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香山受惊(1/2)

加入书签

  “正是。”郡国公夫人指着红枫,问道:“丫头,你觉得这里的红枫如何?”

  慕锦华看了一会儿,答道:“红透了半座香山。”眼眸一亮,她指的可是摄政王如今在朝的地位。

  香山上有座华清寺,乃是皇家寺庙。红枫遍布整个半山腰,说的可不就是摄政王嘛。

  “你看红枫虽多,但是千年来,在香山最久的,还是青松啊。曦丫头,青松不倒,红枫难全。”

  走了一圈回来,众人看慕锦华的眼神,明显多了一丝讨好。

  郡国公夫人才放人,南棠玥就拉着她走到了一边,担忧的问:“华儿,郡国公夫人没为难你吧?”

  “没有。”她好笑极了,“怎么会以为她为难我?我虽然遭人嫌,可也是她看着长大的。”

  “谁敢说你遭人嫌,我第一个不饶她。”

  她的心里暖暖的,“我也只是说说而已,谁敢跟我荣华过不去?”

  两人相视一眼,释怀的笑了起来。

  香山赏枫,其实另一个意思是咏诗会。谁家女子能在香山会上出挑,名声远扬,将来也能多一分保证谋得一个好夫郎。

  眼看着那些女子偷偷拿眼睛瞟她,慕锦华笑了,说道:“既然如此,我也来献献丑。”

  她说好,众人自然捧场。

  慕锦华走到了桌边,看着红枫,思忖了一会儿,提笔写道:“我看香水悠悠,爱晚亭上枫叶愁。秋月溶溶照佛寺,香烟袅袅绕经楼。”--改编唐寅诗我爱秋香

  一诗,将香山之景囊括其,展现了皇家之人的大气。

  慕锦华抿唇一笑,侧脸,“玥姐姐也来一如何?”

  南棠玥才女之名早已在十二岁盛传,经她一提议,众女纷纷附和,想要一睹其风采。

  南棠玥嗔了她一眼,知她为了自己好,也不矫拖沓。拿起笔,在一旁的宣纸上洋洋洒洒的写了下来。

  她的字是小楷,字体清秀,十分耐看。

  “枫香晚华静,锦水南山影。赤叶枫林百舌鸣,黄泥野岸天鸡舞。霜染鸦枫迎日醉,寒冲泾水带冰流。鸿飞冥冥日月白,青枫叶赤天雨霜。”读着她的诗,慕锦华也不禁赞叹,再一对比,更是觉得自己的诗作拿不出手。

  她调笑道:“难怪皇兄经常在我耳边称赞玥姐姐的诗作,让我能学一分半分也好。如今看来,还是皇兄有眼光。”她促狭的看着她,盈盈作身,“荣华自知才疏学浅,还望今后玥姐姐多多赐教。”

  南棠玥伸手在她的腰部轻轻一扭,腾的红了一张脸。

  众人又是嫉妒又是羡慕,看着南棠玥的眼光再次不同。

  看来,皇上对这位未来的,十分看重啊。要是将来能得她提点,就算不能进宫侍驾,对家族也是大大的裨益。

  南棠玥也感激慕锦华的一番话,不管皇上有没有说,今日之后她的身份更加尊贵了一些。

  过了午后没多久,阴云密布,天阴阴沉沉,一场大雨将至。不过半盏茶的功夫,雷霆炸响,条条银色长龙划破长空,闹得人心慌。

  “呀,下雨了。”不知谁叫了一声,豆大的雨珠滚落下来,各家丫鬟奴才忙扶着自家主子跑了起来。

  混乱,南棠玥始终拉着她的手,防着她被人撞到。

  这雨大有愈来愈大的趋势,慕锦华拽了拽她的手,说道:“玥姐姐,我看这雨一时半会儿也停不下,不如你和我一起回去,路上也好有个伴说说话。”

  南棠玥心动了,她也有好多体己话说,当即点头应道:“也好。”她侧身对着丫鬟奴才吩咐了几句,上了皇家的马车。

  他们才上了车,立刻有一个奴才跑了过来,在车外说道:“公主,我们夫人说了,今日雨太大只能作罢,让各位小姐早日回去。”

  “嗯,既然如此,你转告你家夫人,本宫就回去了,改日再到府上拜访。”

  “奴才知晓了,一定会转告公主的话。”

  慕锦华吩咐车夫离开,转过头来,见南棠玥一个劲的盯着自己的侧脸,疑惑道:“玥姐姐这般看着我作何?”

  “上次你从府上回宫后,可还有人为难你?”她憋了好久,现在终于只剩下她们两个了。

  她一愣,一阵暖流流进了心底,“不过是些谣,不去理会便是了。玥姐姐不用担心,我是公主,我怕谁。”

  她说得轻描淡写,可是回宫后一桩桩的事不让人省心。“我只恨自己现在没能力,要不然定要那些人闭嘴才是。”

  慕锦华不想她过多担忧,嬉笑道:“用不了多久,玥姐姐就能为我出气了。所以现在我可要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