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你以为你走得了(2/2)

加入书签

着的女子,最后,就算是走上和云王一样的道路,也绝不后悔。

  她走上前,看着僵持的两人,解围道:"七哥再欺负邱兰,我可是要告诉阿钰,你之前曾调、戏于我的事了。"

  亦南舒脸色一白,伸手把邱兰扶了起来,"华儿护短的性子还是一如既往的。"

  她扬扬眉,不可置否一笑。

  邱兰看向慕锦华,眼底更多了一分坚定。

  绕过屏风,一眼就看到厅堂坐着的黑衣男子,只不过是普普通通的相貌,放在人群找不出来那一类。就连身上的气质,也是普通到平淡。

  这样一个男人,会有什么贵重之物要交给七哥?慕锦华沉吟道,随着他走进了厅。

  听到脚步声,男人才转过头来,起身,双手戳着衣摆,显得局促而不安。

  慕锦华秀眉一蹙,通常人紧张的时候脸色都会不自然,他的眼却很平静,表面上的局促不安更像是为了故意不引起人注意而刻意伪装出来的一样。

  她偏头,不知亦南舒看出来没有。

  "你就是那个送东西的人?"亦南舒一边甩开折扇一边问道,端着一副风流大少的摸样,冲着他挤挤眉。"有什么贵重的东西非要见到本王才行?你不要拘束,本王长得可不是那么吓人的。"

  那人果然少了一些'紧张',将身后的包袱取下来,打开,从里面拿出了一个锦盒。"这个是一个叫做季零的人交给我的,说是一定要亲自交给南王。"

  季零?

  在场的人都震住了,慕锦华想起他之前刺杀曾后那幕,心里总是有一丝违和感。在这世界上,真的有人可以操纵别人吗?

  或许下一次,可以问问师傅,他老人家阅历丰富,应该知道一些。打定主意,她再抬眸看去,细细的打量着眼前的男子。除了之前现的可疑之处,再也看不出其他的来。

  半响,亦南舒才道:"本王凭什么相信你?如果你说的季零和我所认识的那个是同一个人的话"他一顿,声音随之沉了下来,"季零可是昊沅的叛徒,你口口声声说他有重要的东西要你转交给本王,究竟是何居心?"

  男人并未慌张,沉着的回道:"天下叫做季零的千千万万,委托我的那个男子在我看在不过是个普通人。再说,贵重的东西分很多种,在其他人看来不值钱的东西却在有些人眼很珍贵。我只是代为转交,其他的并不知。"

  这一番表现证实了亦南舒的猜想,此人不会是普通人,不管是口口声声的自称我,还是沉着应对,都叫人很感兴趣呢。

  "好。"邵寒拍着手大步走了进来,"王爷不妨收下这个礼物,若是有心人陷害王爷与叛党有交集,将来也好做个证据上呈皇上,以表王爷的忠心。"

  "你是邵寒?"男子惊讶出声,这一开口,迎面几道目光唰唰的朝着自己脸上扫来,他方知自己失。

  "你知道我?"邵寒摸了摸脸上的人皮面目,"能够一眼看出在下的身份,就算阁下今日要走,怕是也难了。"

  男人向后退了一步,解释道:"我是看见你手上的扳指,才会大胆猜测的。"

  扳指?

  慕锦华侧身一看,她似乎很少注意到邵寒手上的玉扳指,外表看起来十分普通,这个男子是怎么认出他来的?

  眼眸一寒,这个人一定对他们十分熟悉,究竟是敌是友?

  邵寒摸了摸自己的玉扳指,"不错,此玉的确是我的心头好。"他取了下来,高高举着,"此玉只有迎着阳光看的时候,才能看到玉刻有我的名字。但是现在并没有阳光,阁下还是能一眼看得出来,应该是早就探听得到消息了吧?"

  男人额头出现了一丝冷汗,"传闻邵寒动怒时都会下意识的用食指摩挲玉扳指,我的确是猜测的。"

  这样细微的动作他都了如指掌,邵寒对眼前的人更是正色起来。"连我都没有注意到的小动作你却一清二楚。"

  男人又现自己说错话了,邵寒步步逼近,"看来,是真的不能放过你了。"他从来都不是什么善茬,更何况是在这样的局势下,不能放任未知的隐患存在。

  "南王?我真的不是什么坏人。"男人朝着亦南舒求救道。

  亦南舒唇角一弯,目光沉了下来,"本王可没这么说过,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他嗜血道:"知道邵寒在南王府的人,本王岂能留?"这个人,可是不排除是曾后的探子,或者是季零背后那帮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