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这是她必须要走的路(1/2)

加入书签

  看着两人走远的背影,亦南舒笑意更浓了。这个小筒子只是在她面前才会露出那样服软的神态,也是为了配合她,更是宠溺她的举动吧。

  这个少年,还真是有趣呢。

  他想着,也抬脚走了上去,"邱兰,我们也三国最有名的大夫吧。"

  几人到的时候,李道安刚好施针完,对着病人的家属嘱咐了一通,而后转过头来,"小筒子,是不是药拿华儿?"

  "师傅,是我,您老人家一点都没变。"慕锦华眼睛微涩,用了好大的力气才把眼泪给逼退回去。她吸了吸鼻子,装作满不在乎的打趣道:"不知道的还以为华佗在世的李道安能够炼制长生不老之术呢,特别是在长安城内,师傅要小心了。"

  李道安心十分感慨,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关心的话不会直接说出来。她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依着他的名气,难保宫之人不会被他吸引住,然后千方百计将他留下来。

  他故意眉头一皱,气呼呼的吹胡子瞪眼,"你这丫头,又拿老头开涮。"

  慕锦华撇撇嘴,酸溜溜的道:"当初师傅不辞而别,这次不会又想要偷偷跑了吧?"

  提到上次的事,李道安也有些不好意思,假咳了几声,随后又气冲冲的道:"老夫为你解决了那么多的病人,还不准我放个假?"

  慕锦华走上前,扶住了他的手臂,给他顺顺背,"要是师傅这次再敢一声不吭的离开,我就是要向皇兄要一道通缉令,也要将师傅抓回来,等师傅告了别,再放师傅离开。"

  李道安眼皮一跳,放在背后的那只手十分烫人。他身子一躲,抓住了她的手,"何必兴师动"他停住了,手指慢慢移到了她的脉搏上,脸色也沉了下来。

  慕锦华心里咯噔一声,安静下来,等着他号脉。

  他的脸越来越沉,最后对着小筒子道:"用玄参、大生地、石决明煎一碗水端过来给你师姐服下。"

  "玄参。"慕锦华身子僵住了。

  亦南舒不明白三人的脸色为何这样难看,于是问道:"可是有什么不妥吗?"他联想到之前在大街上的晕眩,或许是和这个有关。

  "玄参在本草经名为重台,多年生草本,是清热凉血、滋阴解毒的良药,兼以主治目涩昏花,虚烦不寤之症。"她问道,"师傅,我说的可对?"

  李道安点头道,"没错,看你的脸色和眼袋,明显是夜里多梦,平日里是不是也常常感到头晕目眩。"

  "之前是有三四次,这几日状态不好,的确有许多事搅得我心神不宁。"

  李道安闻一笑,叹息道:"看来你还是得多学学了,小筒子现在都可以独当一面,看一些小病小痛了。再这样下去,你这师姐脸还往哪里搁,不若过几日和我一道走吧,看些医书能够学到什么?"

  慕锦华察觉到他话语的一丝坚决,拧起了眉头,"师傅有话不妨直说。"

  李道安看了一眼,"还是门口说罢。"

  她点头,跟着他走了出去。

  到了院子,慕锦华瞧着他愈沉重的面色,率先开口问道:"师傅避开其他人,想必这件事一定十分严重吧。"

  "刚才你说的只是其一,我在你的脉象察觉到了一丝相冲的气息,时虚时弱,如果我猜测得没错的话,应该是泪羌子,此药无色无味,食用此药者不会迅毒,只是慢慢的消耗患者的精神,使其产生幻觉,头晕等症状。"

  慕锦华闻大惊失色,对自己把脉,集注意力的话,的确会现脉象的一丝微弱的相冲之气。在宫里这么久她竟然都觉察不到,是她太过掉以轻心了。

  一想到自己每日食用的饭菜都有泪羌子,她就浑身打颤。要是其他毒药的话,她就算是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慕锦华苦笑起来,伸出手,慢慢在空握成了拳头,然后松开。"师傅,难怪我最近老是出现很多幻觉,精神一日不如一日,都没有仔细的思考过,原来竟是泪羌子所为。"

  "你医术本就是半吊子,这里不是天辰,没有辰皇的保护,你根本就是那砧板上的鱼肉,不能自保。华儿,就听师傅一声劝,和我一起走吧。"李道安虽然才见亦南舒,便猜出了他的身份。

  长安城只有一位长得妩媚近乎气的王爷--南王,对于这位王爷的谣他也听过许多。不过今日看来,他脸色红润光泽,瞳孔有神深邃,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