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误解初生(1/2)

加入书签

  话说到这,于副将只能听命,“属下遵命,一定不负公主所托。”

  那几个官员一见于副将那身形,直接有人吓得瘫坐在了地上。

  “黎叔留下,其他人都出去吧。这开仓济粮的事,还得劳烦各位多多费心了。”

  见识她的铁血手腕,众人一一起身,“分内之事,分内之事……”

  一个接一个慌忙退了下去,于副心有不甘,却也无可奈何。

  “于副将,请留步。”

  于副将停下了脚步,“公主还有什么事?”

  “你可知孙永福和双儿的下落?”

  “不知。”面对她有些不相信的眼神,于副将心恼怒,脱口问道:“公主什么意思,我于某自问算不上什么英雄好汉,可也不是宵小之辈。再说我与他们二人无冤无仇,又怎会为难他们?”

  他真不知道?慕锦华摸不准,遗憾的说:“本宫只是担忧他们,昨日遭到刺客追杀,本宫侥幸逃脱,可双儿和孙永福……”

  “于副将可有查出刺客身份?”

  黎简意外极了,昨夜还出现了刺客?为什么要刺杀她?难道是温圆要杀人灭口?疑惑连连,理不出一个头绪来。

  于副将凝重起来,握紧了腰间的佩剑。“刺客都是死士,完不成命令都咬毒自尽了,似乎和之前那伙人不是同一批人。”他察觉两伙人的刀法身手都不同,疑窦的看向慕锦华,“公主是不是与昊沅的人有过节?”

  心一跳,她面不改色的道:“本宫从未离开天辰,何来与昊沅人结怨一说?”

  她幽幽的叹了叹,“本宫才进宫京城里风波不断,也许是本宫碍着了谁的路了,一而再再而三欲置本宫于死地。于副将,本宫安危便交给你了。”

  于副将抱了抱拳,“公主放心,就算是拼了这条命,也会保护公主周全。”

  “有于副将这句话本宫就放心了。”她挥挥手,一副疲倦的样子。“退下吧。”

  黎简一直都看着她,心惊叹当年的蛮横的小姑娘终于成了独当一面的荣华公主。越看她越像是她母后,提醒他曾经错失的一切。后悔仿若是一颗种子,在心底里悄悄芽。

  等人一走,他挥退了所有人,才把怀的信拿了出来。“这是温圆书房搜到的。”他迟疑,还是上前一步交到了她手。

  慕锦华接过来,越看越心惊,“他胆子竟然这么大。”隐瞒饥荒封城已经是罪无可赦,结党营私贪赃枉法罪加一等,现在他还……

  “这封信得尽快送到皇上手,越快越好。”

  “不行。”慕锦华脱口道,“再等等。”

  没想到她会反对,黎简惊讶极了,“华儿有什么顾虑吗?”

  慕锦华才知道自己失了控,急之想了个借口:“这温圆十分狡猾,不得不防。还是先把账本交上去,这事牵连太大,还是调查清楚再说。”

  “你是怀疑事有诈?”

  慕锦华连忙点头,顺着说了下去,“禹州地处南,昊沅在西南边,相隔太远。黎叔可否听说昊沅使者来访一事?”

  黎简冷静一想,察觉出了不少破绽,“你说的有几分道理,一会儿我便派人把这事告诉老爷,请他定夺。”

  “也好。”她舒了一口气,“这封信我先留着,希望能找到线索。”她站了起来,看着门口烈阳,凝重道:“在温圆逃离天辰前,一定要把他抓到。”

  “我已经派人去追,他逃不远的。”黎简抬头,心又漏跳了一拍。看着她,慢慢的与心那道倩影越来越重合。

  阿瑄,仿佛她就在他眼前,只要一抬手就能再次摸到她。

  “那就好。”她转身,猝不及防看见那还未来得及收回的怀念,红唇抿着。“黎叔,用不着华儿提醒你,有些念头动不得。”

  黎简心微涩,当年她也是这样说,在他还未开口之前,就已经把他的执念给掐断在萌芽里。他苦笑起来,“华儿,我一直都清楚的明白自己的身份,所以从来都没有多想。”

  见她要反驳,他抢先说道:“可是这种东西,是说不想就能不想的吗?你放心,过了二十多年,我早就已经放下了。只是今天看到你真的很像她,所以才失了态。”

  他这么说,轮到她说不出话了。与此同时,心也释然了不少。“黎叔,你这样说我很高兴。记住你说的话,如果有一天我现事实与你说的不同,可别怪我不顾师徒之撕破脸皮。”

  她希望,他不要成为第二个慕与君。

  那个人,胆敢凌辱她母后凤体,她一定饶不了他。

  黎简笑笑,他知道,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