正的明白自己的心意。"

  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想到在河畔的那一日,他承认自己懦弱了,怀疑自己在她心的分量根本不如阿云,也曾经质疑过自己是否她是因为感激才把自己当做一根救命的稻草。

  邱兰不服道:"驸马爷为何还要质疑公主的感?明明公主为你伤神伤心。"

  "但她现在入住的是云曦宫。"辰钰爆道,一愣。原来他心纠结多时的,就是这个。

  一句话,让两个人都沉默下来。

  辰钰抬手挡住了自己的脸,"我怕她没有真的选择好。"他承认自己不该嫉妒阿云,但是他为了她而死,在她心的分量很重。"但是,就算她最后心里还是有阿云,我也不会放开她。"他坚定的道。

  爱从来都是一场博弈,充满了怀疑与试探,还有一点点的不自信。只有一同走过了,才会相守到老。

  他,只是,只是想要知道结果。就算是粉身碎骨,也想要让她的心全部都属于自己。

  爱一个人,也从来都是自私的。

  邱兰表一松,"驸马爷有这句话奴婢便放心了。"她不敢断定慕锦华到底对云王还有没有感,说起来,自私的,她真的只愿慕锦华只爱云王一个人。不过她要是能够得到幸福,作为下属或者婢子,她都为她感到高兴。

  辰钰无声失笑,"现在也还不是荣华长公主与裕林山庄辰二爷有交集的时候,否则只会害她受伤。不过,很快就结束了。"在这之前,还有一些事需要他安排。

  邱兰看着他,莫名的从心底里相信他的话。

  翌日,依旧是个好天气。

  睫毛轻颤,慕锦华缓缓睁开了双眸。"天,亮了?"

  她不由自主的摸向自己的红唇,而后立刻坐了起来。

  换股四周,房间里一个人都没有。

  眼底浮现了一抹自嘲,她半垂下眼帘,果然,就只是一场梦而已。

  昨日耽搁了一夜,一大早便有人来通知今日回去。邢帝在宫准备了宴席,为了迎接天辰的荣华长公主前来,特意在长乐宫摆宴。

  自从三十年前之后,天辰还是头一次主动遣使而来,这一次意义十分重大。加之此次邢帝能够平安醒来,她功劳最大,所以宴会更是隆重不少。

  回程自然是与后妃一起,慕锦华一到,就被众人簇拥在间。她自小在宫长大,面对这种局面更是如鱼得水。加之两日来记住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