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心上人(1/2)

加入书签

  “锦华,你别生气,我是来接你的。”磁性的嗓音低低缓缓从唇流出,他势在必得。“我知道你受苦了,别担心,有我在。”

  思绪恍惚,与上次回京形成强烈对比,更显讥诮。

  上一次,她满心希翼第一个见到他,却被告知他已经娶妻生子,潇洒得意。

  这一次,她避他如蛇蝎猛兽,他却仗着往日的分步步逼迫她,不顾她深陷在满城的谣风波里。

  她那精致的凤眸向上一挑,往日清秀明亮的眼此刻寒意森森。“摄政王一大早就搭台唱大戏,可惜本宫没有那么多的闲逸致陪你演。”她不怕撕破脸皮,就怕那人再耍阴招。

  伸手拿下幂离,艳丽的容颜铺上寒霜,脱口的话冷若尖刀。“本宫洁身自好,摄政王请自重。”

  傅长宵愤懑不已,“锦华,别闹了。”他低声警告,她当众的挑衅险些让他下不来台。

  “闹?”她撇撇唇,身子一侧就靠近了玉洺辰怀里,让他措手不及。“本宫要与心上人一起进宫,摄政王还要拦吗?”

  温香暖玉在怀,他耳尖绯红,一瞬间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低头,两人的视线触在了一起。

  慕锦华乱了心神,忘了移开眼。

  “你说什么?”傅长宵眸子深深的缩了下,大步跨了过来。

  “摄政王要做什么?”御风跳下马车,拦在了他面前。

  傅长宵一拳扫了过去,御风侧身避开,他两三步跨上前来,手一拽,把车帘扯了下来。

  车内的场景展露无疑,艳色女子柔若无骨的靠在俊朗的男人身上,两人深对望,宛若一对璧人。

  今日慕锦华着了一件鹅黄色曲裾,玉洺辰一身白衣,神仙眷侣大抵如此。

  傅长宵感觉胸腔里有什么喷薄而出,他不想承认,他是嫉妒得狂。想到她的抗拒,她的讽刺和一次次的悔婚,一拳打在了马车上,顿时车壁裂开。

  “锦华,你过来。”他面无表的看着她,说道。

  慕锦华侧过头,又朝着玉洺辰身上靠了靠,更是肆无忌惮:“摄政王请唤本宫称号。”

  玉洺辰身子一僵,鼻尖都是她的香味,身子慢慢放松。手揽着她的腰身,玉洺辰似笑非笑的朝傅长宵睨了一眼,不悦道:“华儿,他就是纠缠你的那个男人?”

  慕锦华察觉腰间一紧,轻轻皱了皱秀气的眉峰,点了点头。

  傅长宵快要气炸了,他的手往哪里放?一双眼顿时通红,仍旧耐着性子说道:“锦华,你要气我可以,可是不要随便找个的男人回来。”

  “?”玉洺辰嘴角缓缓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清冷的眼微微眯起,“华儿是我喜欢的人,我不允许任何人觊觎她。”

  闻之,慕锦华身子一颤,垂眸不语,实则只有她才知道胸腔内那一颗砰砰乱跳的心。明明知道他是在做戏,可就是忍不住当真。

  她的样子落在傅长宵眼成了甜蜜的默认,“很好。”他握紧了拳头,这是他极怒之前的征兆。“慕锦华,你很好。”

  下一瞬,他抽出了怀的剑,朝着里面挑了过去。

  玉洺辰扣着慕锦华身子一避,抱她踏出了马车。白衣翩跹,身子轻巧的避开了他的剑花。

  他把慕锦华放在炎雷身边,迎了上去。

  傅长宵早就恨不得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给杀了,他主动上来正对下怀。弃了刀,抬掌就上。

  两人立刻缠斗在一起,出掌抬拳动作迅,短短一盏茶的功夫已交手百招。

  慕锦华一颗心都放在玉洺辰身上,她知道他的剑无人能敌,可是傅长宵的拳脚功夫同样不逊。急之下,她大喊了一声,“晚烟,你来做什么?”

  傅长宵直接,刚好玉洺辰一掌打了过来,他刚要收手,已经来不及,直接击在了他的肩膀。

  傅长宵受了一掌,从半空落了下来,半蹲着身子退出几丈,喉间泛起了一股腥甜。他恼的,是她为了那个男人不惜伤害他。

  想到这,他重重的对着地上打了一拳。

  “二爷比武向来光明磊落,你如今是害了他了。”炎雷幽幽的说道,果然还是师师小姐比较好,不像她这么莽撞。

  慕锦华这才觉自己冲动了,比武最忌使诈,他会不会怪她?

  她看去,玉洺辰神色淡漠,眸子里什么都没有,又觉得失望。

  他连怪都不怪她……

  玉洺辰一开始的确不高兴,见她小心翼翼的盯着自己瞧,怒气烟消云散。

  “华儿?”远远的一声呼唤,两人都震住了。

  “七哥?”慕锦华脸色刷白,喃喃道。

  离着他们不远,马车上悠然坐着的魅男子,正是许久未见的昊沅南王,

章节目录