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说她是红楼的(2/2)

加入书签

了,求你不要赶奴婢走。奴婢只是心疼公主,一直都受委屈。”

  她知道她是为她担心,也丝毫不会怀疑双儿会背叛自己。但是双儿性格率真,如果不给她一些教训,难保他日不被他人给利用。

  这是后宫,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何况还有朝堂那帮老家伙,甚至是……曾后!

  眸色一沉,她甩开了她的手,冷冷的看着她。“你在这里好好反省一个时辰再回来,什么话该说什么不该说,自己也该有个计较。”

  说罢,不顾她的苦苦哀求,硬着心肠离开。

  远远的,还能听到双儿压低的抽噎声。

  她回到殿内,原来奉茶的小宫娥早已等在原地,手里一直拿着一杯茶焦急的看望。见她来,喜上眉梢,跪了下来。“公主,这是你要的茶。”

  她看她脖颈处都是汗水,料想她站了许久,破例端起了她手的茶。“下次如果我不在,直接把茶放在桌上,不必等在这里。”

  小宫娥却急了,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事,不住的磕起头来。“公主,奴婢知错了,求你不要赶奴婢走。”

  倒是个实诚的,慕锦华收回了目光,吩咐道:“起来吧,去准备一些化瘀活血的药膏,让孙公公派几个人去假山后面接双儿回屋。”她终究硬不下心来。

  小宫娥又是“啊?”的一声,惊讶她怎么找到了双儿。

  慕锦华不解释,摆摆手示意她下去。

  进了屋,看了手的茶,还是走到了窗子边,把茶倒了出去。不是她多疑,只是小心为上。

  才放下杯子,便看见孙公公走了过来。“公主,良妃娘娘为了答谢您送还的风筝,在御花园给您准备了一份大礼,让您过。”

  良妃?她又想做什么?

  她心里有些不安,沉吟了一会儿,从怀拿出了一个东西,递了过去,说道:“你派人送去御书房,说我马上就来。”

  孙永福接了过来,现丝帕包着一枚硬硬的东西,似乎是玉佩。

  “等等。”慕锦华叫住了他,“你就说‘皇上,您的亲妹妹在御花园被人欺负了,连一个宫妃都能欺辱了她。’”

  这简直就是在玩火!

  孙永福迟疑了半刻,见她眼神坚定,应道:“奴才这就派人去请皇上。”

  慕锦华也知道是在玩火,她想要好好赌一把,看见那个东西,他不可能不会来。

  来了,她也要他,向着自己。

  心里顿时涌入了歉疚,她连自己的亲哥哥都要设计,只是这是她唯一可以保证自己能活下去的手段啊。

  父皇,华儿做错了吗?

  出了宫,慢慢朝着御花园踱步而去。走了一会儿,她忽然问道:“孙公公,良妃娘娘的称号,可是因为良善温婉之名而得的?”

  孙永福知道她的意思,答道:“是。皇还是太子时尚无太子妃,就是由良妃娘娘打理的东宫物事,打理得井井有条。皇上登基后又奉命打理后宫,后宫安平祥和,这封号也正是因了良善之名而得。良妃娘娘在后宫地位无人能及,不过,这是在公主回宫之前。”

  难道就是因为她回宫了威胁到她的地位,所以她才会针对她?

  这说不通啊?

  她很肯定,她对她有很大的敌意。

  心头微紧,不管她良妃有何能耐,只要威胁到了她要做的事,就别怪她心狠手辣。

  阿云,我不会让你白死的。欠你的,我一定要她加倍还回来!

  孙永福看她的面色,试探性的说道:“良妃娘娘在皇上心里是不一样的,毕竟小皇子是皇上目前唯一的皇子。”

  慕锦华停了下来,盯着他的脸看,不语。

  孙永福低着头,可是面色不改,没有丝毫怯意,眉宇间却全是恭敬之色。

  她还是不说什么,只是迈开了步子,仿若刚才不曾生。

  又走了一小会儿,已到了御花园外。隐隐的,听到一些声音,似乎是谁在那里说闲话。

  慕锦华终于明白,这是有人给她送一份大礼了。

  她让奴才们不要声张,放轻了脚步往前走,声音清晰了许多。

  “……红楼里挂牌的,可不是被男人调教了才会一身骚-气。”

  “你说那苏州的名-妓艳冰会不会就是她?”

  “这话说说就是了,人家可是荣华公主。”

  “那又如何?皇家的脸早就被她丢尽了,皇上迟早要砍了她的头的。”

  “婉仪妹妹,这话可说不得。”

  “她就是狐媚子,连大学士都说她是红颜祸水,就许我不能说?还一副清高的样子,连姐姐你们的帖子都拒了。她就是假清高……”

  “为何被拒了帖子,这话你应该问本宫。”慕锦华从容走了出来,讥诮的看着在场的三个女子慢慢变了脸色,轻蔑出声,“就凭你们,也配让本宫收下请帖?”

  三人回头,但见她一刻,都忍不住直抽气,脑间齐齐只有两个字——艳魅。

  过俗,过妖,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