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曾后救她(2/2)

加入书签

眼,难道她当初还受过比这么重的伤?想是这样想,她开始处理伤口来。

  伤口其实并不深,只是流血太过造成很恐怖的假象罢了,清洗伤口,鲜血又流了一点,她用棉签擦拭,最后把药粉直接撒在了伤口上。

  从始至终,曾后一直都神色自如的坐在软榻上,对这锥心刺骨的疼痛连眼睛眨都不眨一下。

  倒是慕锦华,从刚才到现在绑纱布,额头上反而出现了一层薄薄的冷汗。

  身上经历过不少刀伤,她明白刚才有多么痛,自问自己都不能保持这样完美无瑕的表和笑容。她始终是美丽的,耀眼的,未尝出现过一丁点的破绽。

  此时,慕锦华心里佩服起她来。她是恨她,但不可否认,曾后真的是一个耀眼而特别的女子。

  曾后看她的表,若有所思,而后挥挥手,示意众人都退下去。

  "公主可有话要问本宫?"她率先问道。

  慕锦华张了张口,却不知该问什么,最后只得摇了摇头。

  曾后只是一笑,她站了起来,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拉下了肩膀的衣服,露出了背后大片的肌肤,而后转过身去。

  在她的后背,有着三五条粉红色的长条疤痕,与那如雪般晶莹透亮的肌肤格格不入。

  "怎么会?"慕锦华大吃一惊,她以为,像她那样的女人,就该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受着万人瞩目,是她掌控着他人的生死而非是他人随意能践踏了她。

  此刻,曾后眼底才露出了一抹讥嘲,她拉起了衣服,遮挡出了疤痕,回过身来,"本宫进宫之处,也就是个小小的贵人。这点伤不过是狠了一点的,无论多少名贵药膏都无法磨灭的痕迹。"

  慕锦华挑眉,"那你和我说这些是为了什么?要我同你?"

  她轻笑了一声,用一种玩笑的口吻道:"或许,你说的是真的,说不定看到我的不容易,你就会明白我的苦楚,说不定就会放弃报仇了呢。"

  而对慕锦华来说,心底却是无比震撼,有那么一刻,她是真的,真的动摇了自己的心思。

  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她的双眼暗了一下,落荒而逃。

  殿外,沈逸轩身着官服大步走了进来,差点和迎面而来的女子撞倒了一起。定睛一看,不是慕锦华是谁?

  只看她面色白,神色不安,莫非两人在里面说了些什么?再看看外面候着的婢子奴才,更是证实了他的猜想。

  南王、荣华长公主,还有曾后,几人间到底生过过什么事吗?

  慕锦华很快便收拢了绪,朝他一笑,而后又意识到自己带着綾纱,才道:"天后的伤口已经处理好了,正在等着沈大人进去,本宫就不打扰了。"

  眼看她要走,沈逸轩急急唤了一句,"等等。"

  "沈大人还有要事?"

  "你和南"才张口,撇到周围有人看了过来,他才忙停住,改口道:"没事。"

  慕锦华秀眉一蹙,没有再问下去,直直跨出了大殿。

  殿外微风阵阵,怎么也吹不散心的愁绪。

  墨色深沉,这是一个没有月晾得夜晚。三更的钟声从远处缓缓响起,在沉寂的夜里传得好远好远。

  窗户突然开了,微凉的夜风刮了进来,吹拂在脸颊上,凉凉的搅乱了睡意。

  慕锦华蹙着眉翻了一个身,又熟睡过去。

  外殿守夜的婢子摇摇欲坠,眼皮一搭一搭的拉了下来。邱兰进了内殿,看了一眼熟睡的人,给她拉了拉被子,又走到了窗子边,刚要关窗户。

  忽的,看见一道人卫影闪过。她想也未想,直接追了出去。

  夜,更加沉了。

  慕锦华是被一阵烟给呛醒的,她艰难的睁开眼,才现内殿浓烟滚滚,而外殿火光四起,已经烧到了内殿来了。

  吓得她急忙爬了起来,只穿了鞋,朝着窗户而去。窗户被关得死死的,怎么也打不开,像是有人在外面封住了一样。

  慕锦华才回身朝着门外跑去,还没走到,便有火从房梁上落了下来,逼得她退了回去。

  浓烟滚滚,喉咙一阵火辣辣的疼,她唤了邱兰几声,外面都没有人应答。

  这般的大火,殿外却没有一点响动,除了噼里啪啦的响声外什么都没有听见。慕锦华心顿时凉了一大半,难打有人欲置她于死地吗?

  这种况下邱兰大概是被人引开了,不行,她不能实在这里,一定会有出去的方法的。

  火越来越大,烟也越来越多,不光是喉咙,整个眼睛都疼了起来,慕锦华抓起枕巾,一下跨到了桌前,扯出花瓶的花扔在地上,把瓶子里的水都倒在了枕巾上,然后捂在了口鼻上,这才好受了一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