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半夜杀机(2/2)

加入书签

?”她下床,一边穿衣一边问道。

  只见这时,黑暗一道暗光闪过。

  “小心。”邱兰抱着她往旁边一闪,手臂上还是被擦出了一道血痕。顾不上伤口,她拔出剑,与那个人纠缠起来。

  房里的打斗声很快把外面的人引了过来,还没进门,于副将就听到身后的人惨叫起来。回头一看,才现有人潜了进来。

  “给我杀!”

  那个人武功很高,邱兰要护着慕锦华更是吃力。

  两人退到了桌前,慕锦华在梳妆台上抓了一把,大喝一声,“邱兰让开,让他尝尝我的厉害。”瞅准时机,她朝黑衣人扔了过去。

  那人真以为是什么暗器,退后了几步。乘着这空当,邱兰带着慕锦华夺窗而逃。

  风呼呼的吹,身上的热汗才冒出一层,又很快被风吹干。

  街上乱作了一团,到处都是官兵在捉拿乱跑的灾民。两人混入了人群,黑衣人紧追不舍,甩也甩不掉。

  慕锦华才张口,冷风嗖嗖往口里灌,她喘着粗气,说道:“邱兰,我跑不动了,要不你先走吧。”

  她这会儿是又累又冷,眼前都冒金花了。

  邱兰也停了下来,这一停,差点没忍住吐出一口血来。“曦主子,你先走,我来断后,玉公子说在老地方等你。”她感到不妙,尤其是受伤的手臂一抽一抽的疼。最重要的是,她感觉到身上内力正从体内一点点流失。

  那把剑上面,啐了毒!

  慕锦华躬着身子喘气,巷子那么多,又是晚上,谁还记得那些歪歪八八的路。

  眼看那人就要追上来了,慕锦华拉了拉她的手,认真的道:“邱兰,打不过他,我们还是跑吧。”

  邱兰侧眸,就听到她指着黑衣人说道:“温圆的走狗杀人啦,大家快跑啊——”

  这一嗓子吼出来,所有人都乱了,官兵都往着跑来。

  “走。”她拉起邱兰的手,管他三七二十一,撒开腿丫子直接钻进了一个巷子。

  左绕右绕,不知道跑到了什么地方。最后失了力,她才停下来,扶着墙大喘气。“不行了。”

  邱兰刚要开口安慰她,突然吐出了一口鲜血,身上软软的栽倒在了地上。

  “邱兰。”她急忙过去扶她,给她号了号脉,现她脉象杂乱虚弱。“邱兰,你受伤了?”

  她穿着藏青色的衣衫,月夜很难看得出来,现在才问道浓浓的血腥味。

  “曦主子,你快走。那个人剑上有毒,你要小心。”邱兰恳求道,她本就是奉了那个人的命令保护她,就算死了,也有脸去见王爷了。

  “傻丫头。”慕锦华左看右看,拖着她闯进了一家院子里,合上了门。

  在怀里摸了一把找到锦包,她拿出银针,手有些颤抖。“邱兰,你相信我吗?”月色太黑,她没有多大把握找准穴位。就是给人驱毒疗伤,也是第一回。

  邱兰点头,艰难的说出了一个字。“信。”其实不是她有多相信她,而是她现在是她的主子,即便她现在要她去死,她也不得不从。

  慕锦华脱下了她的衣服,借着月光,清晰的看见她身上纵横的伤疤,刀伤、剑上、鞭上……几乎没有一处是完整的。

  她觉得眼睛酸,有什么哽在了喉咙。算起来,邱兰也才大了她两岁。刀尖上讨生活的日子,这么多年,她一个姑娘家是怎么过来的。

  “邱兰,委屈你了。”她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哭出来。她总是以为自己最苦,可是这天下,比她的命运还要颠沛流离的人多了去了。

  邱兰鼻头酸涩,眼里湿润了。她偏过头去,弱弱的道:“不委屈。”记不得是从什么时候走上这一条路的。从她懂事起就已经开始训练了,到了后来成了习惯。

  慕锦华擦了一把泪,第一次觉得手犹如搁了千金重。不再犹豫,她瞄准穴位,开始扎针。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她满头大汗,豆大的汗珠沿着脸落在了邱兰的身上,激起了一层凉意。

  再扎一针,邱兰忽然半起了身子,吐出了几口乌黑的血来。不一会儿,鲜血的眼色才变得鲜红。把积郁的毒血吐出来,身子又倒了回去。

  再给她号脉,脉象稳定多了,慕锦华这才颓坐在了地上。

  天很冷,地上的人开始打起了哆嗦。

  慕锦华收起了银针,帮她把衣服都穿戴好。摸了摸她的额头,还好不是很烫。

  她看着黑压压的房屋,准备把她搬过去。这时,里面传来了轻微的响声,似是踩在了什么东西上。

  “谁在里面?”她怒喝一声,从锦包抽出了另一边的银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