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疫病(1/2)

加入书签

  他是不是又在打什么主意了,慕锦华脊背凉飕飕的。“粮食都下去了,禹州城的百姓大多都回了家。只是越来越多的灾民往城赶,我怕粮食不够三天。”

  说到这,她心又沉重起来,想到一路而来看到的况,慢慢收拢了手指。“人是已经派出去了,我担心,会有人从作梗。”

  苏沪也正色起来,“温圆那个人我见过,他一个人掀不出什么风浪。我听说,你手里拿着一封信?”

  “嗯。”她把信拿了出来,放到了他面前的桌上。端茶细品,心里一边猜测他会问什么,一边想着如何回答。

  果然,他看完,便直接问道:“你是怎么想的?”

  慕锦华用着对黎简的托辞说道:“这封信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昊沅使者来访的时候出现,实在可疑。所以我自作主张,把信给扣了下来。等解决完禹州的事,在亲自交给皇兄定夺。”

  “你想要自己去查?”

  “不。我没打算查这件事,贪污一案牵涉重大,目前最重要的是稳定民心。”只有抓到温圆,才能给禹州百姓一个交代。“我把贪污一案交给了于副将去查。”

  苏沪察觉出了一点苗头,“摄政王的人?”

  “嗯。我猜测,这件事或许与摄政王有关。”在他的注视下,她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不是口说无凭,不瞒舅舅,离京之前,苏大人查出了摄政王与李晖贪污一案有关。”

  “接着说。”

  “温圆手里有一本账本,牵涉到朝几位大臣,其一人,便是李晖。李晖之死推到了本宫头上,之前我以为是自己挡了别人的道,现在看来不是那么简单。这账本,有摄政王这棵大树在,就是想查也查不了。”

  她故意停顿,喝了一口茶,等他消化了这番话,才接着道:“所以我让于副将借着摄政王的名号去查,先制人,最后能拔除一两颗毒瘤也是好的。舅舅认为如何?”

  “你做得对。”苏沪赞赏道,能够从大局出,才是皇家人应该有的。“你别担心,黎简训练出来的人很少会被人拦截下来。”

  她张了张口,还是把话咽了回去,低头喝了一口茶。她没有告诉他她的另一重担心,其实她心底,也是怀疑这封信真的是温圆通敌叛国的罪证。

  曾后的野心,并不只是一个昊沅啊。想到她无意听到的那件事,扣紧了茶杯。

  曾后最聪明之处,就是代理国事,而非妄图改朝篡位。

  敏感的察觉到她的小动作,苏沪问道:“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没告诉我?”

  心下一惊,她忙摇头,“没有,就是担心禹州况突变。”她说的也是事实,所以很坦然的对上他惊疑的眼。

  两人都沉默了,许久,苏沪突然叹息了一声,“今日晚些时候,我得到了一条消息,禹州有疫病出现了。”

  “瘟疫?”慕锦华惊讶出声,“这不是温圆的借口吗?”

  “事不只是那么简单。”苏沪站了起来,负手而立,来屋踱步。“实际上真的有疫病生,只是太少,并没有传出消息。或许,这才是温圆的打算。”

  “你的意思是,他想到让所有人都感染瘟疫?”在当时被封闭在一起的况下,疫病传播的度是很快的。一城的人都感染疫病的话……她站了起来,手微微抖,真到了那时候,就是真正的封城了。

  禹州,将会彻底变成一座死城。

  “舅舅,我要回城了。”

  “你知道了还要回去?”苏沪眼光复杂的看着她,“如果为了笼络民心,你大可不必那么做。”

  想必今日当众跪下的事早就传进了他的耳,慕锦华笑了笑,“舅舅不必劝我了。如今皇室只剩下我与皇兄两个人相依为命,在这紧要关头,我如何能退缩?禹州的百姓认为朝廷已经放弃了他们,如果我再离开,那就真的落实了这个传。天辰是太祖打下的山,我慕锦华作为皇室人,有义务去守护它。”

  她看着他,眸异常坚定,“舅舅,如今摄政王等人当道把持朝政,皇兄力不从心两边为难,正是需要人的时候。”

  “老夫何尝不知?伴君如伴虎,老夫已经老了,这天下还是要留给年轻人来施展才华的。”

  他的反应在她意料之,慕锦华不再劝诫,“我希望,能在禹州的事结束前舅舅会改变心意。天辰,需要苏丞相,万民亦是。”

  夜色,一个奴才匆匆的跑了进来,“老爷不好了,禹州的人回来报告说,城很多人吃了米粥之后开始上吐下泻。一查,现有人下了药,最关键的是,在大夫诊断的时候,诊断出了十几个感染疫病的患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