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幻觉中的阿云(1/2)

加入书签

  "你现在在哪?"亦南舒开口道:"外边并不安全,长安城几乎可以说是曾后的天下。你不妨到南王府来,还可以避过一些耳目。"不知道他在打什么目的,那就把他放在眼皮子底下。

  邵寒想了想,便点头道:"这的确是最好的选择。"王爷生平最相信的人便是眼前这两个人,邵寒找不到拒绝的理由。何况他以前就看得出南王绝非是一般的庸才,如此隐忍不过是为了自家王爷。

  说到底,他还是敬佩他的。若是能跟在他身边,为王爷报仇之事定是事半功倍。想到这,他道:"新的身份,就要麻烦南王了。"

  这么说,便是同意了。

  "那现在怎么解决?"邱兰出声道,这才是摆在眼前的最烦。

  邵寒道:"很简单。"他拍了拍手,立在船头的黑衣人走到了小船上,从里面抬出了几具尸体,摆在了船上,或者是扔到了船下。"这样便可了,这些人刚才尾随而至,想不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

  想不到他竟然准备得这么充分,亦南舒更是佩服他缜密的心思。

  随行的人上前去检查,眼尖的现尸体的异状,他在他的身上找了找,摸出了一块腰牌。一看,大惊,返回来递给了亦南舒。

  "敖王府的人?"亦南舒眼底露出了一抹讥嘲,想不到他也出手了。现在看,京的王爷皇子,哪一个都不是什么善茬。

  "正是。"邵寒耸了耸肩,最初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也十分震惊。

  "这么说还不够。"亦南舒微微一笑,明明是如沐春风的笑意,看起来却十分瘆人。他从一旁侍从的手上夺过了刀,对着自己的手臂一划,鲜血顿时流了下来。"这样才逼真。"

  "七哥。"慕锦华眸子里是深深的不赞同。

  "七哥自有主张。"辰钰柔声安慰道,"毕竟,想要骗过沈逸轩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年纪轻轻就能当上大理寺卿,除了他家的权势地位,也和这个人的能力分不开干系。就算有人对他面的身份质疑,却在他件件政绩之下,也被打脸得说不出任何话来。

  "可"

  他垂下头,语气温和的道,"有我们在,其他的你都不用担心。"将她额前散落的丝拨到耳后,"还有峥儿,我会保护他的。"他保证道。

  慕锦华心里一暖,刚要说什么,眼前一黑,便软软靠在了他的怀。

  他把她打横抱了起来,"想必接下来你已经有所安排了。"

  邵寒咽了咽口水,瞧他那温和的姿态,眼角眉梢却透出一股憾人的强烈气势来,让人不敢小觑。"辰二爷放心,已经安排周当了。"

  "邵寒,我并不信你。"冷冷的声音仿若是寒冬的冰霜,刺入了心底。"但是这一次,我姑且信你一回。"

  邵寒整个身子都僵住了,这才应该是辰钰原本的姿态,高傲冷漠得没有一丝感。在他面前,就只有臣服!

  再醒来,人已经到了宫。天边彩霞似火,万里长空犹如铺上了一层艳丽的织锦。

  不用想也大概能够猜得到一些,慕锦华揉了揉睡久了有些胀的额头,起了身。

  "呵呵、"轻轻的笑语从唇溢出,带着磁性的低沉声音宛若是一只手在蓦然间扣住了她的胸口。

  她抬头,看着坐在窗边的玄衣男子,还是那张熟悉的精致面具。

  "你"她眼里氤氲着雾气,呆呆的看着突然吹起的风,将那窗外的五月雪拂起,纷纷扬扬,好似真的一场美丽的雪景。

  而他,就在这一场美丽的景致当,美轮美奂。

  "华儿,我回来了。"薄唇微微扬起,那一笑,魅惑人心。

  慕锦华向后退了退,胸口处那支无形的手似乎正在收紧一般,呼吸越来越急促,越来越沉

  就在这时,门咯吱一响,脚步声响了起来。

  窗边的男子用着唇形说了什么,而后消失在她的眼前,只剩下窗外繁花似锦的绮丽之景。

  "幻觉吗?"她抚上心口,似乎感觉不到心在跳动。

  "公主,怎么了?"邱兰快步上前来,朝着窗外看去,一个人的影子也没有。

  "没事。"她摇了摇头,"只是做了一个噩梦。"

  看她雪白的脸,可不就像是一场噩梦惊魂的样子吗?邱兰开解道:"梦都是反的,公主不必当真。何况这白日梦白日梦,说的就是白日里的梦呢,更是假的。"

  慕锦华半垂下眼眸,"但愿,真的是一场白日梦吧?"再抬头,窗外依旧是纷扬的雪色,美丽而梦幻。

  "对了。"邱兰拿出了一个小瓶子,"这是今日驸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