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因为我等不及了(1/2)

加入书签

  辰钰眼角一弯,缓缓勾起了唇角。坏心眼一起,伸手揽在了她的肩头,在她的耳边小声说道:“你现在的样子很可爱,不过昨夜流口水的样子更可爱。”

  慕锦华眼角一提,流口水?立马看向辰钰,唇角擦着他的脸颊而过,霎时间一怔。下一秒,脸色再次爆红起来,恼羞成怒的吼道:“玉洺辰,你再敢说一句话试试?”

  辰钰故作无奈的皱了皱眉头,偏着头好笑的看她,“是你占了我的便宜,怎么反倒成了我的不是了?”

  慕锦华顿时哑口无,羞愤得找不到地方钻进去。再看他那无辜的样子,更是恼火,手往怀熟悉的位置一找,才想起来自己压根就没带银针,只得朝他的腰腹处掐去。一捏,都是坚实的肌肉,又是一恼。

  “对你夫君的身材可否满意?”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耳垂上,这暧昧的距离,让慕锦华呼吸都急促起来。

  正在这要紧关头,孰知听雷‘呀——’的一声大喊,吓了两人一跳,慕锦华乘机从辰钰怀退了出来。

  “二爷,我睡了多久了?”听雷揉了揉眼睛,对自己的怠职感到羞愧。哪里有下属睡觉二爷守夜的?

  借着火光抬眼望去,辰钰的脸黑得吓人,他心口漏跳了半拍,身子朝着后面靠了靠。“二爷,属、属下不是故意的。”

  辰钰哼了哼,“难道你真的是有意的?”那眼光,冷得可以杀死人。

  听雷咽了几口口水,求救般朝着慕锦华望过去。“夫人,属下真不是故意的。”

  慕锦华有心报刚才被他一直戏耍之仇,帮腔道:“昨夜是你让听雷休息的,这会儿却出尔反尔,辰家二爷果然了不得啊。”

  辰钰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叹一声,幽怨的瞥了她一眼。“辰家二爷本就不是常人,否则昨夜美人在怀,岂会有不动之理?”

  “你……”慕锦华气遏,又羞又恼。

  辰钰见好就收,忙打圆场道:“就算是借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动不该动的心思。”他起身,对着她,恭恭敬敬的做了一辑,“还请公主大人明鉴才是。”

  见此,慕锦华心里总算是舒坦了一些,抬了抬手,傲然的昂了昂,“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看这柴火差不多烧尽了,你去取些来吧。”

  “遵命。”辰钰答得爽快,只要她高兴,他做什么都行。

  说着,当真走进了树林。

  听雷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等辰钰身影消失在树林间,才慢慢移过来。“夫人,二爷,没事吧?”

  慕锦华也有些惊疑不定,“不知道。”想到之前相处时他冷冰冰的样子,前后简直判若两人,而且,还有着越来越背道而驰的趋势。

  听雷抬头望天,他家二爷,不会已经开始在宠妻之路上渐渐走远了吧……

  简单的用了一些野果饱腹,约莫着距离第一缕朝阳还有半个时辰,辰钰整了整衣摆,对两人道:“走吧,过了一夜,七哥肯定很着急了。只要一路向南走,应该能和七哥碰面的。”

  “嗯。”慕锦华点点头,抱着陶罐站了起来。

  辰钰只看了一眼,心口还是一顿,并没有说什么。

  正准备走,辰钰突然伸手拦住了她,“等等。”眼睛却朝着西南边看去。

  听雷未尝觉什么不妥,这会儿,也警戒起来,手放在了腰间的长鞭上,长喝一声。“谁在那里?”

  半天都没有响动。

  辰钰蹲下身拾了一枚小石子,注入内力打了出去。只听咚的一声闷响,似乎是敲在了树干上。

  难道是自己听错了?辰钰犹豫起来,但他明明听到了响动。

  慕锦华刚要说话,眼里捕捉到了一丝白色,心里有一丝熟悉感。她拦住要扔第二枚石子的辰钰,“等一下,好像是……”

  不用好像,对方已经从树丛走了出来。

  “花白大虎。”听雷半喜半忧,哭丧着脸道:“二爷,它不会是真看上我了吧?”

  仿佛是听懂了他的话,花白大虎鼻子重重的喷了一口气,扭转头去。

  “这虎还真有灵性。”慕锦华赞叹出声,难道他们和这只大虎真有什么机缘吗?

  想到这,她一边看着大虎,一边向前试探着走了几步。

  那花白大虎头一转,朝这边看来。

  她胸口一跳,抬起的脚就僵在了半空,一顺不顺的回望着它,怕它会有其他的异动。

  那花白大虎摇了摇脑袋,又提了提爪子,眼巴巴的又盯着她看。

  一人一虎僵持起来。

  “它不会伤害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