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诱惑与鼓动(2/2)

加入书签

,不知觉重了力,刚好就触到了她的怒火上。

  曾后低下头,一巴掌就甩了过去,"没用的奴才,滚出去,让秋云过来伺候。"

  依秋捂住了脸,黯黯的退了下去,眼里闪过一丝恶毒。依云,又是依云。

  与此同时在宫外,辰钰已经接二连三的收到掌柜们汇报庄上的况,前两日赌坊里出现了一个老千高手,连着两日来赢走了赌坊里的不少银两。

  辰钰今日想要去会会他,上了马车前往城西。才到了半路,马车就停了下来。

  车夫的声音从外边传了进来,"二爷,是雷掌柜。"

  他掀开帘子,看着车外急成一团的人,问道:"是不是出了事了?"

  雷掌柜一听,心里顿时有了主心骨,"二爷果然神机妙算,正是布庄里出了事了。之前我们从江南的庄子里调遣了一批绸缎,可是已经过了约定到货的日期三日了,布迟迟未来。这批货是要送进宫的,再过十日就是交布的时间,如何是好?"

  辰钰眉头一皱,"可有差人去打听原因?"

  "已经派人去了,但是最快也要明日才回来。之前也有人去附近的州郡打听,得到的消息都是没有见过送货的队伍。"

  这几日都出了事,辰钰更加认定背后是有人所为。单凭这个就想要击垮他,想得也太过简单了。略一思忖,他道:"你即刻派人去裕林山庄,若我没记错,庄里一直都有各用的绸缎,看看有多少,接下来再作打算。"

  雷掌柜明显松了一口气,"我这就去办。"

  看他离开,车夫疑惑的抓了抓脑袋,"二爷,是不是有谁要对付裕林山庄,怎么都在这几日出事了?"

  连他都看出来了,辰钰转念一想,或许幕后之人不是想要打垮他,而是要拖延他,所以才会一次次的打压裕林山庄旗下产业。这样一来,事就变得明朗多了,就只有宫的那一个。

  "先去赌坊看看吧。"他放下车帘,眼的温度迅退却。曾后,就让我也来陪你玩一玩。

  这场绵绵细雨一直持续了两日,第三日,天始终没有放晴,到处都是黑压压的乌云,沉甸甸的压得人打不起精神来。

  外面才有一点响动,慕锦华神经立刻绷紧起来。"邱兰,是它来了吗?"

  邱兰朝着外边看了看,"是飞鸟飞过去了。"她转过头,担忧的道:"公主,要不出去散散心吧,再这样下去你会病倒的。"

  慕锦华摇了摇头,"不碍事的。"虽这样说,她的脸色却苍白得厉害,怎么可能没有事。

  "什么事不事的,公主一个人在宫无亲无故的,怎么肯能没事。"打趣的声音从殿外由远至近,亦南舒大步跨了进来。"若是公主不嫌弃,同本王出去走走如何?"

  "南王?"慕锦华惊喜道,眼有了一丝喜意。她看向邱兰,眼里浮现了一丝赞赏。多半是她通知了亦南舒,他才会进宫来的。

  "这是奴婢分内的事。"邱兰道。

  难怪她今日会劝自己打扮,原来是早有计划好了的。

  亦南舒看着她眼角浓重的青黛,心口紧了紧,"难得天公作美不下雨,还请公主赏脸。"

  不想折了两人的一番好意,她放下医术,"也罢,南王申请邀约,本宫要是不去,岂不是太过狂妄自大了。"

  两人相视一眼,都会心的笑了出来。

  半个时辰后,听着车外热闹的叫卖声,她的心也鲜活起来,眉眼都有了几分生气。"七哥,我想下。"

  亦南舒宠溺的捏了捏她的脸蛋,"你说去哪边去哪。"同时间,他的心沉了沉,邱兰说的没错,如果不是有人刻意为之,定然不会将她折磨到这样神色憔悴的地步。

  他一直都不相信会是亦孤云所为,他最是了解这个皇弟,断不会做出此等事来。那就只有一个结论了,幕后有人在蓄意操纵他的'死而复生'。

  再想到最有利的人,结果已经不而喻。曾后,我不会让你再伤害她的。他暗自下定决心道。

  "七哥,你在想什么?"

  他抬眼看去,慕锦华已经下了马车了,嘴角不知觉浮现了一抹温柔的笑意。"我在想,应该带你去吃长安最有名的孔府一品锅。"

  慕锦华眨眨眼,"这可是七哥说的,到时候破费了,可别来怪我贪吃。"

  他魅一笑,打趣道:"既然是和美人出游,银子算得了什么,公主肯赏脸在下已经是三生有幸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