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玄衣男子再度相帮(2/2)

加入书签

”依旧是极为沙哑难听的声音,慕锦华已经听过了,因而显得极为淡然,而曾后初闻此声音,面色竟然一成不变,连眼角也未曾波动半分。

  与男子一样,曾后亦对他的话置若罔闻,而是道:“说起来,那个人,还是本宫的入幕之宾,也算得上是,最亲近的人!”

  慕锦华眼神抖了抖,没料到曾后竟然大胆到了这个地步,到底是一国之后,连入幕之宾这样充满暧昧性的词语也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到底她是该赞她一句放荡不羁,还是说她不知廉耻?!

  玄衣男子没有回答,却是取出了怀中的短笛放到了唇边,他并未开始吹奏,四周已有淅淅沥沥的声音靠了过来,在场的众人五一不是聪明到极点的人,瞬间明白玄衣男子的笛音响起的那一刻,只怕便是催命符!

  淅沥的声音极为密集,显然玄衣男子的人手不少,然而曾后不但没有退却,眼中反而涌现出了一抹狂热,慕锦华眼神抖了抖,那是——嗜战的狂热!

  曾后她,竟然还好战么?

  面对曾后的挑衅,玄衣男子不屑的哼了一声,悠扬地笛声瞬间飘了出来,远远地传了开去,与此同时,上百名黑衣人从四面八方涌了出来,与曾后的人砍杀在一起。

  浓重的血腥味扩散开来,慕锦华下意识的向玉洛辰的怀中靠了靠,感受到怀中人对自己的依赖,玉洛辰唇角上扬,眸子抬起,却是直直地撞入了另一双眸子里,似乎已经等待多时。

  玉洛辰眉头挑了挑,战况胶着,玄衣男子不但没有关心曾后的举动,反而将视线放到了他的身上,这是为何?

  只是,那双眸子,为何他会觉得,似曾相识?朦胧中,一袭白衫自脑海中飘过,玉洛辰脸色瞬间大变,近乎本能的将怀中的女子推开,却又在瞬间反应过来,又将慕锦华护在了身后,将她和他隔绝开来。

  一滴冷汗自额头掉落,玉洛辰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短短一瞬间,他竟是比经历了一场大战还要疲惫。

  阿云,你又来了吗?

  看到玉洛辰的反常,慕锦华明白玉洛辰和她一样,都把眼前这个人看做了阿云,这个人不看容貌,的确和阿云有着八分像!

  慕锦华按住玉洛辰的双手,身子一转,反将他护在身后,美眸直直的盯着他的眼睛,冲他摇了摇头,“阿钰,他不是!”

  玉洛辰早已反应过来,经历了卫影一事,他早已明白阿云是真的去了,所有像他的,也仅仅是像他罢了,只是,他终究无法淡然,只因为,那是阿云啊!

  玄衣男子似乎很满意玉洛辰的表现,眉眼轻轻弯了弯,却是什么也没有说,淡淡地转回头去,视线落到了曾后的身上,曾后这边的人明显不敌他的,他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然而曾后的表一派淡然。

  “我说过,你走不了了!”玄衣男子淡淡的开口。

  曾后笑了,红唇妖冶,一张一合,“你该不会,笃定你已经赢了吧?”

  出乎曾后意料的,玄衣男子并没有点头,而是认真道:“不,未到最后,谁也不知道究竟谁才是真正的赢家!”

  曾后一愣,咀嚼着他的话,“未到最后,谁也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赢家!”嫣然一笑,眉宇间万种风,却是高不可攀,“本宫答应你,一定会让你看到谁是真正的赢家!”

  她的语气笃定,仿佛早已透过面具看穿了他的身份,他却神色淡然,身体站得笔直,仿若一道利剑,随时会直插云霄,破空而去!

  “天后娘娘!”恭敬地声音猛地传了过来,慕锦华抬头,瞳孔倏地锁在一起,邵寒带着不下百人正朝着这边赶来,“属下救驾来迟,请天后恕罪!”

  曾后凤眸微抬,淡淡地扫了邵寒一眼,眼底却并没有丝毫邵寒带人来解了她危机的得意,反而有丝丝的厌恶,邵寒对曾后的表视若无睹,冷声命令一部分人保护曾后的安危,接着让其他人将此处包围了起来,方才道:“天后,怎么处置这些人?”语气里,俨然将慕锦华玉洛辰及玄衣男子一行人看做了俎上鱼肉。

  慕锦华眼底满是愤怒,“邵寒!你果然又在欺骗我们!南王呢?你将南王怎么样了?”

  邵寒冷冷地看向了慕锦华,眼底满是讥诮,“你都用了果然,证明你从未信我,既是如此,你又有什么资格怒?至于南王么,”邵寒眼底闪过一丝阴冷,“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