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谦谦公子,温润如玉(2/2)

加入书签

许不只是万师师说的救命恩人,两人更像是好友。对于玉洺辰还有这样温润的好友,她深感意外。

  “万庄主,你不觉得这根木头太冷了吗?”她问他,美眸却扫向玉洺辰,眼里的促狭一览无余。

  玉洺辰眉头拧得更紧了,万淳一看,也笑了出来,“阿辰,别说,你这样子还真是——一个木头。”

  面对两人的嘲讽,他没说什么,喝光茶杯的茶水,握紧茶杯,一用力,细小的碎末从指缝洒了出来,风一吹,散开在风。

  “是吗?”他挑挑眉,张开手,手心只剩下一堆末。

  慕锦华垂头摆弄衣衫,所谓君子能屈能伸,何况她不是君子是女子,面对的那个人是冰块玉洺辰,丢不丢脸无所谓。

  万淳拍了拍玉洺辰的肩膀,笑得一脸意味深长。他敢打赌,阿辰一定和荣华公主有什么。能让一向冷的他护送她回京,就已经很奇怪了。

  要知道不管是钱还是权,他玉洺辰从来不缺。那么,就只剩下一个了。

  好在菜很快便端了上来。

  天黑之后的涠洲城笼罩在一片灯火之,入了夜,街市又是另外一副繁荣的景象。

  万师师看见她,鼻子一哼扭去,一脸的不服气。

  万淳很无奈,暗想自己是不是太骄纵她了。

  涠洲城来往云商不绝,小摊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饰品小玩意儿。

  慕锦华看见一个陶瓷的老鼠摆饰,停了下来。

  小贩见来了客人,对着它一阵猛夸:“小姐你真有眼光,这是清镇的陶瓷,原本是十二生肖各有一只,现在就只剩下老鼠了。五两银子,便宜卖给你了。”

  拿起老鼠陶瓷一看,陶瓷不是上好的,巧在了雕刻上,惟妙惟肖。凑巧,小慕峥正是属鼠的。

  双儿见她爱不释手,付了钱。

  那小贩喜出望外,连忙把银子放进了兜里,以免她生悔。

  “切。”万师师嗤笑了一声,“这种东西不过一两银子,被坑了都不知道,一个陶瓷有什么好买的?清镇有的是。”

  慕锦华笑笑,把东西收回了怀里。她当然知道小贩卖得贵了,不过她有的是钱,就是这么任性。万师师永远不会知道,对于皇城里的人来说,这么一个小玩意,才是真正的无价之宝。

  逛了一圈,也小有收获。万师师时不时拉高衣袖炫耀手上买到的镯子,洋洋得意。

  就在这时,一个男人跑了过来,狠狠的撞了她一下,然后急冲冲的跑远了。

  “哎哟。”万师师站不稳,差点就摔倒了地上。一看,这手上的镯子不见了。“呀,他偷了我的镯子。”

  集市人太多,几个高手在这就被一个贼算计了,御风和丹枫掉头追了上去。

  双儿幸灾乐祸,憋着笑,活该,谁叫你爱炫耀,招贼了吧。

  万师师只觉得脸上火烧火烧的,更是觉得那幂离下的人也在嘲笑自己,急的差点哭了。她万师师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

  很快御风便回来了,万师师跑了过去,抓住了他的手臂,“抓到了吗?镯子呢?”

  御风把玉镯递给她,她连忙戴在了手上,用衣袖挡着。

  御风走到了玉洺辰身边,“二爷,我们现了一些况。”

  “我也要去。”万师师一听,急忙说道,“我要看看,是谁偷了我的玉镯。”

  抓到贼的地方距离集市不远,只是小巷子有点黑。远远的看去,模糊看见四个人影。难不成,这贼还有同伙在。

  见自家主子到了,丹枫把事都说了出来。原来这小贼叫陈生,科举一直落榜,家贫困,最要紧的是自己的儿子还生病了。在街上走的时候看见万师师手上的镯子,歹心一起,就直接抢了过来。

  众人听后唏嘘不已,也是一个苦命的人。

  万师师红了眼眶,对着万淳说道:“大哥,你看他那么可怜,给他一些银子吧。”

  陈生一听,连连磕头,“谢谢小姐。小人无以回报,只求来生做牛做马报答小姐恩。”

  双儿小声嘀咕道:“这万小姐也没那么可恶。”

  这时,角落里的人一动,双儿离得最近,立刻跳脚。“谁?”

  那团黑影忽然扑了过来,拉住了她的衣角,“双儿?你是双儿?”

  双儿点头,僵硬的站直了身子,“你、你是谁?”

  “双儿,救我,双儿——”

  陈生着急起来,立刻伸腿给了她一脚,骂骂咧咧道:“你这臭婆娘说八道什么?”

  那黑影吃了痛蜷成了一团,仍旧拉着双儿的衣摆,“救我,救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