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不会看上我了吧?(2/2)

加入书签

突然生病了?可是请了大夫了?"

  那人答道:"不知道,据说挺严重的,但是天后封锁消息,下令不许传出去,更是不能让皇上知道,免得皇上操心。"

  沈逸轩有了些怀疑,他更相信是曾后在里面做什么事,于是又问道:"那荣华长公主呢?"

  "公主日日都吃斋念佛,没有什么特别的。"顿了顿,他突然想了起来,"说来,来到这里,还从未见过天后和荣华长公主"

  听到这,沈逸轩眼色一变,"既然天后身子不适,我改日再来。"他放下车帘,脸色随之沉了下去。

  这么看来,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了,曾后根本不在皇家寺庙。至于荣华长公主,也不可能在里边。

  想到自己查到了东西,他不知觉扣紧了双手。

  月上天,羹火,看着慕锦华又消瘦的脸庞,辰钰心疼不已。听着她说着这么久以来的遭遇,又听着卫影的事,沉默了许久,却只道:"回去再补一补。"

  慕锦华还以为他会说其他的,但是相比下,这句无关紧要只为担心她的话更是让她心安,她之前已经想好了无数的话想要解释她对阿云其实不过是出于感激和歉疚,现在他这样,倒是让她松了一口气,同时,又有些担忧起来。

  他,不介意?还是真的相信自己?

  慕锦华不明白,更不敢去追问,甚至是深究。心里更多的,还是感激。"好。"她应道,"要是哪日皇兄看见我这摸样,一定会扒了你的皮的。"

  辰钰想起离别前的那日在皇宫见到那个男人,想起他威胁的话语,眼里愈温柔起来。"等这件事一了,回到长安,老头应该也回来了,我们一起去见他吧。"

  感觉到怀的人身子僵了僵,许久,才应了一声"好。"这算是,真的要承认她的身份了吗?不知为何,心里总是有些惶恐。

  对阿云的死的无力,对卫影离开的无奈,耳边再次充斥着亦天穹郑重劝诫的话语。离开他,不然你就会害了他。

  她真的,会害了他吗?

  身子不敢绷紧,害怕敏锐如他会看出什么来,她只是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紧紧的咬住了下唇。

  辰钰察觉到了一些,以为是她的紧张,笑着道:"其实老头还是我写信给他的,原本我也想不到,还是大哥点通我的。你要是见到大哥,你一定会喜欢他的。"

  他的大哥,他的家人这又让她回忆起当日刚进长安城的时候,他的三弟见到她时候的样子。"没事吗?"她担心的问,害怕再次变成上次的局面。

  明白她的担心所在,可是对自己的三弟,辰钰还是没有太大的把握。拿起她的手放在唇下轻轻一吻,"有我在。"

  她点点头,不再说话。

  夜,还有很长,连日赶路未尝休息过的听雷得到允许早已熟睡过去,出了低低的呼噜声,总算为这个安静的夜晚增添了一股亮色。

  慕锦华阖上眼睛一会儿,许是精神放松,也熟睡过去。

  看着她的侧颜,辰钰掀开了綾纱,无意碰到了那支步摇。手,顿住了。

  不在乎吗?他扪心自问,不,他在乎,可以说是嫉妒得狂,可是那个人偏偏是阿云,他便不能。就算他深深的根扎在她的心底,也在刚才的时候他就明白,永远也无法将他的影子抹去。

  但是华儿,我不会放开你的。他再次下定了决心!

  这一觉睡得格外漫长,等到辰钰叫醒她的时候,她又眯了一会儿眼睛,才慢慢起身。

  周围还是灰蒙蒙的,看样子不过是卯时,她侧头,瞧见辰钰再揉着手臂,一怔,她昨夜该不会就一直枕着他吧?

  看他有些疲倦的眉眼,心口狠狠一抽,跪坐在地上,伸出手给他揉了起来。

  辰钰抬眼看她,看她担心的样子,心口暖暖的。其实他想告诉她,这对于习武之人来说不算什么,可他喜欢看她为自己担心,为自己皱眉的样子。

  "笨蛋。"她道。

  辰钰无声的勾起了唇角,"很动听。"

  "嗯?"她一时间无法理解。

  "我说这句话。"

  慕锦华再次垂下头,耳尖渐渐红了起来,惹得他轻声笑了出来。她气愤不过,在他的手臂上重重一捏,不过随后又慢慢放缓了力道。

  "看在昨夜的份上,今日暂且放过你。"她咬牙切齿的说道,瞪了他一眼,手心却不松懈,对着穴位揉捏着。

  过了好一会儿,才停了下来。

  辰钰动动手脚,果然舒服许多,立刻投去一个赞赏的眼神。

  慕锦华哼了一声,昂起了下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