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他们都说她是红颜祸水(1/2)

加入书签

  自从皇上登基之后,皇宫好久都没有举行过隆重的宫宴,大红灯笼高挂,新鲜花卉铺展,到处都浸透着喜气。

  这一天极其热闹。

  “公主,你说这个白色的襦裙好看还是红色的曲裾比较好?”双儿手举着两件裙衫,笑得合不拢嘴。

  “白色。”顿了顿,她改口道:“还是把红色的留下吧。”再怎么遮掩也掩饰不住身材,说不定穿白色还会惹人讥笑。

  她是荣华公主,是天辰最尊宠的公主。

  以前是,现在也要是!

  双儿把襦裙放在床上,走过来为她穿上。

  红衣似火,肌肤胜雪,为她再添一股妖娆之色,曲裾更是贴着她的身形而下,只一眼便叫人血脉沸腾。

  “公主真美!”双儿赞赏道,“不过这两件都没有我们在云曦宫的衣服好看。”

  慕锦华一滞,一股怒火涌上心头,“住口。”嗖的起身,甩掉了手上的云梳,惊得双儿连忙跪下。

  “公主,奴婢错了。”

  慕锦华恨铁不成钢,努力压住自己的怒气,厉声警告她,“双儿,这是天辰!如果你管不住自己的嘴,我立马安排你出宫去。”

  双儿红了眼,拉住了她的裤腿,“公主,奴婢错了,奴婢不该提起这些的。奴婢保证不会了,公主不要送奴婢走,奴婢就算是死也不会离开公主的。”

  她还是心软了,俯身扶起来她,擦去了她脸上的泪水,声音也温和下来,“双儿,我们不能出错。如果让人知道,我们回来还有什么意义?”

  双儿后悔不迭,“奴婢明白,只是心疼公主,怕是再也找不到那样疼宠公主的人了。”

  “阿云。”她的胸口一揪,讪讪的松了手,“双儿,我不要再做花瓶了,我要变得强大,才能保护爱我的人。”

  “公主……”

  双儿还要说什么,外面传来了孙永福的敲门声,“公主,皇上遣了人过来,问您还需要什么?”

  慕锦华收敛了神色,平静了心绪,问道:“宴会开始了吗?”

  “已经开始了,皇上就等着公主一同过去。”

  她转身对着铜镜整了整鬓,对双儿道:“走吧。”

  远远的,就能听到宴会上传来的丝竹声。宫廷乐官还是当初的乐官,想必歌舞还是当初的歌舞,和一年前没什么不同。

  不,还是有区别的,晚烟不就是从一个舞姬成了如今的晚夫人了么?

  “公主,皇上在那里。”双儿小声道。

  她才回过神来,看过去,灯火间那一道明黄之色格外的明显,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皇上,荣华公主来了。”钱公公提醒道。

  慕玄烨上前走了几步,看她渐渐迈入了光影里,心底大震,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是……荣华?

  他的妹妹?

  慕锦华!

  稍稍一瞬,他便敛好了绪,只是目光深深的沉了下来。“华儿。”

  他在疏远她。慕锦华一顿,扬起了笑脸,“皇兄。”她故意站在他的面前,转了一圈,得意洋洋的挑起了秀眉,“怎么样,好看吧?我想母后当年一定也是这样的惊艳。”

  慕玄烨不答话,口角却柔和了许多。

  她站定,状似无意的道:“我一路而来看见许多海棠开得正艳,可是却没有看见一株建兰。我还在庆幸,好在此次宴会是在晚上,否则又免不了被那些酸溜溜的才子们作诗讥讽笑海棠庸俗了。”

  “华儿。”慕玄烨的脸色十分难看,尴尬僵在了脸上。

  慕锦华挽住了他的手臂,眨了眨眼,“海棠也想要当建兰,可是偏偏上天让它成了海棠,所以它努力成了白色海棠。不过啊,再美的花也需要太阳才能长得好,看得见。”

  慕玄烨这才笑了出来,点了点她的鼻头,“无论海棠是什么颜色,她永远都是这宫最耀眼的花,皇兄绝对不会让它败色的。”

  “皇上,该进去了。”钱公公说道。

  “华儿,朕一定要他们好好看看,天辰的荣华公主,一直都是极尽尊宠的。”慕玄烨宣布。这也是父皇也母后最大的心愿,他在心底默道。

  钱公公适时对着里面喊道:“皇上驾到,荣华公主驾到——”

  几乎是同一时间,所有人都转过头来。

  一个是登基一年的年轻帝王,手握天下人的生杀大权。

  一个是失踪一年流诟病满身的荣华公主,一回京就搅乱上京。

  这一次宴会目的究竟何在?

  无人得知,可是当两人走进大殿的时候,那一刻,众人都屏住了呼吸。

  该怎么形容她的美?

  狐媚?妖媚?

  都不是。

  有没有见过雪山顶上的红色雪莲?红得娇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