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辰钰与映安公主(1/2)

加入书签

  "正是因为经历了太多,所以才害怕失去。"慕锦华抚上心口,胸腔里那颗滚热的心依旧砰砰跳个不停,就像是这世间上瞬息万变的事务一样,无论经历多么严酷的冬天,春天还是会接踵而至。亦或者说,没人会因为谁的离开而再停下脚步。

  她,一直都是那么自私的,想要将自己保护起来。

  越是相处,她越是现自己心的不堪,这双布满鲜血注定只能走向曾后一样的道路--在阴暗鲜血生存。

  再对比不谙世事的映安公主,说起来,她的心又是害怕又是自卑。她这样一个狠毒无的女人,哪一个男人会真正的愿意呵护到最后呢?

  她,承认,自己很羡慕映安公主。

  沈逸轩和一行人走过来,无意撇到林荫下那一抹艳丽的身影。无论什么时候,身处哪里,总是无法叫人忘怀。

  她的脸上依旧充满了忧伤和哀戚,难道是被这琴声所动吗?

  沈逸轩心底一片复杂,他真的很想知道,到底那个一直让她露出这般表的人究竟是谁?

  "大人,大人?"身边的下臣连续唤了几声。

  沈逸轩转过头来,吩咐道:"你们先走吧,我还有事要做。"

  那些人面面相觑,遵从道:"那下官们便告退了。"

  他摆摆手,等他们几人走远,才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公主,沈大人来了。"邱兰在慕锦华耳边提醒道。

  慕锦华举眸望去,看着那熟悉的雅温润的面庞,美眸闪了闪。他就像是三月温和的微风,温温淡淡的,一点一点的渗透人心,终将她从一个人的严冬里拉了出来。

  嘴角漾开了一抹笑容,声音轻缓的道:"沈大人。"

  沈逸轩眉峰微皱,失控的道:"公主,我正好有事要与你相商,没想到在这碰见你了。"说完便是一愣,这和他一贯的作风不符。或许是因为这琴声,或许是因为她瞬间变得柔和的面庞,不受控制的想要,带她离开这里。

  那边亭内,辰钰从沈逸轩出现便一直看着他,一直到他走向了慕锦华,眸底浮现了一丝愠怒。又是他,怎么又是他?

  慕锦华眼里有些促狭,"大人所找我是为何事?"

  沈逸轩被她看得有点不自在,脸颊微热,"乃是昨天马场生的事,根据查探,马厩那边有了点结果,公主可是要一起去?"

  慕锦华朝着亭子那边看了看,赌气的颔道:"好。"

  沈逸轩没料到她会这么爽快的回答,原本已经在心底准备了千万个腹稿劝服她。看她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自己的请求,含笑道:"公主这边请。"

  慕锦华也想要气气辰钰,直接道:"沈大人何必这么客气,一起走吧。"

  沈逸轩眼眸一弯,"好。"

  见此,她心歉疚不已,半垂下了眼眸。

  两人肩并肩一同朝着前面离去,辰钰眼底的怒气越来越浓厚,耳边的琴声无疑更是火上浇油。摸出一颗玉珠,直接便打在了琴弦上,古琴上出'铮--'的一声刺耳的声响,琴声骤然停了下来。

  映安公主局促的抬头,脸涨红起来。"这"

  玉珠太快,她根本没看清,只是觉某根琴弦一重,便打乱了琴声。"辰钰,我"

  辰钰唇角一勾,眸子冰冰冷冷,"琴声也听完了,你到底要说的是什么?"如果不是没人知道他与慕锦华的关系,他一定会以为今日这一出是她精心安排的。

  他站了起来,一步步逼近,带着无与伦比的压迫。"你说的关于南王的要紧事,究竟是什么?"

  映安公主吓得一屁股颓坐在了地上,随着他轻轻的'嗯?'了一声,更是紧张害怕起来。

  她咽了咽口水,说道:"我无意听母妃说起,南王看上的那个歌姬之所以无法赎身,是曾国豪动的手脚。"

  辰钰深思起来,那件事曾后果然在其插了一脚了。她故意拦住七哥不让他有机会营救宏大哥,究竟是为了什么?

  莫非这次仙丹之事也是她事先就动了手脚安排好的?他看向被吓得一愣一愣的映安公主,对她那柔弱的摸样一阵厌弃。"还有其他的吗?"

  "没、没了。"映安公主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可是仔细回想,却没现有什么不妥。还是,他是在意自己半诱惑半威胁将他诓骗到了这里?

  她委屈起来,一委屈,眼泪就啪啪落在了地上。抬起头来,"我还不都是为了"你字都没说完,她再次震住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