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又出现的神秘人(2/2)

加入书签

常跟着先皇骑射打猎,但大多数都是些野猪、狐狸,更甚是狼,还是生平第一次遇见大虎。只是,看听雷这表,"是不是还有什么没说的?"

  "那大虎并不伤我。"这才是他疑惑的地方,还是说,其实这只虎是选择性的伤人?也太通人性了吧?

  慕锦华更是惊奇不已,"是不是你身上带了些什么?"

  听雷摇摇头,"不曾,都是些平常的东西。以前和二爷去陈国西域,在沙漠也遇到过一只大虎,要是我有什么,当时就不会死里逃生了。"

  "等等、"慕锦华抓住了另一个点,"你和阿钰去过陈国?"

  听雷点头,"是啊,还不是因为二爷的大师兄"他这才惊觉到自己差点说漏了什么,慌忙改口问道:"公主,刚才你在和谁说话?"

  他有意避开这个话题,慕锦华自然不好再追问下去,"是见到一个熟人,不用管他。"她抬头看了看已经布满了彩霞的天空,而后道:"看来这里也不太安全,我们还是另寻他处吧?"

  听雷同意她的话,谁知道那只大虎抽了什么风了,要是它正常起来,别说保护慕锦华,就是他能不能活着都是一个问题。

  没有什么可收拾的,乘着还没日上天,两人又重新走了起来。

  在他们走了没多久,从桃花林忽的走出了一只花白色的大虎,它摇了摇尾巴,鼻子深深的嗅了嗅,朝着两人离开的方向跟了过去。

  长安城,大理寺。

  厚重的木门咯吱响了一声,婢子提着食盒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唯恐弄出很大的声响来,就连呼吸也是微微的屏着。

  蓦地,房间里突然传来了一掌拍在桌子上的声音,在这安静的卷宗房里显得格外的响亮。

  婢子"呀--"的叫了一声,跌坐在了地上,饭菜都洒落了一地。

  沈逸轩听着外边的声音被打乱了思绪,手拿着卷宗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一个婢子瘫坐在地上,旁边还有洒落的饭菜。

  饭菜的香味顿时散了开来,他的肚子咕噜噜叫了几声,这才想起自己已经有三日未曾进食了。

  "少爷饶命,奴婢不是故意的,求少爷开恩哪"婢子隐约就要哭出来了。

  沈逸轩想到自己刚才激动之下拍了一下桌子,或许是自己把她吓着了。他依旧好脾气的道:"把地上的东西收拾一遍,然后端些饭菜过来吧。"

  婢子一听,顿时破涕为笑,连连谢恩。

  沈逸轩又安慰的她两句,这才让她下去。

  婢子出了卷宗室,炼丹绯红,眉梢间隐隐有了娇羞的神态。果然,少爷还是一如既往的雅呀。

  沈逸轩完全不知道她心里想些什么,他返回桌前,看着桌上自己勾画和誊抄整理的记载,面色再次沉了下来。"原来,是这么一回事,难怪--"

  或许这一次,是重新选择阵营的时候了。这一场赌注,他不能输,至于沈家

  他的嘴角勾出了一抹讥嘲,眼冷光大盛,仿佛是那冬末的寒霜一般。

  "二爷,如果地图没有错的话,应该就是这里了。"

  辰钰看着四周的树木,眉头未曾舒展过。这里不像是有人搜查过的地方,莫非,其实背后那帮人是在等着他们吗?还是这地图是假的?

  亦南舒也拧着眉沉思着,许久,才道:"或许是在附近,你们先在四周找找,尤其是在桃花树下,无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一定不能放过了。"

  昨们已经把那片桃花林全部都翻遍了,地图上出了那片桃花林,便只剩下旁边的这个记录着南阴山的字样了。如果在这里的桃花林,还会是哪?

  难道真的是像之前辰钰猜测的那样,只是为了给慕锦华找到去南郡仓辽县看桃花的路?

  他怎么也不愿去相信,这几日劳苦奔波的结果就只是这样而已。侧转身子,看向不远处的邵寒。

  夜色微浓,他整个身子都沉浸在暗处,看不出脸上的表。亦南舒暗暗握紧了拳头,眼闪过一丝凶光。

  "没有。"

  "没有。"

  "王爷,没有看到一处特别的地方。"

  ""

  每一个人的汇报皆是如此,亦南舒呼吸一沉,大步朝着邵寒走了过去。

  邵寒还在研究地图,忽的头顶上方有什么笼罩过来。他疑惑的抬起头,看见近在咫尺的比他还要高出半个头的亦南舒,心漏跳了一拍。"南、南王?"他靠这么近,是要吓死他?

  "看出什么了吗?"他问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