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亦南舒的警告(1/2)

加入书签

  她脸上的笑意顿时僵住了,在笑时变得无比牵强。"邱兰,快点王爷看看这词。"

  亦南舒狐疑不已,结果纸条一看,认出了上面的字迹来。他看向慕锦华,又看向邱兰,心已经有了猜测。"词句造诣皆可,只可惜太过悲怆,本王欣赏不来。与其看这些莺莺燕燕恶诗词,不若喝几壶酒,随他外间纠纷扰扰,也换得我一份清静。"

  他是要她按兵不动,别去查探。

  慕锦华安心了大半,按住了他的手,"茶已经凉了,邱兰,让人给王爷重新沏一壶茶上来。"

  两人品着茶说着一些长安城的趣事,亦南舒性子上来,要她陪自己下一盘棋。慕锦华自然应允,高兴的让邱兰把棋盘拿出来。

  不过短短时间,黑白子便陷入僵局之。

  看着棋路,亦南舒皱了皱好看的眉头,说道:"公主的棋锋太过激进,放慢一些未尝不是好事。"说完,将白子落下,顿时封住了黑棋的退路,瞬间就空出了一大片。

  这一来,明显是白子处于上风。

  慕锦华心里一凉,都说观棋知人。近来几日她心底浮躁不安,总想要快点扳倒曾后,故而之前在皇宫所为都是步步讲求精益。

  现在冷静一看,似乎自己锋芒太盛,并不是什么好事。

  心绪不稳间乱下一子,亦南舒就像是抓到了空隙,一路长驱直下,直接将她杀的个片甲不留。

  到了最后,她输得是一败涂地。

  "公主棋艺不差,若是可以在落子前多冷静一想,或许会更好一些。"

  慕锦华抬眼,看他眼的了然,脸色微微涨红。"王爷的话本宫记下了,再来一盘?"

  亦南舒哭笑不得,她这不服输的性子,还是一模一样。

  唇角扬起,看她放松的双肩,便知她已经听进去了。果然,还是那根玉木头最了解她了,连这细微的动作都看得出来。

  他分神间,想到刚才辰钰说的话。'是关于华儿的,我看她神色不宁,心里压着太多的事。她一向要强,又十分倔强,定然想要着急报仇的。'

  '我说的话,未必她就能听得进去。'

  '所以,就需要七哥陪她下一盘棋。'

  亦南舒在心里轻叹一声,怕是华儿都不知道他为她做了什么吧?如此大费周章,有点不像是他的作风。

  再看棋盘的她的棋风,已经没有之前的急功近利。

  两人沉浸在棋,不知道多了多长时间,期间邱兰为两人添了几次茶水,来来回回。一直到最后一次,她打断了两人的兴致。"公主,依云来了。"

  亦南舒和慕锦华相视一眼,她来做什么?

  慕锦华收回手,道:"快请。"

  依云慢步进来,见亦南舒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绪,"参见荣华长公主,天后吩咐我过来通禀公主,也许还要在此耽搁一会儿,要是怠慢公主,还望公主恕罪。"

  慕锦华看向门外,外面阳光大好。

  邱兰看出了她的意思,道:"现在已经是未时了。"

  原来已经这么晚了,似乎,邱兰之前也曾说过用膳之类的话,被两人给忽略了。慕锦华对依云道:"难道还是刺客的事?"

  依云摇头道:"不是的,是皇上来了。"

  闻,亦南舒捏紧了棋子。

  慕锦华看了看亦南舒,才道:"皇上现在到了峰山了吗?"

  "是的,皇上听闻天后受伤,顾快马加鞭赶了过来,现在正和天后一起。"

  邢帝都到了峰山,慕锦华既然得知没有不去的道理。她站了起来,说道:"我和你一起过去拜见邢帝。"

  亦南舒也起了身,"我也许久未见父皇了,一起走吧。"

  她点头,有他在,心里更有底气。

  路上,亦南舒始终都心不在焉。好几次慕锦华都想开口,却碍于其他人在场,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就这样到了紫阳阁,不时从里面传来欢笑声。闻此,亦南舒的眉头更是皱紧了,却在踏进行馆的时候,又变成了往日那副轻佻洒脱的摸样。

  两人在外边等候,依云进去通报,不一会儿便返了回来。"荣华长公主,南王,皇上召见你们。"

  紫阳阁和其他的行院差不多,要真说不同,只是更大一些。

  还未走进,已经有人挑开了帘子。远远的瞧见那明黄的服侍,慕锦华心里有些忐忑起来。

  还是,第一次见到邢帝。

  "别怕。"亦南舒在她身后低声道。

  听了她的话,总算是安心不少。

  "荣华长公主到,南王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