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半夜杀机(1/2)

加入书签

  慕锦华跺了跺脚,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脱下衣服揣进床底,扯了扯头,就躺到了床上。才平复了心,们哐当一声响,直接被人踹开了。

  “大胆……你们这帮野蛮之辈。你、你们……”

  两人慌了神,要是它们现公主不在房怎么办?

  一行人冲进了房,这时,只见帘帐后正在起身的女子,都呆住了。

  荣华公主一直在房?

  “大胆!”慕锦华连忙裹紧了被衾,“都给本宫滚出去。”

  那些人都吓傻了眼,直勾勾的盯着帘帐。

  慕锦华这下子是真的怒了,想不到他们主子如此,奴才也是一个样,气得抖。“你们究竟有没有把本宫放在眼底,都给我滚出去。”

  双儿和孙永福急忙跑了进来,拦在了床前。

  “于副将,你看也看了,该走了吧?”孙永福握了握拳,举向东边说道:“回京后咱家便上报皇上,定要摄政王给我们公主一个说法。就几个奴才,还反了天了不成?”

  几人才知闯下了大祸了。

  那于副将不慌不忙,躬身道歉,“公主,属下一时急才冒犯公主,请公主恕罪。”

  “一时急?”慕锦华讥诮道:“一时急就胆敢冲撞本宫闺房?于副将,你好大的胆子。本宫听闻摄政王一向是赏罚分明,定不会包庇尔等。孙公公,你即刻带着本宫令牌回宫,让皇兄为我做主,定要摄政王给本宫一个交代。”

  “请公主别为难我们。”于副将使了眼色,众人齐刷刷跪了下来。“今夜行宫南苑走水,我等怀疑是上次那一伙黑衣人所为,欲行调虎离山之计。我等担忧公主,故才冒犯公主。”

  她今日的确听到城有人在说走水了的,只是巧合?还是他们故意安排得。心里隐隐不安,好像有什么大事即将生一样。

  “这件事暂且不究,你们看也看了,还愣在这做什么,还不给本宫滚出去。”

  被她一吼,于副将心里十分不平衡,咬咬牙忍了下来,带领众人退了出去。

  他们一走,孙永福便去关上了门。拍拍胸口,靠在了门上。“公主,吓死咱家了,还以为要穿帮了呢。”

  “你们知道我出去了?”

  “嗯,邱兰姐告诉我的。”双儿打开帘帐,看见她的脸,吓了一跳,“呀,公主你的脸怎么了?”她不好意思说,就像是她去钻了土灶一样,面上黑不溜秋的,十分滑稽。

  经她一问,羞囧了,她咬紧银牙,“没事。”好你个玉洺辰,一定是故意的。“对了,南苑走水是怎么回事?打听清楚了吗?”

  双儿和孙永福都白了脸,她一看不对劲,问道:“生什么事了?”

  孙永福走上来,把今儿个自己碰上的事说了一遍。他那会儿肚子疼去如厕,看见有黑影穿过,当时没多想。回来时候看见有人在东苑周围活动,以为是温圆派人来监视他们的,就留了个心眼躲了起来。

  这一躲不要紧,他看见有人迎面走来,对那人说了什么,正要惊叫,就被他一刀割破了喉咙。

  “当时咱家都吓坏了,那人又在周围查探了许久,才敢出来。”他抬眼,做了一个封喉的动作,“公主你说,他们不会是之前那伙人吧?”

  既然摄政王的人都能找到这里,那么杀手也该到了。

  “你的意思是南苑的走水与这有关?”

  “奴才猜是这样的,有摄政王的人在,那些人不敢嚣张,只能乘乱而行。”

  他说得有几分道理,慕锦华思忖,今日在西街闹了闹,温圆狗急跳墙定会有所行动。要是再碰上之前的杀手,对她可是大大不利啊。

  半响,她认真的嘱咐两人,“今夜都留心些,如果生了什么事,先逃出去再说,别管我,我不会出事的。”

  两人蠕唇,看她眼神犀利坚定,都应了下来。

  这是一个不平之夜,暗流涌动。担心事太多,她在床上翻来翻去怎么都睡不着。

  蓦地,听到房里传来了轻微的响动,神经霎时间绷紧了。

  手里紧紧的拽着匕,她半眯着眼睛,伺机而动。

  那人慢慢的走进,掀开了帘帐,也是在这时,慕锦华抬起手才朝他刺了过去。

  “曦主子,是我。”邱兰低声道,还好她反应及时,不然这一刀下来,也得养个十天半月的。

  慕锦华舒了一口气,身上大汗淋漓,“出什么事了?”

  “东街和西街出事了,玉公子让我来接你走。”她抹黑拿了衣服过来,放在床前。“公主快更衣,要晚就来不及了。”

  “是不是还有其他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