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曾后救她(1/2)

加入书签

  曾后只是紧紧的看了她好一会儿,而后便继续走了起来。"是啊,人都是会变的。"

  慕锦华略一思忖,总觉得她今日话有话,总觉得,很伤感。为什么?她的心有一千万个疑问,却无从得解。

  每次靠近这个女人,总是觉得她身上有许多秘密,想要深入去挖掘,去看。这种感觉,似乎与当初一心只想要报仇心切的单一信念背道而驰。

  她,似乎有点同她。

  看她走远了,慕锦华不再多想,抬脚走了上去。

  走了一会儿,远处响起了铛铛铛的锣鼓声,引得人侧目而望。

  曾后吩咐道:"依秋,你究竟生了何事?"

  "是。"依秋行了礼,从岔路走了过去。

  蓦地,从林间闪出了几道黑卫影,其一人踏着依秋的肩膀而过,她惊叫了一声,摔倒了在了地上。

  众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怔住了,远处的呼喊声也渐渐清晰起来,"快来人那,抓刺客--"

  眼看黑衣人就冲到了面前,慕锦华感觉右手被人狠狠的拽了一下,耳边传来了撕拉一声,便撞在了曾后的后背上。

  鼻翼下充斥着淡淡的香气,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血腥味。

  她瞪大了美眸,站稳了身子退了几步,急忙朝着曾后的身上看去。

  她的左臂被划开了一道伤痕,鲜血从伤口缓缓流出,身边,到处都是宫婢奴才的叫喊声。

  邱兰早已迎上了刺客,和他们交缠起来。短短时间内,御林军也已经赶了过来,刺客再也无法近得身来。

  慕锦华说不清此时心里的感受,蠕蠕嘴唇,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曾后侧过头来,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容,轻声宽慰道:"一点小伤,不碍事的。"

  那一刻,她的心充满了无限的歉意。

  她本是该恨她的,可要不是她,那支剑或许就已经插入了她的胸膛了。为什么?她要救她?

  慕锦华不认为她在做戏,因为这根本就没有必要。只有想要撼动大象的浮蚁,还没有想要为使苦肉计得到蚂蚁信任的大象。

  那么,这又是为了什么?

  她又看不懂她了,不,她从来就没有真正看懂过她,一点都没有。

  从怀掏出了一方丝帕,她走上前来,"天后,请恕我无礼了。"她把丝帕折叠成长条,然后绑在了她的伤口上,而后对着一旁早已惊吓出虚汗的依云道:"还愣着作甚,快传召太医过来。"

  依云被吼得一跳,看看曾后,才急忙小跑出去。

  临危不乱,处事不惊。曾后的眼里再次多了一份赞赏,这个当初她认为不过是个不谙世事的天之骄女,短短时间便磨练了如今的心境,这不就是和她当初一般么?

  分神间,耳畔传来了她惊疑的询问:"为什么要救我?"

  是啊,为什么要救她?曾后望向远方,寻找着心的答案。许久,才缓缓开口,"我说过,你一定会是走到最后的那个人。"看着她,走到最高的位置。

  她伸出手,再慢慢的收拢指尖,就像是把未来美好的一切全部都牢牢的握在了手里。"所以,你千万不要让本宫失望啊,在本宫还没杀死你前,就被别人杀死了。"

  她的心咯噔一声,慢慢拉下了眼眸,声音听不出任何绪来,"那就感谢天后了。"

  曾后抿唇一笑,并不语。"公主还是想想,如何面对那些即将而来的谣吧。"

  "嗯?"慕锦华拽紧了袖间,心一点点的沉了下去。

  局势很快就被控制住了,眼看刺杀失败,黑衣人纷纷咬破口的毒药自尽而亡。御林军在他们身上搜索了一番,什么也没有找到,也就是说,这些人是死士。

  听着曾后命令将此事禀告邢帝,又宣召沈逸轩进宫,慕锦华左眼皮不安的跳动了两下,心里七上八下的。

  簇拥着曾后回了紫宸宫,太医早已在宫内候命,看着太医畏畏缩缩的样子,慕锦华轻叹了一声,道:"我来吧。"

  所有人都齐齐看了过来,只有曾后含笑如初。

  "这"太医犹豫了一下。

  这时候,曾后解围道:"本宫相信荣华长公主的医术。"

  她如此说,太医只得放开手,退至了一旁。

  慕锦华拿起旁边早已准备好的酒,用棉签蘸了蘸,对她道:"如果伤口不消毒的话,许是会引炎症的,在此期间或许会有些痛,还请天后忍耐一下。"

  曾后神色不动的笑了笑,"这点伤算不了什么的,比起当初来只是九牛一毛。公主不必太刻意在乎本宫的感受,还是按着正常的方式来吧。"

  她话又有话,慕锦华深深的看了她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