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你要帮我?(2/2)

加入书签

狠的朝着石头上撞了过去。

  只听砰的重重一响,他的身子软软的倒了下来。

  慕锦华颤抖的伸出手去探他的鼻息,什么也探不到。

  他死了。

  “哎,苦命的孩子。”一声苍老的叹息轻轻响了起来,他们回头,看见一个老者蹒跚着身子走了过来。“这孩子命苦,家里人都被叔叔给杀了烤了吃了,心里早就承受不住了。”

  “你是说,那三个人都是他的叔叔?”慕锦华张了张口,觉得一阵恶心。“他们不是亲人吗?”

  老者失笑,“亲人,在这时候,还有谁顾得上谁?”他一屁股坐了下来,靠在了墙头,因为饥饿,双颊深深的凹陷,只剩下一层皮包着骨头,不过那双眼倒是清明得很。“要不是老头是个乞丐孤苦伶仃,早就活不了了。”

  她还是脱口道:“郡守不管吗?”

  “管?”老头讥笑出声,“三天一次馊馒头,谁抢得到谁就能吃,怎么不管。对了,就是那什么公主来了,今天还破例提前了窝窝头。这些人哪里管得到我们,等人一饿死,直接装车丢到乱葬岗一埋,一了百了。”

  她注意到,说到公主,他格外看了她一眼。这个人知道她的身份?疑惑间,遂故意问道:“他们竟然只手遮天到如此地步,不怕皇上追查下来吗?”

  “皇上和他们一丘之貉,那温圆的女儿是当朝蓉贵人,身怀龙种,皇上疼惜她还来不及,又怎么会降罪他?即便皇上不知,这官官相护,一层层压下来……”他顿住了,‘狐疑’看她,“姑娘,看你这说话的语气,不会是从京城来的吧?”

  “不错,我的确是从京城来的。”

  “难道,你就是……”他停住,作势就要磕头,被她给拦住了。

  扶着他的手,慕锦华不经意的摸到了他的脉象,心有了计较。不动声色放开了他,“老先生看得通透,我自知瞒不住您。皇上并不知晓此事,就是我也是误打误撞才来了禹州。”

  “公主不怕我告诉其他人你在这?可知这里的人都恨不得把你嚼碎咬烂才罢休。毕竟因为你,今日在主街上演了一场热闹禹州的好戏码。”

  “先生有何见解?”

  “公主不觉得这里太拥堵了吗?”

  回去的途慕锦华一直在思索他的话,她很肯定,这老头不简单。

  走在前面,玉洺辰忽然停了下来,转身问她。“你真正南下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想到还要他帮忙,慕锦华不再故意绕弯子,“是为了前朝某只老狐狸而来。”

  玉洺辰一想,便猜到了。“前朝丞相——苏沪?”

  “嗯。”他是不是也看出刚才那个老头的不妥了?她可是摸了脉象才知道这老头的身体健康得很,一看就是吃好喝好睡好的主。

  最开始怀疑他是因为那双眼,让她想起了郡国公夫人。一旦人上了年纪,眼睛很少有人还能那么清明的。

  尤其还是一个以乞讨为生的老乞丐。

  “我倒是想要见见。”玉洺辰若有所思,被他家那只大狐狸连口称赞的人,他真的很想见一见。

  她顿时笑开了眼,“你要帮我?”

  他抬头看了看天,淡淡的道:“月亮真圆。”抬脚向前走去。

  风拂起了他的衣摆,月光下他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这个别扭的男人。慕锦华扬唇,小跑着追了上去。“喂,你别走。”

  行馆这边已经闹开了,双儿和孙永福死守着门,不让人闯进来。

  “孙公公,我们只是要见见公主,还请让步。”

  “你也不掂量掂量自个是个什么身份,以为你想见公主就能见?”孙永福昂了昂脖子,瞪着几人说道:“要是吵醒了公主,唯你们是问。”

  “你……”

  “于副将,别跟他啰嗦,直接冲进去吧。”

  “谁敢。”双儿张开手,“要想进去,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两人回来,正好看见这一幕。

  “才离开一阵子就来查房,他们对你可真是忠心。”

  她反唇相讥,“以下犯上也算?”

  玉洺辰拦着她,悄悄掩进了夜色,从窗子钻了房。

  慕锦华倜傥道:“怪不得宵小总喜欢翻窗而入,这的确方便容易而且安全多了。”

  玉洺辰横了她一眼,“刚才公主翻窗而入,玉某我真是佩服至极。”

  “你……”

  “我可是按照公主原话说的。玉洺辰在湖朝野惯了,难免会有些湖习性,公主堂堂千金之躯,啧啧,说出去指不定会沦为京城佳话。”看她憋红的脸,心一阵畅快。不等她怒,夺窗而出。

  对于某只小猫,适当挠一挠就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