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三坛酒收买他(1/2)

加入书签

  她与这个表哥不是很亲近,没有单独见过,难道,是兵部尚书的事?“快传。”

  和印象差不多,苏晟敏的确是一个老实儿沉闷的人,像是最保守的大臣一般,始终给人一股迂腐的书生气。

  上了茶,她纠结怎么开口,是该叫表哥,还是客气的唤一声苏大人时。苏晟敏先说道:“臣在李大人的身上现了一根银针。”说话间,他一边从袖拿出了绣帕打开,里面赫然放着一根银针。

  她的心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那日自己才在大殿上表明自己会医术,紧接着苏晟敏就在尸体上找到银针,如果搬上了朝堂,那就百口莫辩了。

  这一会儿,她才觉自己手心满是冷汗。

  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她紧盯着他,“苏大人今日来这就是为了这个?”他是要带她去大理寺接受审查吗?

  苏晟敏不慌不忙,把东西收了回去。“表妹不用担心,这事我还没有上报给皇上。”他抬起头,眼里十分真诚。

  慕锦华放下心来,摸不准他的来意,还是顺着他说下去:“这如果我说不是我做得,表哥会相信我吗?”

  无论是一年前还是一年后,他们之间交集寥寥无几,要她相信他——难。

  苏晟敏浅浅一笑,“我相信你。”

  话,倒是真心实意的。“为什么?”既然没有多余的人在,她直截了当的道:“我们感似乎没那么好,说是表兄妹,却也生疏得很。我实在揣测不透表哥的意思。”她重咬着表哥,语气挑起,听起来有几分讽刺的味道。

  “表妹何须妄自菲薄,我父亲与你母亲,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妹。我不帮着你,谁帮着你。”

  慕锦华眼的戒备少了许多,他的意思是,苏家要重新崛起了么?借着这件事向他们兄妹示好。

  她承认,这对他们来说的确是一个好的信号。

  “如果皇上不信我,就不会让我来处理这件案子了。”苏晟敏信誓旦旦的道,没有隐藏自己的用心。相反的,要是他先把事告诉了慕玄烨,或许他还会怀疑他别有用心。在这,就不太一样了。

  世人都说苏晟敏木讷老实,不参与朝堂明争暗斗,其实他才是蛰伏最深的那个人。

  也是,当年苏相狡猾如狐,他的儿子自然不差。

  她口气松软许多,“李大人的事是别人栽赃陷害,不管是冲着我还是冲着皇兄而来,这件事,还得劳烦你多多费心了。”

  “这是应当的。”他答道,两人又说了一会儿零碎的话。离开之际,苏晟敏刻意提点道:“天下银针都一个样,表妹贵为荣华公主,何必用那等平民之物呢?”

  这倒是她没有想到的,慕锦华感激起他来,看来她得用用心了。

  吩咐御膳房准备一桌子好菜,她屏退众人,自己在院设宴独酌。

  没多久,就看见一道青色影子从林走了出来,直直走到了桌前,坐下,毫不客气的拿了那一坛上好的女儿红喝了起来。

  “好酒。”玉洺辰感叹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大头村四十三年的女儿红。说吧,你想做什么?”

  她一坛好酒就是为了引他来,玉洺辰生平最好美酒,尤其是年代最久,味道最甘醇的女儿红。

  她把锦包放在了桌上,推到他的面前。“我知道你有办法,能做出不一样的来。”

  玉洺辰挑眉,打开一看,赫然是根根银针,意外她终于心细了一回儿。

  慕锦华被他看得脸红,不好意思的咳了咳,“这不是我想到的。”

  他了然的收回了目光,“三坛。”

  一张口就是三坛,这笔生意真是不划算。慕锦华忍住没爆,咬咬牙,“三坛就三坛。”

  越想越觉得自己吃亏,一口把杯的酒喝光。

  嗓子火辣辣的,心里却一阵畅快。“邱兰如何了?”

  “她的伤好得差不多了。”一顿,“你要把她接近宫来?”

  “暂时不急。”慕锦华还没想好用什么借口,但是邱兰进宫的确是利大于弊。想到那日的那双眼,她下意识的抖了抖。“你在宫里,有没有感觉到武功高强的人出现?”

  “你是说那日推你落水的人?”玉洺辰面色绷紧,认真起来,“这几日你都不要出门。”他一直都觉得有人在监视整个荣华宫,当他找的时候,那种紧迫感又消失了。

  他怀疑,是曾后的人。

  那么丰厚的悬赏金,怎么可能只来了一个毒万仙。他放下酒坛,凑上前来,“慕锦华,你猜一猜,你的命在悬赏金榜占据第几位?”

  淡淡的酒香萦绕在鼻尖,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