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身份惊疑(1/2)

加入书签

  刚要起身,便感觉到一只手紧紧的拉着自己的衣襟。他试着动了动,都没有办法松开。

  "阿云,我,我"她呢喃道,眉宇间尽是痛苦之色。

  辰钰胸口一揪,神色变得无比自嘲起来。刚才那个人的话还在耳边回响,这会儿他更是气恼,蛮横的扯开了她的手。

  慕锦华只是动了动身子,没有醒过来。

  见此,辰钰更是急躁,恨不得直接把她弄醒责问她,最后还是被理智给控制住了。

  他直起身,刚要走,就现自己的袖脚又被拽住了,愤怒之又多了一丝的无奈。

  亦南舒看在眼底,上前说道:"你别怪华儿,她心里压抑太久。今日猛然看到那人,这才崩溃了绪。"

  辰钰的脸色还是不好,这些道理他明白,但还是忍不住去嫉妒,去猜测,更多的是今日被'阿云'当面拆穿之后剩余的愧疚和羞恼让他此刻真的无法静下心来。

  邱兰吃了一惊,"那人是谁?"之前她在房找不见慕锦华,便去找亦南舒,现辰钰也在。两人都十分焦急,准备分头去找。

  这时候有人来报似乎看见慕锦华跟着一个戴着面具的玄衣男子朝着狩猎林而去,两人便急忙追了过去,并叮嘱邱兰留在行院随时应变,防止曾后派人来见慕锦华。

  之后,他们便带着人来了,看着这形,似乎那个戴着面具的玄衣男子身份很特殊。

  两个男人的脸色都十分僵硬和难看,还是亦南舒说道:"是阿云,不敢肯定,但是太过蹊跷了。"

  邱兰猛然愣住,震惊道:"王爷不是已经死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此刻,她不由得联想到白日里的乌羽鸽和那张纸签。"会不会有诈?"毕竟鬼神之说太过玄幻,若非是真的亲眼所见,她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

  "不知道。"亦南舒摇了摇头,眸子转向辰钰。"不管是什么,总之今日的事来得太过荒唐,阿钰你先冷静一晚,不日或许这长安城真的就要变天了。"

  辰钰点头,如今看来这的确是最好的选择。现在这种况,他也无法专心下来。"七哥,其他事,就先交给你了。"

  "没问题。"瞧他那灰败的脸色,亦南舒再次凝眉,口气严肃起来,"我不相信那是阿云,因为我知道阿云不会是这样一个自私的人。他爱着华儿,便不会再让她卷入到这一场是非之。"

  辰钰心一惊,迅敛了眸子,垂下头去不知道想些什么。

  亦南舒知道他太过震惊,现在一时半会儿无法消化。喟叹了一声,交代了邱兰几句,便离开了。

  屋里一片静默,邱兰看着两人,也默默的退了下去。

  在门外,她抬头看向长空上的那一轮圆月。无声道,王爷,你若是还活着的话,一定不会让公主这般难过的吧?你要是还真的活着的话

  屋内,辰钰眼底一片痛色,伸出手想要抚摸她的脸庞,脑海蓦地又回想起林那个人说的话,手便在空顿住了。

  又站了好久,他才慢慢的掰开她的手指,而后从窗户踏身而出。

  对云王出现的事,几个人都默契的保持了缄默。而对于自己是如何回来的,慕锦华也没有询问邱兰。

  一切,都好像是秘密一般,深深的被掩藏在了心底。

  而这一日,亦南舒担忧的事幸好没有生,事的展却更像是有人提前安排好的一样,无人敢松懈下来。

  自然,耽搁了几日,一大早便有人通传今日回宫的消息。

  走过转角,慕锦华听到了荣华长公主几个人,似乎有人在说些什么。

  邱兰皱了皱眉,"公主,要不要"

  "先听听看。"

  两人放轻了脚步声,再走近一点,前面的声音更加清晰起来。

  "你是说这个公主是假的?"

  "嘘,你这般大声作何?想要害死我呀。"紧接着传来了衣服的摩擦声,声音也压低了许多。"我也是姚贵妃身边的人说的,你想想看,她虽然自称公主,但是并无任何的书证明。又一直掩藏自己的容貌,这不是心虚是什么?"

  邱兰紧张的看向慕锦华,见她没多大的反应更加凝色起来。

  "这么说传都是真的?这个公主是来刺杀天后的刺客?"

  "也有人怀疑,她便是当年云王身边的那个妖女"

  听到此,慕锦华整个身子都僵直了,谣,短短时间竟然会生出了谣,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

  这个消息是从姚贵妃那边传出来的,这个女人,看来她也不能小瞧了她。想想也是,能在曾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