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摄政王对本宫真是好得很(1/2)

加入书签

  进了屋,他这才现,原来公主是真的那么美。难怪摄政王不放心会派人保护,看来,他得更加用心才是。

  这一夜,众人都很满意,吴明义又小心伺候了一阵,才终于把公主送出了城。

  “大人,属下觉得或许传是真的。”

  “什么传?”吴明义恋恋不舍的收回了眼。

  “摄政王看重荣华公主,两人之间……”他没有往下说,不过他会明白。

  吴明义沉思了一会儿,看着远方,叹道:“要真如此,这天恐怕要变了。”他转过头,厉声吩咐道:“这话不得再说,谁要事再生是非,休怪我无。”

  “属下明白。”

  和他们猜测得差不多,傅长宵之所以派人跟着,就是要坐实与慕锦华的谣。到时候就算她不承认,谣也逼得她不得不承认。

  有了这十几个人,一路上更没有人敢打马车的主意了。样样都准备充分,一点错都挑不出来。

  慕锦华靠在车上看书,孙永福点了香便退了出去。不消一会儿,双儿气呼呼的爬了上来。

  “公主,那伙人简直就是苍蝇,怎么也撵不走。”

  慕锦华放下书,“你又想了什么法子为难他们了?”

  “奴婢说公主想要吃红烧鱼,料想这荒山野外的找不出来,就好借机数落他们了。没想到才一炷香的时间,硬是给弄出了一盘鱼回来了。对了,那鱼还冒着热气呢。”

  慕锦华沉吟起来,她这几日容许双儿故意刁难他们,什么法子都想出来,可是来人准备充分,始终无动于衷。

  傅长宵是铁了心了,她该如何是好?偏偏这几日玉洺辰未曾出现,她几乎怀疑他是不是又去做什么去了。

  这时,外面忽的变得喧闹起来。双儿眼睛一亮,“公主,我下。”

  一路上可算憋坏了她,小丫头这会儿终于找到把柄了。

  “去吧。”

  最好是闹得愈大愈好。

  双儿下了马车,很快就传来了她不依不饶的大叫声,“公主正在午睡,你们胆敢大声喧哗,不怕摄政王怪罪吗?”

  她摇了摇头,继续看书。这本医术是她好不容易才从太医院拿来的,想起那帮太医心疼的吹子瞪眼,就想笑。

  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大,她有些不悦,车帘掀开了,孙永福的脸出现在了面前。“公主,摄政王又派了人来了。”

  她看过去,两个人正朝着这边走了过来,其一个人她没见过。

  “公主,属下也是摄政王部下的王风。王爷让属下来保护公主,这是王爷的令牌。”

  慕锦华细细一看,果真是他的贴身令牌。戏谑道:“摄政王就这么担心本宫出事?”

  那人面不改色,回道:“王爷只是让属下来保护公主,其他人要重新调回去处理事务。”

  令牌摆在眼前,犹如摄政王在,军令如山,没有人提出异议。

  看着明显比原来多了一重的人,慕锦华轻蔑出声,“人都来了,本宫还能说什么。摄政王的好意本宫心领了,你回去转告你家王爷,本宫真真是感激不尽!”

  傅长宵,你不是想要困住我么?我倒是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出吧。”她神色恹恹的靠了回去,双儿和孙永福上了马车,继续开始赶路。

  天渐渐黑了下来,距离下一座城还有三个时辰。王风骑马过来,问道:“公主,今晚怕是要在外面露宿了。如果冒黑赶路,属下怕会有危险。”

  慕锦华颔,“也好。”

  得到允许,那个人才吩咐众人停了下来。又命人准备羹火、晚膳等东西。

  双儿已经习惯了,倒是孙永福不安道:“公主,野外常有野兽出没,不碍事吗?”

  双儿抢先说道:“孙公公放心吧,临近冬天早就没了野兽。我和公主经历了那么多,直接在树丛里睡了一夜都有,哪里还在乎这个?”

  孙永福一听面红耳赤,自己还比不过一个女的胆大,对慕锦华更是佩服不已。“奴才下车膳食准备如何了。”

  他一走,双儿肚子咕噜噜响了起来,她捂住了肚子,哭丧着脸道:“公主,奴婢肚子不舒服,一会儿就回来。”

  “嗯。”她默笑,准行了,暗想如果孙永福在,一定能扳回一点面子。

  双儿急急忙忙下了马车,朝着人少的地方钻进了树林,看到没有人这才开始解决起来。

  要不是之前在野外过了许多次,她一定不敢大黑晚上一个人过来。

  这时,树丛里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她屏住了呼吸,听到有人说话了……

  “公主,膳食准备得差不多了。”孙永福在车外说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