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不知去向的钱(1/2)

加入书签

  "是那个奇怪的人?"慕锦华立刻就想了起来,这个人的确十分奇怪,每次她问阿云名字的时候,他总是笑着不答。这个人看起来很普通,却总是带着一把心爱的剑,不过在她来的一月后,这个男人再也没有出现了。

  "有人来报,他是为了妻女报仇,被仇家买通的冥阁杀手围困打了三天三夜,最后落入陷进死了。在玉剑风之前,他一直都是天下第一的剑客。说起来,他之所以成为王爷的门客,还是因为季零介绍的。"

  这样一个神秘传奇的人物,亦南舒也有耳闻,当初他还为这个男人可惜过。没想到,今日面对的却是他。"你们真的确定他已经死了吗?"

  "确定,不,是肯定。"回报的人回忆道,伤口深可见骨,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他了。

  许久,亦南舒才长长的叹了一声,"事是真的越来越有趣了。"

  回宫的路上,慕锦华一直都在沉思近来生的事,这就好比是一张早就铺就好了的大,比当初在天辰的感觉还要强烈。

  一直到下了车,往云曦宫回走,她都没有从思绪回过神来。

  直到,邱兰拉了她的手臂一把。

  慕锦华一惊,不解的望向她。

  邱兰做了一个嘘的手势,示意她朝着对面看去。

  隔岸,亦天穹大步面色铁青的出宫,紧跟着不久,是依秋提着裙摆跑了上来。一直等到她跑到了亦天穹面前,张开双手拦着他不准往前走,亦天穹才停了下来。

  两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亦天穹脸色越来越沉,越来越黑,直到最后才妥协的松下了肩膀,和着她一同返回走。

  一直到两人消失在了视野之,慕锦华才松树后走了出来。那边是紫宸宫,亦天穹和曾后?有些什么吗?

  "公主,要不要我跟上去看?"邱兰低声问道。

  "不必。"慕锦华摇了摇头,"宫是曾后的地盘,跟上去只会打草惊蛇,不管事如何,总会有线索留下来的。这次,我们先回宫吧,至于泪羌子的事,还得好好查一查,是哪个不长眼的奴才连同他人敢对我下毒,本宫一定饶不了他。"

  在这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软弱只能任人欺辱。

  云曦宫还和往常一样,见到她回来,所有人都恭恭敬敬的,没有半点敢造次的地方。

  看着稍晚的天色,慕锦华眼角微抬,懒懒道:"来人,传膳--"她伸出手,对着邱兰道:"先扶本宫进去换身衣裳。"

  "欸。"邱兰拖着她的手,扶着她进了内殿。

  才到了内殿,她便从窗户而出,施展轻功跟着前去布膳的婢子奴才而去。

  而慕锦华,拿出一套裙衫开始换。待得她才换好,邱兰便回来了。

  "公主,果然有个不长眼的人对着您用的汤勺洒药粉。"

  汤勺?这倒是慕锦华没料到的,她向来都喜欢先用汤再用膳食,这幕后之人倒是把她的小习惯摸得清清楚楚。

  慕锦华眼里闪过一道精光,"看清楚是谁了吗?"

  "嗯。"

  "那就好,一会儿就把这道汤赏给她了,记住,一定要看她亲自喝下去。"她敛了敛袖摆,目光清冷,人哪,总是要在有了性命之危的时候,才肯吐露真话。

  事解决得出乎意料的顺利,下毒的人和和婉宫有关,慕锦华直接吩咐将人大张旗鼓的送到了紫宸宫,至于为何一个后妃会下毒陷害她,还是交给曾后来处理。

  一时间,宫都闹得沸沸扬扬。

  夜幕沉寂下来,无论白日还是黑夜,宫永远都是最热闹繁华的地方。远远的传来丝竹还有靡靡的曲调吟唱声,想来不知是哪位美人会得帝王的恩宠。

  今日之事,邢帝和曾后为表示歉意都送了不少珍宝过来,并承诺一定会将事传得水落石出。

  '呵',慕锦华轻嗤了一声,双手环胸,看着案台上的蜡烛,思绪飘飞。不知,那根木头现在在做什么?

  而此时,她眼的木头拿着账本审阅批改,一追查下来,才现钱庄许多账目都有问题,其,最让人疑惑的是,每个月都会支付一笔不小的费用到南方某个地方,但是账面上却从未记载过。

  这些人都是跟着山庄一路而来的老伙计,春雨相信他们不会做出饱私囊的事来。可是这笔钱去向太可疑,越查越现事重大,竟是从三年前7月开始的,也就是在他脱手山庄产业的第二个月。

  是大哥动用了这笔钱吗?为什么?

  门咯吱一声开了,辰钰皱着眉冷声喝斥道:"我吩咐过不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