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你好狠心(1/2)

加入书签

  紧接着,有什么压了下来,而后,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了自己的脖颈,她顿时打了一个激灵。

  "华儿,难道你见到我不开心吗?为什么你要这么害怕呢?"呢喃的细语传进了耳,仿佛是来自地狱的呐喊。

  慕锦华心里又是歉疚又是无地自容,根本不敢面对他,也不敢回头去看,哪怕是动一下,也是件艰难的事。

  "华儿,你这样会伤了我的心的。"他的声音有些沙哑,话语的受伤再次刺痛了她的心。

  "阿云?"慕锦华被触动了心弦,试探的唤了他一下。

  他跨步到了她的面前,半蹲下来,看着她,眉眼都飞舞起来,"华儿,你果然还是最爱我的是不是?"

  这一刻,她竟然哑口无。

  对他,从来都只是有歉疚和感激,她的心,早就给了那根木头,笨拙的却总是出现在她身边默默陪着她的木头。

  她半垂下眼眸,歉意的道:"对不起。"

  气氛瞬间就冷凝下来,周围是一阵沉默,这种静默让她难受,几乎出不来气。"阿云,我"

  他却轻声笑了出来,将她的话逼退回去。

  慕锦华一抬眼就看见他温柔的笑脸,眼几乎都眯成了一条直线。直到那一支冰凉的手抚上了她的脸颊,轻轻的摩挲她的眉眼,她顿时清醒过来。

  "你不是阿云。"她戒备的看着他,肯定的说道。

  脸上的手顿了一下,身前男子的神愈温柔起来,眼底里清清楚楚的写满了受伤。"华儿,难道你认不得我了吗?还是你爱上辰钰了?爱上了、我的好兄弟?"

  她的心重重一击,连着呼吸都疼了起来。"不,阿云,你听我说,我"

  他伸出食指抵在了她的唇上,几乎是乞求般的看着她,"我求你不要走的,华儿,我曾经求你不要离开我的,你为什么还要走?你知不知道,我的心好疼,可是你还要走。你走了也就罢了,为什么偏偏是他,为什么偏偏是阿钰?"

  "我,不是的,你听我说"她的眼泪落了下来,手足无措起来,"阿钰不是你说的那样,一切都是我,是我"

  "嘘。"他的神色哀戚起来,"华儿,你知不知,你为他开脱,我就会痛不欲生?你难道真的不爱我吗?对我一点点感觉都没有吗?我是那么爱你的,爱你爱得快要死了,华儿,我都差点为你死了,为什么你都没有对我冻醒呢?"

  "你知不知道你好残忍?"

  "华儿,你真的很残忍"

  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来,她又记起了那日残红的夕阳,还有渔阳城下生的事,也是这样的眼神,他就是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

  浑身止不住颤,她想要尖叫,却现声音都卡在了喉咙里,怎么也不出来。

  阿云,是的,是她的阿云,为了她死的阿云。

  '华儿,不要走,就算是为我留下来,好不好?'

  '华儿,等到桃花盛开的时候,我要带你去南郡仓辽县看樱花。'

  '华儿,你要走,那么我就送你离开--'

  '你知不知道你很残忍,为什么偏偏是辰钰,偏偏是他'

  她张了张唇,脑袋几乎裂开一般,青筋都冒了出来。

  他也现了她的不对劲,只得伸手在她的肩膀后面一敲,慕锦华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

  看着这张艳丽的脸庞,男子脸上悲伤的表迟迟未变,最后在她的耳边喃喃说了什么,睡梦的女子身体再次轻颤起来。

  他站了起来,对着屏风后面的人道:"出来吧,我知道你来了。"

  屏风另一侧响起了脚步声,紧接着,那个耀眼的女子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头上的凤尾簪在光下闪闪光,看起来神圣不可侵犯。

  "她要是知道真相,你说会是如何?"她开口问道,目光清冷的看着被绑着的慕锦华。

  "不会的。"他的嘴角缓缓勾了起来,"她永远都只会记得,那一片美丽的桃花,漫山遍野都是一场纷扬的桃红雨。"

  曾后于心不忍,对慕锦华其实她心里没有多大的恨意,相反的,她很喜欢这个女子。"不能留下她吗?"

  他垂头看向慕锦华,眼底一片复杂,"她太聪明了。"

  曾后掩唇一笑,笑意未曾达到眼底。"那么,你是不是也打算再事成之后杀了我?"

  他走上前去,一手揽住了她的腰,将她带到了自己的怀,看着那一片薄唇,说道:"要是你想的话。"倾身,印在了那一片薄唇上。

  殿的婢子们似乎早已是司空见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