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容貌和喝药有关(1/2)

加入书签

  她撇撇嘴,还不是突然大吼一声把她吓到了。悱恻间,他忽然执起了她的手掌,用丝帕把血擦干净。

  那样认认真真的样子,感觉自己像是被呵护在手心一般,脸微微烫了起来。

  玉洺辰浑然未觉,云淡风轻的放开她,然后掏出了一个白玉瓶。

  “这是什么?”

  “你最好还是赶快服下解药,这可不是一般的银针。”

  她乖乖服了药,开心的看着他,“银针上涂了什么?”

  “艾尾草,是一种会让人暂时性昏迷的毒药,药性很强。”

  难怪她会觉得有些头晕。

  喜滋滋的接了过来,小心翼翼的插在了锦包里,像是拿到了什么天大的宝贝一般,喜滋滋的望着他。“你怎么突然这么大方了?”

  玉洺辰给了她一个冷眸,她立刻噤声。

  沉默了一会儿,她想到什么,好奇的问道:“我一直都没问你,这些日子,你不会一直都睡在我房顶吧?”

  面对这样古灵精怪的慕锦华,他一下子不适应。“你说呢?”

  “我就是不知道才好奇啊。”一不小心就吐露出来,她谨慎的看了他一眼,狐疑道:“你竟然还没生气离开?啧啧,真是奇迹。”

  玉洺辰顿时黑了脸,果然,不管她什么样子,都出奇的讨厌。玉大公子不想回答这种低级的问题,踏着轻功离开了。

  慕锦华摸了摸下巴,她现在是特别好奇了。

  双儿进来正好看见她这副样子,眼皮突突的跳了起来。“公主,该不会是谁惹了你吧?”

  “怎么说?”

  “你的样子看起来像是在算计谁似的。”

  她的确想要算计那根玉木头来着,看他整日绷着个大冰脸,心里就不是个滋味。

  “公主,奴婢喜欢你这个样子。”双儿开心极了,把点心放在了桌上,“公主好久都没有像以前一样笑得这么开心了,好像又回到了以前在荣华宫的日子。那时候公主总是和大皇子一起捉弄众人,谁也不敢得罪你。”

  捏着点心的手僵了僵,她自然的把点心送进口,依旧是香香甜甜的味道。咬了几口,她就腻了。“双儿,以后别做点心了。”

  “可这些不都是公主喜欢的吗?”

  她收回了目光,“现在不喜欢了。”就像她,再也回不到过去一样,无忧无虑的日子始终离她太远了。

  双儿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看着公主,身上的那股灵气又不在了,又变回了现如今稳重的荣华公主。

  让人看得,难受。

  马车行过了喧闹的街市,出了城,又走了大概三四柱香的时间才停了下来。

  “公主,到了。”

  慕锦华探出身来,搭着双儿的手下了马车。美眸淡淡的从众人的身上花过,很快便落在了其的桃红色倩影上。

  南棠玥不愧为天辰第一美人,她的美,宛若朝阳,夺目而张扬。

  恰好,她也看过来,慕锦华朝她甜甜一笑。

  昨儿个郡国公夫人突然来了请柬,邀她参加今日的香山宴会。这是一个重回京都贵圈的机会,她不能浪费了。

  “华儿,你怎么才来?我都等你好久了。”南棠玥一边走一边嗔怪道,到了她身边,亲昵的挽住了她的手臂。

  她噙着笑,并不作答。

  一个是未来的,皇后之尊。

  一个是天辰身份最尊贵的公主。

  两人同样的绝色,站在一起更是让人移不开眼,生生把那香山的万丈红枫给比了下去。

  “参见公主,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慕锦华抬了抬手,声音无比威严。“平身。”

  这一刻,众女心里无比清楚,荣华公主是真的回来了。瞧这气度,不比当年差多少。

  “走,我们去渐渐郡国公夫人,刚才她还念叨你来着。”南棠玥拉着她走上前去,众人自动让开了一条路。路的尽头,八角亭,一道威严沉稳的目光望了过来,一直在她身上流连久久不散。

  她回视过去,正间的华老妇人满脸皱纹,那双本该浑浊的眼异常清明。人人皆知,郡国公夫人年轻的时候跟着郡国公征战沙场。后来郡国公去世,又以一己之力撑起了整个郡国公府。

  先皇体恤佩服她,特别恩准她免了叩拜之礼,又加封一品诰命夫人的身份,一时间郡国公府荣耀无限。

  除去她,亭坐着的都是当朝数一数二的诰命夫人。

  想到昨夜皇兄的话,她半垂下了眼眸。如果她能得到这些人的喜爱,那么对皇兄将是天大的助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