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两难的选择(2/2)

加入书签

辰钰眼疾手快,扶住了她的身子,“你没事吧?”

  慕锦华想要摇头,可是现自己全身虚浮,没有一点力气,只能靠在他身上。“阿钰,那个东西……”

  “有我在。”他安慰的吻了吻她的青丝,“我不会让他们伤害他的,而且,我们还不能肯定,里面的人到底是不是峥儿。”

  “哦?”曾后饶有兴趣的挑了挑眉,“所以你们决定要赌一把吗?”

  慕锦华收拢了指尖,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她,赌不起。那是峥儿,她誓要好好照顾的人。怎么真的能不顾一切的,就选择牺牲他。

  不,她不能做到!

  仿佛是早已洞悉了她的心理,曾后并没有示意让人打开袋子。

  “你不是很聪明吗?那么慕锦华,这一次你就猜一猜,里面到底有没有你最想要保护的那个孩子?”

  “而你,是决定要牺牲他?还是要用虎符来换?”

  曾后眯起眼睛,嘴角魅的勾出了一丝弧度,“你也知道,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皇上还在京等着本宫回去用膳呢。”

  垂眼看着指甲上的鲜艳的豆蔻,红得刺眼,哪里还能记起初进宫时那浅粉色的指甲?

  一眨眼,她已经进宫这么多年了。夜深人静的时候,不由得总会想起那一天,面对同胞的亲弟弟,她可是没有时间考虑的。

  选择牺牲,她才能活下来,然后为他报仇。只是报仇了之后,她却现,自己已经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了,根本不可能再停下来,也由不得,她停下来。

  “你现在,可是还有选择的机会的。”没人知道,她说这话的时候,心里着实揪了一下。也只是,那么一下而已。

  命运从来都是不公平的,所以世界上才会有那么多的不幸。

  此刻,慕锦华心里有两根线在拉扯着,一方面她不愿意去相信峥儿会在他们手,另一方面,却害怕里面的人真的是峥儿。

  如果是其他的信物说不定她还不相信,但是这东西,几乎没几个人知道,而且这东西对于峥儿的意义重大。

  是的,在这场博弈,一开始她便乱了阵脚。

  她失去了太多,尤其是在酷似阿云的卫影不久前才为了她而亡。现在面对的是峥儿,可以说是她最脆弱的地方,是她最大的软肋。

  因为有牵挂,所以,她是真的,赌不起。

  “想好了吗?”冷冷的声音带着几分戏虐随风扫了过来,慕锦华身子微僵。

  辰钰紧握住了她的手,带给她一丝安心的力量。是啊,现在不单是只有她一个人,还有他。

  在这一刻,慕锦华已经有了选择。她闭上了眼睛,让心安静了一会儿,才复又睁开。“我只想要问你一个问题。”

  曾后点头。

  “你知道人的心最黑暗的地方吗?”

  “嗯?”曾后不解,“你现在还关心这种无聊的话题?本宫还以为,你至少会试探我,然后从我口得出信息推断布袋里的人,到底是不是那个你想要保护的孩子呢。”

  慕锦华苦笑了一声,“从你这句笃定的话,我已经能够分辨了,不是吗?”

  曾后意外的多看了她一眼,“怪不得他们都夸你与众不同,就连套话的方式也是非比寻常。”

  “不用再耗费下去了,我不会把兵牌交给你的。”

  辰钰瞪大了眼睛,微微愣住了,她的话太过坚定,坚定得……让他害怕。“华儿……”

  慕锦华冲着他摇了摇头,“阿钰,兵牌决不能落入曾后手。”这是她这一生欠下的债,她必须得还清。

  至于峥儿,她不会让他出事的。就算真的有那么一刻,她也会陪着他一起走。这样,峥儿就不会害怕了。

  她相信,如果峥儿真的在场,一定会支持她,或许,还会要求她这么做。

  “你真的想好了?”曾后失声叫道,现自己失了态,才又靠了回去。眼里有震惊,有诧异,还有浓浓的……失望。

  为何失望,慕锦华看不懂,这种失望实在是不像是计划落空的失望,倒像是看错人般的复杂神色。

  她勾勾唇,扯出了一抹不带任何感彩的笑容,“我其实一直很想问你,高处,真的那么好吗?”

  她伸出手,停在半空,止住了她要说的话。“你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保全自己,而我做的,就是阻止你。今日,无论我怎么选,结果都是一样吧?”

  她一语直接道破了她的心思,“没错,其实无论你怎么选,结果都是一样。”曾后毫不掩饰眼的赞赏,“那就是,我都会杀了他,毁掉你。既不能守护虎符,又不能保全你想要保护的那个孩子,慕锦华,到时候你会变成什么样呢?说真的,本宫真的很期待。”

  你不是一直都奇怪我是怎么样的人吗?那本宫便亲自将你送上和本宫一样的道路,你就会明白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