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杀狼(2/2)

加入书签

锦华看着她,露出了一丝苦笑,只是她要欠那个女人一个很大的人了。想到她那算计的眼神,她摇摇头。

  要不是因为阿云的缘故,说不定她们真的会成为至交。

  “小姐,双儿一定不负所托。”拿过簪子,她感觉双手沉甸甸的。

  正在这时,孙永福奇怪的问道:“云王是谁?奴才怎么没听过天辰哪一位王爷的封号是云王的。”

  双儿慌忙看向慕锦华。

  “你听错了,是姓云名王的人。”慕锦华淡定解释道。

  孙公公一脸恍悟,“这人可够张狂的。”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她低头,喝了一口汤,温度刚刚好。

  除了孙永福外,所有人都悄悄竖起了大拇指,不愧是荣华公主,瞎掰的本事都这么牛。

  ‘嗷呜——’

  突然的吼声响了起来,衬着这惨白白的月光,更是瘆人。

  而此时,两匹马不安的撅起蹄子,嘶鸣起来。

  一群人都绷紧了神经。

  “公主,是、是什么?”双儿朝她靠了一点,“该、该不会是……”

  ‘嗷呜,嗷呜——’

  “是狼。”有人吼了出来。

  “不,是狼群。”邱兰拔出了剑,看着从远处包围而来的一双双碧绿色的眼,吼道:“保护小姐。”

  两个车夫一人从怀里拿出了一个信号弹,往天空一放,嗖的一声,一道绿光冲上了天空。另一人返回马车,回来时手里多了两把刀。

  他们把火架得更大一些,有了火,狼群不敢上前来。

  别看慕锦华淡然镇静的样子,衣衫早已被汗水浸湿,身下的影子不停颤动,分不清是因为风太大还是因为她太害怕。

  无论是谁,在荒郊野外面对一群狼的攻击,也会慌了神。

  她侧头,瞥见孙永福早已吓傻吓呆了,坐在地上哆嗦着。

  时间悄悄流走,狼群见他们不动,一两只开始走上前,分别从两侧躬身试探。

  “小心。”

  邱兰用剑去挡,月光下剑身反光,那头狼迟疑的退了几步。

  另一边,那头狼也被一车夫退后了几步,却站在石头后面,虎视眈眈的看着,随时准备动攻击。

  狼在逼近。

  所有人都清楚这一点,这堆火就是他们的保命符。

  直到狼群再走近一步,借着火光和月光,清晰的看见狼群嘴下锋利的长牙。似乎是饿了许久,大多是瘦骨如柴,毛干燥偏黄,那双绿眼里充满了狂热。

  一方不肯丢命,一方不肯放弃到嘴边的猎物。这一场僵持战,只有撑到最后的人,才有希望。

  不知坚持了多久,柴火一点点减少。吹了大半夜的风,手脚已冻僵凉,睁着眼皮死守。

  ‘阿嚏’双儿揉了揉鼻子,也许是这个响亮的喷嚏声,成了狼群动最后攻击的契机。

  “嗷呜——”狼王一声令下,众狼扑了上来。

  两匹马都挣扎起来,嘶叫不已,状似疯狂。这边已经无暇顾及,邱兰、与车夫三人分守三边,与狼群搏斗起来。

  不一会儿,空气泛起了浓浓的血腥味。

  可是三人哪里抵得上狼狡猾的攻击,不多时便钻进了空子里,朝着最柔弱的三人而去。

  “双儿——”慕锦华把双儿推到了一旁,也是在眨眼间被狼扑倒在了地上。那双绿色的眼直勾勾的盯着她,长大的口,口水沿着利齿滴落在她的脸上。

  清晰的看见它眼的自己,俨然是一块味美丰盛的食物。

  那一刻,脑海里一片空白。她手里乱抓,不知道抓了什么,直接对着狼打去。

  ‘嗷——’狼吃了痛,滚到了一边。

  慕锦华抓住时机,抽出了一根银针,朝狼扑了上去,对它的身上就扎了进去,一下又一下。

  那狼早已饿久了,临死却爆了,爪子对她一抓,直接在她的手臂上撕开了一道伤口。可是她连松都没有松手,凑准时机对着它张开的胸口刺了进去。

  重复而机械,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杀了它,杀了它……

  突然,一只手勾住了她的腰,她立刻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鼻尖充斥着淡淡的酒香。

  “它死了。”玉洺辰说道。

  她充耳不闻,手在空乱的挥舞,重复着单调的动作。

  玉洺辰没有办法,在她的颈边一点,她立刻就松软了身子,倒在了他的怀里。

  靠着他的胸口一颤,玉洺辰低头,见她的头都散乱开来,几乎都挡住了整张脸。想起刚才看见的景象,连他都感到震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