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吻的惩罚(1/2)

加入书签

  "没了?"他的眼里明显不相信,沈逸轩看她的眼神多少有些不一样,还大半夜的给她送解酒药,昨天还和她一同离开他能够光明正大的走在她身边,但是他不行,所以他嫉妒得要死。

  "没了。"慕锦华转过视线,撞进了那双深若寒潭的眼眸。读出里面的嫉妒和愠怒,高兴起来。"他只是一个外人,你何必和他计较太多。"

  这句话成功的取悦了他,对,沈逸轩不过是个外人,他才是她的未婚夫,才是和她只差拜天地的夫君。昨夜生的事纷至沓来,他再也忍不住,扯开那碍眼的綾纱,一手扣住了她的头,深深的印上了那一张性感的红唇。

  该死的,她只是他一个人的,再也不要放手,再也都不会放手。

  即便是她要走,他也会将她一辈子都禁锢起来,任凭谁都无法夺走她。

  察觉到他紊乱的呼吸,慕锦华心里一沉,伸手环住了他。这一刻,她突然意识到,或许他也和自己一样,没有安全感吧。

  辰钰眼里柔和起来,闭上眼睛,加深了这个吻。

  邱兰早已背过身去,双手紧紧的拉住了车帘,不让风掀开,防止外边的人看见里面的旖旎风。只是听着两人一深一浅的呼吸声,她的脸也慢慢的涨红起来。

  许久,车哐当一声,慕锦华一口咬住了辰钰的下唇,两人才从一吻回过神来。

  他的唇出现了一个牙印,幸好没有流血,否则一会儿就说不清了。

  看着自己的杰作,慕锦华忍不住笑出声来,靠在他的胸膛上。

  辰钰眼眸一沉,慢慢逼退了眼因为而渐渐染红的眼。许久,才平息了自己的心。似是不满足怀的人儿轻易一个吻便让自己乱了心智,他的左手又捏了捏。

  慕锦华才现某只作乱的手已经跑错了地方,脸腾的一下烫了起来,连耳根都薄红了。"你,你,你这个"

  "我这个什么?"辰钰好笑起来,连胸腔都因为他的笑声而颤动起来。

  慕锦华更是无地自容,羞窘得无处可逃。"把你的手拿开。"

  "不要。"辰钰惩罚性的又是一捏,手温软手感极好,让他爱不释手。"华儿。"他轻唤了一声,声音柔缓下来,声声勾动了她的心弦。

  慕锦华心里仿佛柔和成了一滩春水,"嗯?"

  他垂下头,在她耳边低声道:"为我生一窝的小猴子吧。"

  她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又羞又恼。想也不想直接从怀里摸出了一根银针,朝着他刺了过去。

  辰钰急忙避开,退到了一边,"华儿,你是在谋杀亲夫。"

  她气得咬牙切齿,"滚下我的马车去,随便你去找哪个女的,和你和你"剩下的话她再也说不出来了。

  "和我什么?"他莞尔,眉眼坦坦荡荡的看过去,挑了挑好看的眉峰。

  脸色涨红之下,慕锦华被逼到了无奈,只脱口了两个字,"无耻。"

  辰钰唇边勾起了笑意,目光瞬时柔和下来。他扑了过去,一手扣住她的手腕,一手揽住了她的腰防止她磕着,再次倾身吻上了那一片红缨。

  "我和你才是天经地义的"

  邱兰听得脸红心跳,恨不得立刻堵住自己的两耳。在心里默默的道,驸马爷,等你拜堂直接把公主吃了就行了,现在还是不要来祸害周围的人了好吗?

  今日的阳光啊,怎么都比往日灿烂多了。

  快要到城门的时候,辰钰才在她的催促离开。邱兰奉令回身给她打理衣衫,却现她那张唇红肿不已,眼皮一跳。

  驸马爷,你想要别人都知道公主是你的附属物也用不着这么狠吧?公主刚才可一直都是一个人,一会儿如何解释得清?

  注意到邱兰强烈的视线,慕锦华才消下去的红晕再次浮了上来,不由得伸手触碰到自己的红唇,微疼传来,当场就愣住了。

  原来,原来她忿忿的握紧了拳头,终于明白他离开前最后一抹饱含深意的笑容是为了什么了。

  邱兰憋住了笑意,拿出辰钰离开前塞给她的玉肤露,拧开了盖子,"公主,还是先涂药吧。"

  慕锦华愣了下随即挑了下眉看着她道:"他给的?"

  邱兰点点头,"是。"一脱口,一丝笑声便溢了出来。撇到慕锦华羞愤的摸样,适当的止住了口,不过从耸动的双肩还是能看出一些来。

  慕锦华再次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一把抢过她手的玉肤露,慢慢涂在了唇上。淡淡的凉意驱散了一点疼痛,她一边涂药,一边恨恨的把辰钰骂了个遍。

  而这边,看着才离开一阵子回来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