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他也喜欢母后(1/2)

加入书签

  不过是短短一盏茶的功夫,地上尸横遍野,还未进了栅栏的人都不敢踏进一步。他就像是一个王者一样,俯瞰众生。

  慕锦华看去,他的身上一点血渍都没有,剑上光滑,完全看不出那柄剑曾经取人性命。

  他突然回头,两人的视线撞在了一起。

  突然,“有人来了,有人来了——”

  老头人高兴的跳脚,“终于来了。”他吃了几天的窝窝头,终于可以逃出去了。

  慕锦华抽回了目光,假装不在意的踢了踢前面的石子,耳根悄悄薄红。

  “丫头啊,我们再赌一把吧。”

  她的注意被拉了回来,笑意融融的看着他,“好啊。”

  老头儿心甘一颤,忽然有些后悔了。他怎么觉得她的眼像极了那个人,幻觉吧?

  来人很快控制住了局面,那人下了马,朝着这边走了过来。“参见公主——”

  慕锦华高兴的走过去,把他扶了起来,“黎叔这是做什么?折煞华儿了。”

  玉洺辰闻,挑眉,她很熟?

  被唤作黎叔叔的人也不矫,站了起来,对着身后的人拱了拱身,“木老,这次你又输了。”

  那老头气得跳脚,转眼,有把主意打到了慕锦华身上。昂了昂头,“不一定。”

  不知两人在打哑谜,慕锦华拉了拉黎简的衣袖,说道:“黎叔,既然你来了,那这开仓赈粮的事也一并做了吧。”

  黎简点头,“老爷说了,随你吩咐。”

  慕锦华退后几步,看着众人说道:“今日本宫代皇上开仓济粮,各位都回家去吧,带着东西来郡守府领取粮食。你们放心,禹州的事不解决,本宫绝不离开。”

  众人再三感谢,都相扶着离开。

  黎简咬咬牙用手在她的头上揉了揉,气极反笑,“好你个慕锦华,连这好事的名声都抢了去,不留半点给老爷。”

  慕锦华连忙求饶,腆着脸道:“黎叔此差矣,我得先稳固民心不是?舅舅的名声够好了,少赚一些没什么。”

  这又是不一样的慕锦华,至少是他从来没见过的。玉洺辰眼沉了沉,他直觉,这样子的她,好像才是真正的她。

  黎简气的又要揉她的头,慕锦华吓得直接躲到了玉洺辰后面。“黎叔,这城还有不少叛贼,你先处理,让我回去换身衣服再说话吧。”

  黎简拿她没办法,他抬头,对上玉洺辰的眼,脸沉了下来。

  慕锦华一看不对,走了出来挡在玉洺辰面前。“黎叔,不许你动他。”

  黎简眼神瞬间柔和下来,对玉洺辰更是感兴趣了。“等处理完这些事再找你算帐。”他看得出来,玉洺辰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似乎是那个地方的。

  等他一走,慕锦华长长的呼了一口气。面对玉洺辰疑惑的眼神,她说道:“黎叔是苏府府院,但是年轻时候也是湖上响当当的人物。我骑马射箭的功夫,都是跟他学的。小时候调皮捣蛋,没少被他收拾。”

  玉洺辰没说话,淡淡的点了点头。

  慕锦华一回头,见不少人疑惑的往这边瞅。她立刻端起了身子,凝起了脸色,瞬间又成了往日高高在上的荣华公主。“回行馆。”

  气势十足。

  回到行馆,意外的没有见到双儿和孙永福的影子。小院早已收拾得干干净净,完全看不出打斗过的痕迹。

  疑惑间,两个小丫鬟迎了上来,低垂着头道:“公主,奴婢二人奉命前来伺候。”

  “好。”有些话,还是进去再问。

  进了屋,两人才慢腾腾跟了上来。

  她在梳妆台前坐下,一眼就瞧到铜镜里乱糟糟的丝,嘴角溢出了一丝笑容。“给本宫梳个端庄的髻吧。”要是皇兄看见她现在的样子,还不得派几个嬷嬷好好教导她皇家礼仪。

  其一人走了上来,拿起梳子小心的梳。她的手极巧,很快,就绾了一个高髻,正是京城里小姐们常梳的,更显得端庄大方。

  她很满意,随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这一手绾的功夫不比京里贵妇人家的丫鬟差。”

  那小丫鬟十分惊喜,回道:“回公主的话,奴婢唤翠云,之前是温小姐房里的,常常为小姐绾。刚才管家过来,直接点了我们三个来伺候公主。”

  “你说的温小姐可是温郡守的千金?”

  “是。”

  眼一沉,“那你知道随我前来的丫鬟奴才哪里去了?”

  “奴婢不知。”

  “大胆。”她拍了拍桌面,吓得房的两人都跪在了地上。

  “公主饶命,奴婢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说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