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孔千柔其人(2/2)

加入书签

还好不是他。

  心里猛然松怔,才现身上的衣衫都润湿了。风吹过来,凉意渗透进了四肢百骸,又是一阵哆嗦。

  她抬眸对上亦南舒担心的眼,扯出了一个笑容。"我没事,只是有点冷。"

  这个解释太过牵强,就连映安公主都转过头来,更何况一直都站在一侧的沈逸轩。

  按理说他们两人相交深过南王,为何她下意识会选择南王寻求保护呢?沈逸轩深思起来,这两人之间一定生过什么?

  天辰的荣华长公主,昊沅风流草包王爷事,似乎更加有趣了呢。

  "我真的没事。"慕锦华再次强调道,微不察觉的摇了摇头。

  亦南舒扫了一圈,什么异状也没有现。只好对着暗保护的人打了一个手势,让他们盯紧一些。"既然如此,我们便找一间酒"

  "咦,这不是南王么?还有沈大人,映安公主也在。"一声戏虐从前方传了过来,众人齐齐看过去。"敢今日真是个艳阳天?"

  慕锦华呼吸一重,是曾国豪?!曾后一母同胞的亲弟弟。视线再落到他身边的黄纱女子身上,那衣衫有些轻透,隐约可以看见纱下的春色,一眼便知道此女的身份。

  不过此女,倒是一等一的好相貌,有股书卷气,看起来不像是那里培养出来的女子,倒像是哪一个名门世家之女。

  明目张胆的带着一个红楼女子游城?慕锦华讥诮一笑,同时姓曾,怎么差别这么大?

  敏锐的察觉到手底下的胳膊肌肉僵硬起来,她诧异的侧眸,看着亦南舒魅的脸庞,一点破绽都没有。

  她又看向那个红楼女子,似乎也有点局促不安和哀伤?

  这两人,有什么吗?

  "小曾大人也不是好雅兴?"亦南舒勾唇,半讥半讽。

  慕锦华听出了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更是对此女子的身份感到好奇。这么久以来,她从未见过他对哪个女子动过真,莫非,能让他一直这样风流花丛的人,就是因为眼前的这个女子么?

  不由得再次重新打量起她来。柳叶眉,杏眼,明眸善睐,端的一份知书达理的端庄摸样,与这身薄衫产生了强烈的冲击感。

  试想,这世上穷人多,富贵人少,那些大家闺秀岂是他们可以随便染指的。眼前的这女子,不是正好满足了男子的胡思乱想了吗?

  "这、这不是"映安公主惊讶的张大了唇,看向亦南舒的侧脸,慌忙捂住了唇。是孔千柔,那个早已被抄家配边疆的女子,她真的在这京城之。

  莫非,之前母妃口的那个红楼女子,指的就是孔千柔?

  曾国豪的眼落在了慕锦华身上,从刚才到现在,他可是一眼就注意到此女的特别。想必那綾纱之下,定是何等的倾国之貌。再看着两人亲密的姿势,他的脸顿时就拉了下来,拽过旁边的女子,倾身就攫住了那片温热。

  你在乎她,那么我便欺辱她,亦南舒你不是很有本事么?我倒是要看看你会怎么做?

  亦南舒眼底猩红,他竟然,竟敢眼底捕捉到她求助的眼神,他纵使现在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分开两人,将曾国豪暴打一顿。可是,他不能。

  只能紧紧的绷直了身体,保持着脸上完美无瑕的笑意。

  "七哥。"慕锦华呢喃了一声,摇了摇他的手臂。

  听到这声,亦南舒回过神来,对上她担心的眼,一怔。别担心。他蠕动了唇角,无声的道。

  感觉到手底下的肌肉微微松弛,慕锦华才略微松了一口气。

  这个女子,对七哥来说一定非常重要吧。

  看着两人亲密熟稔的互动,沈逸轩眼眸更沉了。

  "小曾大人果然好兴致,大白天的就想着那等事。"讥诮的话语打断了曾国豪自导自演的一场好戏,他恶狠狠的放开了孔千柔,一眼瞪了过去。

  这一看,便是一惊。"哟,今日是什么日子,一个个都凑齐在了一起。辰二爷怎么会有兴致来这?"他意有所指的瞥了亦南舒一眼,好笑的道:"原来是跟着南王来的,啧啧这京的传闻,看来都不一定是假的。两位的爱好,果然是与众不同。"

  他重重的咬着与众不同四个字,挑衅的挑了挑眉,想要激怒他。

  他就是看不惯什么好事都和亦南舒沾边,不就是个草包王爷吗?怎么一个个都和他交好?

  还有这沈逸轩不是天后的人吗?为何又要与这些人纠缠在一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