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真的死而复生了(2/2)

加入书签

得他也忧心,便转开了话题,"你是怎么现的?"

  说到这,亦南舒有些哭笑不得,"不过是不小心摔断的,却看见簪子里面藏有纸条。"

  这算不算是瞎猫碰到了死老鼠?辰钰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看得他颇为不自在。

  轻咳了一声,他脸色郝然的道:"我承认自己又去了她那里了,不过是多喝了几杯酒,才"

  "七哥,她不适合你。"辰钰皱着眉头道,"孔千柔已经被配边疆了,现在只有一个叫做白画的舞姬。"

  亦南舒不自在的垂下了头,喉咙一阵干涉,"我都明白,只是想过去照顾照顾她,毕竟,她也是因了我的缘故才"

  "七哥,这不是你的错。"辰钰打断了他的话,"历来权位之争都有牺牲,她沦落到今日的地步,也是她命注定。与其让她与一个饱受争议的南王有瓜葛,还不如继续做一个平凡的歌姬,免得被他人迫害。"

  亦南舒沉默下来。对孔千柔,说是爱,但是愧疚更多一分。说是喜欢,又只是因为一份心疼和怜惜,或许,连他自己都不清楚吧。

  见此,辰钰也不好再劝,只好再次将话题转到了簪子的事上来。"你刚才说,上面是有地图,这个地方在哪?"

  "在"

  地上蓦地出现了一阵烟雾弹,辰钰打呼一声'不好',朝着亦南舒抓去。一只手却交缠上来,逼得他往后退了一步。

  与此同时,亦南舒惊叫起来,"你做什么?别"

  辰钰一阵着急,出手更加快起来,忽然传来了口哨声,对面的人便收了掌,抽身而去。"听雷,给我追,别让人给跑了。"

  他赶到亦南舒面前,却见他唇色白的样子,手已经没有了纸条。

  "听雷已经去追了,那些人跑不掉的。"他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亦南舒皱紧了眉头,都是他粗心大意,才会让这些人有机可乘。若不是他刚才说到了虎符和地图,或许就不会出这样的事了。

  看到他的自责,辰钰再说道:"你还记得地图上画了什么吗?只要抓紧时间先一步找到虎符,就算是他们拿到了地图又怎么样?"

  一语惊醒梦人,亦南舒一拍手掌,"你说得对。那幅图已经在我脑海绘下来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一片桃花林。"

  "桃花林?"辰钰惊诧的道,想到在昊沅路上慕锦华的呓语。

  "怎么了?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亦南舒追问道。

  辰钰点点头,又摇摇头,"你先画出来,我不敢确定是不是,但是心已经有了一个答案了。"

  亦南舒颔道:"好。"

  半柱香的时候过后,听雷回来了,"二爷,属下无能,还是让人给跑了。"

  "那些人有备而来,能够埋伏在府上周围都不让我察觉,不怪你。"

  他这样说,听雷还是很自责。要不是自己武功不济,怎么能让他给跑了?

  而此时,亦南舒也将画给画好了。他停下笔,轻吹了纸上的磨痕,才拿起来递到了辰钰手。

  辰钰接过来一看,眉头一皱,又舒展开来,"听雷,你留下来随时检测宫动向,务必保护好华儿安全,必要时动用裕林山庄的暗部力量。"

  "是。"听雷抱拳应道,这一次,他不会再让二爷失望了。

  亦南舒从他的话里听出了一些东西,"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辰钰神秘一笑,"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应该就是在那个地方了。"

  两人都不知道,此刻宫,慕锦华正陷入一场危机之。她醒后现自己全身都动弹不得,被人反绑住了手,捆在椅子上。

  身前是一块巨大的屏风,这块屏风十分眼熟,似乎是在哪里见过,她却一直毒想不起来。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里肯定不是刚才的那个地下室。

  想到之前在密室见过的人,她再次瑟瑟抖起来,是他,竟然真的是他。

  为什么他会死而复生?为什么他会用那样冰冷的目光看着自己。

  然后,那张红唇脱口的话依旧那么冰凉,令人心惊,"你知道的太多了。"那一刻,从他眼迸的杀意,不会错的。

  慕锦华不敢去想,这一切的一切或许就是一场天大的骗局,那个温柔的宛若谪仙似的温柔善良的阿云,怎么会是之前见到的那个男子?

  不,一定,是她看错了?

  就在她胡思乱想间,一道冰冷的声音再次在头顶上方响了起来,"你醒了?"

  她整个身子都紧紧的绷直了,连大气都不敢吭一下,这声音,这声音真的是他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